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逆天邪神 第1013章 失控


    沐玄音声音轻缓,却冰冷无情,而且分明带着怒意……和冥寒天池那次不同,这是她第一次真正对云澈动怒。

    因他的不识好歹而动怒!

    “弟子……愧对师尊。”云澈内心绷紧,低下头来,不敢去看沐玄音的眼睛。他知道沐玄音皆是为了完成他的心愿,而且三千冰凰女弟子的元阴……这对整个宗门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沐玄音却为了他如此不惜。

    再加上她算计火如烈,从他那里得到金乌焚世录,也都是为了他。

    虽只是成为她弟子的第一天,但她对他的好,已是极重。

    他刚刚也才说过,只要能在玄神大会前成就神劫境,任何方法,哪怕一线希望,他都愿意尝试……但转眼间,他便在拒绝着……

    这句“愧对师尊”,发自内心。

    他垂首之时,目光落在了依然跪拜在地的沐妃雪身上,顿时,他的目光一恍,一个绝艳倾城,渺若冰仙的身影浮现在他眼前。

    小仙女……

    第一次见到沐妃雪,他就不自禁的想到了楚月婵。因为她和她的气质还有眼神是那么的像,就连容颜,都有着数分的相似。

    他知道沐妃雪不是楚月婵,他的小仙女是世上唯一的。但如今再次与她相近,他依然无法控制的想到了那个他注定愧对一生的仙影……而且,竟在和视线中的沐妃雪悄然的重叠交错。

    她不是她,不是……云澈默默的晃了晃头。

    “愧对?”沐玄音凝眉:“为师决定的事,你以为就凭你也能拒绝!?”

    咔!!

    沐玄音一掌伸出,格外粗暴的寒冰凝结声从云澈的后方传来,云澈下意识的回身,赫然看到数道厚重的冰层横竖交叠,转眼之间垒成了一个只有不到三丈见方的冰室。

    而在云澈回身的刹那,沐玄音手掌一翻,一枚释放着奇异红光的血珠悬浮于她的指尖,骤然刺向了云澈的胸口。

    “呃!”

    在云澈猝不及防的惊吟之下,那枚红色血珠在沐玄音的玄力带动下,瞬间涌入了云澈的身体,融于他的血液之中。

    云澈身具火灵邪体,不惧万火,纵然金乌炎焚身也不会感到丝毫让他不适的灼热。但这滴血珠入体的第一个瞬间,他便感觉到仿佛有一团火焰在胸口炸开,随之快速向全身各处辐射而去……

    这从未有过的反应让云澈大惊失色:“师尊,这是……什么?”

    “是葬神火狱的远古虬龙之血!”沐玄音冷冷的道。

    “……!”云澈的瞳孔猛的一缩。

    沐冰云曾和他说过,葬神火狱的远古虬龙……其息极毒,其血极淫!

    它的毒,强如沐冰云都险些丧命。它的血……

    “那只远古虬龙的血是至阳至淫之物!虽只一滴,但不要说你只是初入神道,纵然是神灵境,都绝无可能抗拒!为师倒要看看你的身体有没有嘴那么硬!”

    沐玄音的话,以及忽然传来的异常灼热气息,让沐妃雪明眸转过……这才短短数息,云澈的面孔,以及裸露在外的所有皮肤都已是绯红一片,如被火燎,呼吸粗重如牛,额头上的汗水如暴雨般淋落。

    “嘶……啊……”全身的血液仿佛全部化作了岩浆,在剧烈的沸腾中疯狂点燃着他的欲望。

    他身具天毒珠,不惧天下万毒……但,这偏偏不是毒,而是至阳龙血。

    到了此刻,他哪还不明白沐玄音要做什么。虬龙之血的阳气之烈,更是恐怖到了极致,他跟随云谷那些年,催情之物见过太多太多,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这一滴龙血之万一。

    但他纵然想逃走也已是不可能,沐玄音的手掌,已轻描淡写的拂在了他的胸口。

    砰!

    云澈被一轰而飞,精准无比的落在了狭小的冰室之中,紧随其后,沐妃雪也被一股寒风带起,落入冰室。

    就连她的玄力,也被完全封死,无法动用半分。

    咔!!

    蓝光一闪,一道冰层瞬间结起,将冰室牢牢的封锁。

    这是沐玄音亲手布下的寒冰,就是千万个云澈和沐妃雪都不可能轰开。

    这些冰层并不透明,不但隔绝视线,还会完全隔绝声音。

    圣殿顿时安静一片,沐玄音月眉微蹙,绝色冰颜微罩寒光,似乎怒意未消。

    冰凰神宗之中,拥有冰凰元阴的直系冰凰血脉传承者本就极少,而且其中的任何一个在吟雪界都有着极高的身份和天赋。为了云澈,她算是不惜了巨大的代价。而这,也的确是她所能想到的,最有可能让云澈在玄神大会前达到神劫境的方法。

    而且这也本该是任何男人都拒绝不了的天大诱惑……何况沐冰云口中性情不羁的云澈。

    而他竟然胆大包天的拒绝!

    她惊讶之余,岂能不怒!

    而这既然是她做下的决定,云澈只有愿与不愿,却没有拒绝的能力和资格!

    手臂缓缓的放下,雪衣轻摆间,沐玄音缓缓的转过身……而就在身体转过的那一刹那,她微蹙的双眉缓缓的舒展,然后竟稍稍的弯下,全身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寒气息如消融的冰雪般无声散去,蕴着无尽冰威的唇瓣轻轻而动,虽然只是一个极其轻微的弧度,却在刹那间如万花盛开,无尽妖娆。

    “真是难搞的小鬼头呢,一点都不听话。”

    她轻然自语,但声音却没有了哪怕一丝先前的冰寒刺骨,而是酥酥软软,一双美眸再无冰寒,而是水光微漾,带着春梦初醒般的慵懒娇媚。

    “妃雪是涣之唯一的孙女,澈儿可要怜香惜玉,别玩坏了唷。”

    一声娇笑,如成功恶作剧的魔女,沐玄音雪衣轻摆,如消散的冰雾消失在那里。

    但她并没有离开圣殿,而是浮于高空,闭目凝心。虬龙之血的阳性之烈,她远比云澈清楚。仅仅一滴,神灵境的玄者也不可抗拒……这句话毫无夸张。

    以云澈的玄力,纵然意志力再强大,最多十息,便会理智全失,被欲望完全支配……而和他共处冰室的,是被她封了玄力,毫无抵抗的沐妃雪。

    在至阳龙血下,哪怕丑若母猪,也会如痴如狂……何况容颜绝世,在整个宗门都无人可比的沐妃雪。

    而在沐妃雪极为强大精纯的冰凰元阴下,他的恢复也会很快……半个时辰后,她就会打开冰室。

    因为她的确担心云澈在失控之下,会把玄力被封的沐妃雪给玩坏了。

    时间在冰冷的静寂中走过,一刻钟……两刻钟无声而逝,沐玄音在这时缓缓的睁开了冰眸,看向了冰室。

    这个时间,云澈必定早已得到了沐妃雪的元阴……但,纵然她吟雪界王,亦绝对想不到冰室之中在发生着什么。

    “啊啊……呃啊啊……啊!!”

    云澈在疯了一般的嘶吼,声音早已沙哑不堪,如承受着世上最大的痛苦。

    他全身雪衣已是碎裂不堪,每一块破碎的地方都染着猩红的血迹。他的头发也早已杂乱得不成样子,他的双手不断的抓扯着自己,而头颅更是一次次的狠狠撞击着冰墙,发出着强烈到震耳的撞击声。

    全身血液无比的灼热,身体滚烫的像是要炸开,将沐妃雪疯狂蹂躏的欲望占据着他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蚕食着他最后的理智和清醒。

    冰室的另一角,沐妃雪静静的站在那里,无声无息,就像是一个精雕细琢的冰晶少女,唯有一双如星辰所化的眼眸微微晃动着前所未有的涟漪。

    虬龙之血的可怕,她从沐涣之那里听说过。

    在入圣殿的那一刻,她便想到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她没有想过抗拒……亦不可能抗拒,因为那是宗主的命令。

    她知道自己的容貌,宗门中的男子看向她的目光永远会带着惊艳、迷恋、痴呆……以及自惭形秽和不敢表露出来的欲望。而她纵然相貌丑陋,她的冰凰元阴,亦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天大诱惑。

    而眼前,是唯一可以任意取之的人……

    但……他拼命的吼叫来发泄,拼命的抓扯自己,拼命的用头撞墙,却整整两刻钟,在虬龙之血的折磨下,始终没有去碰毫无反抗的她。

    他的吼叫逐渐失声,似乎喉咙已被撕破,身下一大滩血,一大滩汗,身体呈现着一个无比痛苦的扭曲姿势背对她缩在墙角,似是在拼命的让自己遗忘她的存在。

    连神灵境都无法抗拒的虬龙之血,他却硬是苦忍到现在,无法想象这需要多么强大的意志力,又要承受多么可怕的痛苦……沐妃雪怔怔的看着他,这样的情形,和她预想的一点都不一样。她亦不知道,明明是宗主的命令,明明自己绝色倾城还无法抗拒,明明对他只有无尽的裨益……为什么,他却宁愿都承受如此大的痛苦,都不肯碰她。

    “你……究竟在忍耐什么?”

    冰雪般的唇瓣轻轻张开,发出迷梦般的声音。

    或许,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主动对长辈之外的男性开口。

    而且,这迷蒙的几个字,竟似是在主动邀请他亵渎自己。

    究竟在忍耐什么……对于此刻的云澈来说,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也许,是楚月婵的影子,也许,是他不甘于被一滴虬龙之血溃败的意志。

    但,沐妃雪冰柔的女子声音,却是在一瞬间,击溃了拼命忘记沐妃雪存在的云澈最后一道防线……

    云澈的吼叫声停止,身体骤然转过,一双血红色眼睛,如野兽一般盯向了怔怔站在那里的沐妃雪……

    砰!!

    心脏疯狂跳动,血液剧烈翻腾,尽情蹂躏沐妃雪的欲望占据了云澈的所有意志,他如饿虎扑食,向沐妃雪扑了上去……但他失力之下失去了平衡,扑到了沐妃雪的双腿之上,将她重重的扑倒在地。

    哧啦!!

    下裳被发狂的云澈瞬间撕裂,一只玉白修长,流动着冰雪肤光的雪腿呈现在了云澈的眼前,他贪婪的抚摸着,整张脸都贴在了**的美腿之上,雪腻柔滑的触感和带着冰雪气息的幽香抚慰着让他身体几乎炸裂的欲望之火,却又让其愈燃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