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阴阳捉鬼师 正文 第1458章 魔器门与番外


    大爷和二大爷对我的帮助都很大,可以是很令人尊敬的长辈........

    尤其是对于我的帮助很大,我自从在江阴大学见到了她,就一直在保护我,教导我.........

    当时为了担心我钟馗的身份暴漏,强行使用天机秘法为我遮掩天机,令自己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寿命都受到了削弱,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导致大爷的触犯天道,以后想要变强的话会很难........

    每次突破都会受到天道的重招唿,九死一生,方才能够突破变强,反正极为的艰难.........

    还有平时教我术法,最重要的是教我做人的道理,可以大爷是我从吴山出来之后,,一直到现在,对我最为照顾的人..........

    这个老人或许刚一开始对我照顾的时候有些其他心思,譬如拯救人间等等此类,但是到最后全部都是为了照顾我,都是为赵着想了..........

    ..............................................................

    到了现在我感觉大爷在我的心目中不止是长辈或者是战友那么简单了,而是我的一个亲人........

    如我父母那般可以放心的相信,而不用担心会害我........

    大爷这辈子太苦了,天机门几乎被灭门只剩下了他和二大爷,但是二大爷一直都被困在冥界.........

    所以很长的时间之内,大爷都是孤身一人的,孤零零的坐在江阴大学的宿舍门口,我无法想象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是个怕寂寞的人,让我一个人生活一万年我做不到,我无法忍受那种令人绝望的寂寞........

    ..................................................................

    而大爷却忍受了,而且还很乐观,就这么万年的时间过来了.........

    我对大爷很感激,总想为他做什么,但是他却什么都不需要,唯有对卜卦之术极为的痴迷........

    既然如此的话,我就想办法给大爷搞到天机秘法中最为级的术语,人间的天机门,以及天机秘法不用多一定是最为基础的........。 23S.更新最快

    绝对不能满足大爷的.......

    完大爷再二大爷,二大爷的身份是一个名人,刘伯承,很多关于他的传,他擅长的是阵法........

    这个阵法并不是从天机门学习而来的,而是自学成才,当时之所以不学习天机秘法只要是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与大爷的关系很好,两人不想因为争夺天机门门主而引起矛盾,所以二大爷自行退出,从而学习阵法.........

    之所以造成这种情况,还是因为天机门的那些票破规矩,天机秘法只能一人学习,真是冥顽不灵,食古不化啊..........

    ........................................................

    起二大爷其实我听佩服他的,没有依靠谁自学成才极为的厉害,留下来了很多的传..........

    但是其实我是比较怨恨他的,因为他的主意,宁雅死去了.........

    其实我能明白二大爷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大局,我不能死,我如果死去的话,这个世界都不会有救了.........

    凝娅的牺牲二大爷也比较的伤感,但是我并不打算原谅,哪怕他是对的,我依然接受不了..........

    那个穿着警服的宁雅不见了,永远的不见了........

    我已经几年没有见到她了,同样的也是几年没有见到林蓓蓓,梁静烟,魂玉了,想起他们的名字,我就一阵心疼.........

    我到现在还是依然接受不了的..........

    话锋转过来,二大爷比较喜欢阵法,如果能够得到天门阵法送给他的话,估计够他研究很长时间了........

    或许到死都无法领悟,那样最好,活活的气死他,擅作主张的老家伙........

    ................................................................

    我头示意木毒长老继续道,出去天机门,天阵门,还有一个呢.........

    前面是卜卦,后面是阵法,最后一个是什么呢,我极为的好奇.........

    “最后一个是魔器门,极为的神秘就连我都没有怎么听过........”

    木毒长老看着我轻轻的道........

    魔器门?

    我沉吟了一番,旋即轻声问道:“是不是铸造武器的门派........”

    “是的,就是专门铸造武器的门派,他们的弟子居无定所在宇宙中到处的乱跑,寻找着各种的极品罕见的铁矿,从而打造出至强的武器........”

    木毒长老完停顿了一会,继续道:“虽然道魂的力量很强大,术法的威力不弱,但是配合上武器才会完美更为强悍,所以魔器同样的重要.........”

    ..................................................

    我头,这一我极为了解,我的武器就是龙魔剑,只是现在品阶太低无法使用的话,不然的话会被我体内强大至极的力量给硬生生的撑爆掉..........

    所以现在只能放在世界里面蕴养,七星忙着顿悟,一旦有所进展的话,龙魔剑的威力就会变得很强.........

    现在正随着世界的不断蜕变而蜕变,以后一定可以帮得上我的忙的.........

    旋即我深吸一口气,天机门卜卦,天阵门阵法,魔器门铸造,这三个类型几乎是宇宙中都最为厉害的.........

    神农果然名不虚传极为的强悍啊,不得不佩服.........

    而后我看着白紫长老,木毒长老,大石长老等四人,笑着道:“好的,我没有什么询问的,你们现在赶紧抓紧时间安排下去,我要给你妖族净化了,首批一百人吧.........”

    白紫长老大石长老等四位长老面色欣喜笑着道:“好的,要不了几个时辰就能够安排好........”

    几个时辰?

    我不由张张嘴,这群妖族肯定是疯了,这么大的神农架竟然只用几个时辰就搞定了,看来净化妖核确实对他们很重要的啊..........

    不过就算如此有些事情还是要的,我看着白紫长老木毒长老四人道:“还是那句话,那个种族交出的秘法多而且等级比较高,我就给他们种族多净化,而且先净化.........”

    “这一我明白,刚刚已经吩咐下去了,估计整个神农架都沸腾了起来........”

    白紫长老微微一笑的道.........

    “肯定是的啊,如果能够给我们神农架所有妖族都给净化了的话,那不定我们可以度过这一次大劫也不定.........”

    木毒长老缓缓的道,显得有血叹气..........

    ..............................................................

    他们现在的动作都只是为了保存血脉而已,并不是证明与太虚魔族有的一战.........

    “好了,别痴心妄想了,如果真的每个族人都能够惊唿,那我们妖族就会崛起了,不在受欺负了........”

    白紫长老无奈的翻着白眼,这种事情想想都是不可能的,怎么还能出来呢........

    而我闻言却是陷入了若有所思之中,心中平衡利弊,有啥事情还是一会再吧.........

    而此时消息已经在神农架里面传播开来,整个神农架都彻底的沸腾了起来,确实如白紫长老的那样..........

    在净化妖核的面前没有哪一个种族表现出不舍,全部都极为的爽快拿出了族内的秘法........

    一切都只是为了传承血脉,如果灭族了的话,那一切都是浮云,什么都不是了...........

    今天的更新到此为止,脑中毫无想法,现在给大家一个乡村鬼故事,活跃活跃气氛........

    但是胆的话就不要看了........

    这个鬼故事就算是番外吧,以后定期一个月来一篇番外。

    呵呵,大家不喜勿喷啊,我的故事都是极为精彩的。

    写灵异就要收集很多的鬼故事或者是一些真实事迹,老人的叙述,甚至是一些人的亲身经...........

    虽然很多我都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确实极为的吓人,但人就是这样,越恐怖的事情就越是好奇,往往就是死在这上面......

    好了,话不多,现在开讲......

    老柳村是一个很落后的地方,这里甚至连电灯也没有,几乎与世隔绝...........

    村子不知已经存在了多少年,仿佛亘古不变地保持着它一贯的祥和静谧,可以算得上是世外桃源,可它也不是绝对的风平浪静,这一从村口老柳树下那口被画满符咒的石棺就可以看出........

    没人知道这口棺材在那棵老柳树底下躺了多少年,村子里的老人们都在他们刚记事的时候就有那口棺材了..........

    关于这口棺材有一个传,村里人大多不识字,所以这个传是纯粹的口耳相传下来的...........

    有一天,村子下大暴雨,九岁的虎子不能像往常一样跟伙伴们玩了,所以就缠着爷爷给他讲故事............

    爷爷一向很疼孙子,也乐得孙子能在自己跟前多呆一会儿,于是就一边吧嗒吧嗒地嘬着他的大烟袋,一边眯缝着眼睛想起来..............

    爷爷突然想到了什么,就问:“虎子啊,爷爷给你讲个关于村口的那个棺材的故事咋样?怕不怕?”

    果然,虎子一听爷爷要讲棺材的故事,眼睛一下子就睁圆了,嚷着:“爷爷快讲,爷爷快讲,我不怕!”

    老头子见虎子这么来劲儿,呵呵地笑了,接着,他那双浑浊的眼睛眯缝得更了,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开口讲了起来……

    外边的风雨和他苍老的叙述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显得十分诡异............

    “那口棺材在我的时候就摆在那里了,我的爷爷给我讲,他的时候,那棵老柳树下边是没有棺材的。棺材里躺的是什么人,为什么摆在那里,这些都得先从一个人起............

    这个人跟我的爷爷还是从玩到大的哩,他叫王二................

    “当年,王二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能干,人长得又结实,所以王二十七岁刚过,他爹就给他张罗了一个媳妇,媳妇那年十五岁,模样在村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标致..........

    “他们结婚的那天,我的爷爷,也就是你的太爷,还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村子里总也不出什么大事,所以赶上谁家结婚,大家都乐意来凑这个热闹,而且大家会把这个当成话题,一直谈论到下一次村里有什么大的事..............

    .................................................................

    “当时村里人提到这桩婚事的时候,没有一个不羡慕的,而且两口结婚以后日子过的也很红火。这样过了一年多,王二的媳妇就生了个儿子……

    好像所有的灾难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来也巧,王二的儿子正赶上七月十五那天半夜出生,那是一年当中阴气最重的一天。那天也像现在这样,下着倾盆大雨..........”

    “”王二知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身子虚,外边是雷雨天,邪祟都怕打雷,它们为了躲雷就会进人家的屋子里,如果有什么邪祟冲到自己的媳妇就不好了....................”

    “他听人过,只要在自家门框上挂一把菜刀就可以辟邪,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因为惹恼了那种东西会更麻烦.............”

    注意了,这一招不要乱用哦........

    “当时王二就挂了一把菜刀在门框上。里屋不时传来接生婆细碎的念叨和媳妇撕心裂肺的叫声,王二就在门口转来转去的............

    “突然,门外发出一声巨响,好像什么东西撞到了门上。这一震正巧把门框上的菜刀震了下来,菜刀掉在了王二的肩膀上,把王二的肩膀划了一道口子...................

    “恰好在这个时候,里屋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啼哭。王二顾不得肩膀的伤口,一头撞进了屋子。

    “媳妇已经昏睡过去,产婆怀里抱着一个男婴。因为那天正下着大雨,所以王二就顺口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大雨。

    “大雨满月那天,村子又因为王二家而热闹了一天,足足一个月了,王二肩膀上的刀伤还是一愈合的意思都没有,那天去喝满月酒的人分明都看见,王二身上包扎伤口的那块布上一直有血渗出的痕迹,而王二的脸色也显得很苍白...............

    “大雨那双黑漆漆的眼睛一直眨巴眨巴地盯着王二的伤口。给大雨过满月的乡邻们酒足饭饱地离开以后,筋疲力尽的大狗一头就扎倒在了床上,当晚就开始发烧,烧得很严重............

    ..............................................................

    “媳妇又急又怕,赶紧去请来了六叔。

    “六叔是为数不多的走出过村子的人,传他年轻的时候在龙虎山修行过一阵子,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回到了村子..............

    他懂得一些医术,又自称通晓阴阳,村子里不管谁家有个大事情都一定会去请他...............

    “六叔到了王二家一看,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王二媳妇见六叔这样,知道王二的伤肯定不同寻常,当下就给六叔跪下了,求他救救王二.............

    六叔从随身带着的匣子里掏出来一个瓷瓶递给了王二媳妇,这里装的是治伤的灵药,要在每天的子时和午时用水化开敷在伤口上...........

    六叔他只能做这些了,好得了好不了就要看王二的造化了。王二媳妇千恩万谢地送走了六叔,又按照六叔的吩咐,每天都按时给王二敷药.............

    可是王二不但没有好转,反倒越来越重了。

    “又过了四个多月,王二已经瘦的皮包骨了,往日的精神头一儿也没有了,样子活像一个……像一个死尸!

    “这天,王二的娘也来帮着媳妇照顾王二。老太太跟媳妇:‘大雨他娘啊,也难为你了,孩子刚生下来,你就要又管大的又顾的,唉……’

    “王二媳妇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没事,娘,早晚会好的................

    “眼看就要过年了,可是王二的一家老却都笼罩在对死亡的恐惧中,一过年的喜庆劲都没有...............

    年三十的那天晚上,在家家户户的鞭炮声中响起了王二的娘和王二媳妇凄厉的哀嚎,这声音传遍了村子的每一个角落,听到这哭声的人都不免替王二家可惜...............

    “按照村里的规矩,人死之后不能马上下葬,尸体要在家停放七天,受七天的香火,然后再抬到自家的祖坟入土...........

    “这七天里,王二娘和王二媳妇哭的昏天黑地,就连在外人看来铁石心肠的王二他爹也泣不成声.............

    “在第七天头上,天有些阴,王二媳妇抱着儿子大雨,给王二送葬去了........

    “老话讲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吉利,所以王二的爹娘不但不能给王二送葬,还要在送葬前用柳枝在王二的棺材上抽打几下,意思是王二不孝,不能给二老养老送终............

    ................................................

    “送葬的队伍到了王二家的祖坟那里,六叔主持仪式,折腾到了辰时,六叔公道:‘吉时已到,可以入土了。’

    “怪事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棺材刚一下到穴里,还没填土的时候,突然从棺材里传来一阵响声!那声音就好像是棺材里的死尸在用力地挠着棺材盖。

    “大家都听见了这声音,胆子的已经失声叫了出来:‘诈尸!是诈尸!’

    “就连王二媳妇也忍不住哆嗦了起来。只见六叔把陪葬的大公鸡一把扔到了墓穴里,公鸡不安地扑腾着翅膀,拼命地想飞出来.........

    可是墓穴挖的太深,公鸡根本就不可能飞上来。过了一会儿,公鸡也折腾累了,于是安静了下来。这时,六叔:‘没事,不是诈尸,棺材里如果是僵尸的话,尸气早就把鸡冲死了。’

    “接着,六叔又对几个壮伙:‘把棺材抬出来!开棺!’“几个抬棺材的伙子面面相觑,都不敢,可是六叔在村子里一向很受人尊重,几个年轻人也不敢不听,于是他们提心吊胆地把棺材从墓穴里抬了出来。

    “几个人鼓足勇气把棺材盖给撬了起来,随后撒腿窜出去老远。

    “大家都盯着六叔,六叔心翼翼地靠近那口棺材,他看见里边的王二已经把眼睛睁开了!躺在棺材里有气无力地呻吟道:‘回家……我要回家……’

    “王二媳妇一见,不顾一切就要冲过去。

    “六叔伸手把她拦住,:‘王二媳妇,先别过去,这事邪得很哪。’

    “可王二的媳妇像疯了似的,甩开六叔的手,扑倒在棺材前,哭喊着;‘王二!我的王二!你醒醒!醒醒啊!咱回家去!走,咱们回家去!’

    “完,王二媳妇就昏了过去。

    “王二媳妇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入夜了,她已经昏睡了整整一天。旁边躺着王二,王二也已经醒了。

    “王二的爹和娘已经把饭做好了,看见王二媳妇醒了,王二的娘很高兴,激动地着:‘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王二媳妇把大雨抱了过来,想让王二看看自己的儿子,可是大雨一靠近王二就大哭不止,王二媳妇只好把孩子抱到了一边........

    王二显得很不高兴,眼睛里似乎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不过这只是一个插曲,毕竟王二能活过来是件天大的喜事,一家人劫后余生般地吃了顿团圆饭,可王二的爹眼睛里却似乎始终有着一丝隐约的担忧。

    “吃完晚饭,王二的爹娘看时间也不早了,就让王二两口子休息了。

    “王二媳妇晚上做了个梦,梦里,王二一个人躺在黑洞洞的棺材里,突然,棺材里的王二勐地睁开了双眼!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狰狞的笑,然后幽幽地:‘我回来了……我要回家……’接着,他爬出了坟墓……

    “王二媳妇被吓醒了,满头满身的冷汗。她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因为刚才王二脱衣服的时候,肩膀上的刀伤不见了!甚至连一疤痕都没有留下。

    “王二媳妇转过头去,想看看睡在身边的王二,可她差被吓的喊出声来。那个晚上的月光很好,王二媳妇分明看见了在月光映照下的王二.........

    正瞪着恶狠狠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就像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饿鬼躺在身边,那种狰狞的眼神让王二媳妇不寒而栗。

    “王二媳妇声音颤抖地问:‘王二,咋还……还没睡呢?’

    “但回答王二媳妇的只有死一样的寂静,她甚至听不到王二的唿吸声……

    “隔天早晨,王二媳妇起床很早。虽然事情十分蹊跷,但日子还要照常过。

    “她熟练地煮着早饭,公婆都已经起来了,正在跟王二话。一家人都隐隐觉得王二有些不同了,但谁都不愿出来。

    “吃过早饭,王二的爹娘就带着自家养的鸡鸭到六叔家道谢去了。家里只剩下王二两口和大雨。

    “王二媳妇去河边洗衣服的时候,家里的王二莫名其妙地翻出来一堆白布,他用剪刀把白布剪成一个一个的人,又在门口挖坑,把布人都埋到了坑里。王二一边做着这些,还一边吃吃地笑着。

    “王二媳妇洗衣服回来,正撞见王二往坑里填土,她紧紧地抱着大雨,恐地看着王二做着这一切,一句话都不敢。

    “又到了晚上,吃过饭,王二早早就去睡觉了,王二媳妇她还不困,要等会儿再睡。

    “已经很晚了,王二媳妇犹豫了半天,终于决定把这两天的事都跟公婆。她告诉了公婆昨晚王二整夜不睡觉盯着她看,还有今天早晨王二的怪异举动。

    “王二爹长长地叹了口气,:‘唉……媳妇啊,你不知道,下葬那天,你们走了之后,我和你娘就在家里坐着,可是突然就觉得有人在拉我们的裤脚,力气出奇的大..........

    这不,现在裤腿上还有手印呢。当时我和你娘都吓坏了。过不一会儿,六叔就带人把你和王二背回来了.........

    就在王二到家的时候,咱家的大黄狗就冲着王二拼命地叫,大黄狗看见自己家里人从来都不叫唤,那天也不知怎么回事,可是叫着叫着,突然它就像看到了什么吓人的东西似的,呜呜地哼两声就夹着尾巴跑了..................

    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啊!唉,今天早晨我跟你娘去六叔家,一进门六叔就他知道咱们肯定会来,他王二不应该回来,如果王二在家,迟早是要出事,搞不好还要连累整个村子呢!可是咱们又能怎么办啊……’

    “到最后,王二的爹有些哽咽,王二的娘也一直在旁边擦眼泪。

    “王二媳妇的衣服几乎被汗水浸透了,她一想到要跟王二睡在一张床上就毛骨悚然。王二的爹娘也理解,就让她带着大雨在外屋睡。

    “第二天一早,王二媳妇一起床就发现家里的大黄狗死了!整个肚子都被什么东西撕开,内脏已经都被掏空,大黄狗瞪大了眼睛,嘴也半张着。王二媳妇当时就呕吐不止,王二的爹娘听见动静也赶紧走了出来,三个人对着狗的死尸沉默着……

    “又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整个村子里家家户户的狗都难逃厄运,几乎无一例外地被掏空内脏而死。因为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王二死而复生之后,所以大家都不免把这件事联系到王二身上。

    “村子的平静被打破了,从此以后,只要一到晚上家家户户就都会早早地把门插上,吹灯睡觉。有孩的人家更是把孩子看得紧紧的,连门都不让孩子出。

    “恐惧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大家都在背后议论这是王二的鬼魂从地狱里逃了出来,所以地狱里派出了更多的厉鬼来追索王二的魂魄。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议论被王二的爹听到了,他又惊又怒,跟王二的娘和王二媳妇商量了一下,于是去请六叔来家里驱邪。

    “六叔挑了一个日子,可正赶上那天阴天,风很大。

    “到了王二家,六叔让王二爹把王二绑在椅子上,王二挣扎着不让,于是王二的爹一狠心,用擀面杖把王二给打晕了过去。

    “等王二醒来已经被绑得结结实实。外边的风唿啸着,声音像鬼哭一样。六叔公抓来一只大公鸡,一刀剁掉了鸡头,鸡的身子没有马上倒下,在屋子里上蹿下跳,终于,鸡的身体撞到了王二的腿上,腔子里喷出来的鸡血溅了王二满脸满身。

    “满脸是血的王二表情十分狰狞,他在凄厉地嚎叫着,场面分外的诡异。

    “这时,六叔手里的鸡头突然啼叫了一声!屋子里的人除了六叔之外,都吓得脸色煞白。王二媳妇的脸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滑着。六叔公拿着鸡头走出屋子,一扬手把鸡头扔到了屋上,嘴里还在喃喃地念叨着什么。

    “接着又走回屋里,把杀鸡的菜刀擦干净,放到了王二的枕头底下。这时,王二突然狂笑了起来,六叔公忙抓起两把桃木剑,一把刺向他的鼻子,另一把刺向他的肚脐,嘴里高声念道:‘天行健,步其道,刚离不牵,首尾不顾,臂自道中,大势急动,动不动,八不八,宁不宁,少不少,有惩!’

    “这时,外边的风声更大了。王二终于惨叫了一声,昏了过去。王二的爹和王二媳妇合力把王二弄到床上,擦干了王二脸上的血。

    “这时,六叔逼视着王二的娘,厉声问:‘老嫂子,刚才鸡血沾到王二身上,我才看到他身上的鬼魂,这是借尸还魂!附在他身上的厉鬼是个婴儿,这是怎么回事啊?’

    “听到六叔公的话,王二的娘就是一愣,随后便跌坐在椅子上痛哭失声,王二的爹也怔怔地站在那里。

    “半晌,王二的娘才抽噎着:‘都怪我,都怪我啊!当年王二有个双胞胎弟弟,兄弟俩出生正赶上村子大旱那几年,两个男孩我养不活啊.............

    没办法,我跟王二他爹商量了一下,只能保一个,就留下了老大。我实在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二活生生饿死啊,就让他爹给他抱走,他爹抱着孩子出去了一天............

    回来的时候一句话也不,就是在那哭。我忍不住想见孩子最后一面,就问他爹把孩子扔哪了,他爹在山上..............

    我当时就拼命往山上跑,到处找啊,找啊,等我看到孩子的时候,他已经被山上的野兽把内脏都给掏光了……’

    “王二的娘哭得不下去了,王二的爹也是泪流满面,叫道:‘儿啊!当年是爹把你给害了!你冲着爹来吧!别再缠着你哥哥了!我们家可就只有这一条根了啊!’

    “王二的爹哭得不成样子,六叔也沉默了。

    “过了半晌,六叔道:‘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王二的灵魂已经入了地府,现在借用他尸体的是他弟弟的灵魂,也算是你们的儿子,如果能在你们二老膝下尽孝,不祸害乡邻倒也未必一定要打得他魂飞魄散,就看他醒了以后怎么样吧。’

    “着,六叔从随身带着的匣子里拿出一个纸风铃,挂在了王二的房门前,:‘这是镇魂风铃,可以安抚恶鬼的怨气,而且能感觉到杀气。如果以后这风铃不响就没事,但哪天要是它响了,就明王二身上的厉鬼要行凶,你们要马上来告诉我!’

    “完,六叔叹息着离开了。

    “一家人围在王二身边,又盼他醒,又怕他醒。

    “过了一会儿,王二悠悠地睁开眼,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和狰狞,这个时候,他突然看见了门口挂的纸风铃,于是表情渐渐平静了下来。

    “之后的几天,村子里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就在大家都以为风波平息的时候,却出了一条人命!

    “这天晚上,王二邻居家的铁柱突然过来敲门,那敲门声又重又急,王二媳妇赶紧过来开门。

    “铁柱一下闯了进来,红着眼吼道:‘王二!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有什么你冲着我来!我不怕你!你不许害我儿子……’吼声逐渐变成了悲泣声,‘你……你家王二呢?我儿子不见了……呜……’

    “王二媳妇赶紧解释:‘铁柱大兄弟啊,王二现在天天在家伺候爹娘,哪有时间掳走你儿子呢?你是不是上别的地方找找去啊?’

    “铁柱一瞪眼,吼道:‘上哪找!?我要见你家王二,你让他出来!’

    “这时候王二的爹走了过来,道:‘铁柱啊,俺家王二今天一早就要出去走走,这些天在家也没出屋,都憋闷坏了,他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正着,王二从外边走了进来,道:‘爹,饭好了没有,我都饿了……’

    “话到一半,突然,挂在王二屋门口的纸风铃突然响了!

    “此时一风都没有,而且那是一个完全用纸煳的风铃,它竟然发出了金属碰撞的铃声!包括王二,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铁柱忙不迭地跑去找六叔,王二也追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铁柱跟六叔赶了过来,王二却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六叔一进屋就:‘唉!都怨我啊!当时就不应该心软,唉,冤孽啊!铁柱,你去把全村的男人都找来,让他们五个人一队,带着火把出去找王二和你儿子!’

    “铁柱答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屋里只剩下王二的家人,六叔又:‘王二他爹啊,你们夫妻俩恐怕要走一个了。现在王二身上附的厉鬼已经开始害人了,毁了王二的肉身对那个冤魂根本没用,它已经附在人身上这么久,有一定的法力了,还会继续害人!除非……它的爹娘其中一个死在它手里,杀自己的爹娘会惹来天怒的,那样它就会永世不得超生,再也没机会害人了!’

    “‘六叔!我儿子找到了……他……他内脏都被掏空了……’铁柱抱着血肉模煳的尸体哭喊着跑了进来,后边跟着一群村民。

    “王二媳妇看见铁柱怀里的死尸呕吐不止,六叔转过脸去,定定地看着王二的爹娘,问道:‘你们都看到了,必须要牺牲你们其中一个,不然他会再去害别人的,你们忍心吗?’

    “王二爹一咬牙,:‘我去!让那个畜生把我给杀了吧!’

    “王二娘哭喊:‘不!我去!让我去吧!

    “六叔也很为难,不过还是建议让王二的爹去。

    “他吩咐几个人在家陪着王二的娘,然后带着王二的爹和剩下的人出去找王二,可是全村都搜遍了也不见王二的踪影。

    “后来王二爹带着大家来到了当年他丢弃自己儿子的地方,王二果然在那!

    “王二爹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他,吼道:‘畜生,当年就是我把你给扔了!你来啊!你来杀了我吧!’

    “王二在那里阴恻恻地笑着,恶狠狠地:‘我不会杀你,我会让整个村子里的孩都给我陪葬!’

    “完转身就要跑,可被六叔和村民们给拦住了,一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王二给摁在了地上。

    “六叔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命令道:‘来啊!他既然知道我们的目的,不肯就范,那我们就化了他依附的肉身!烧了他!’

    “听到这里,王二的眼里掠过一丝惊恐,但马上又狂笑了起来,:‘没用的!你们烧了我也没用的!哈哈哈……’

    “在王二的笑声中,村民们把手中的火把丢向了他,王二在火里扭曲着,挣扎着,狂笑着……

    “已经过了一个月,那晚烧死王二时发出的焦臭味似乎还弥漫在整个村子里,久久不散。那晚把王二烧死以后,大家都回家去了,就在那晚下了一场罕见的大暴雨。

    “之后的一个月,村子里几乎每天都有孩子失踪,有的死尸找到了,有的没有找到。找到的死尸全都被掏空了内脏。

    “村子里还有孩子的人家都忧心忡忡,家里的大人都轮班守护着孩子,可这还是于事无补。

    “这天,是七月十五,既是民间的鬼节,又是大雨的生日。王二的爹娘担心自己惟一的孙子被厉鬼害死,于是就整天搂着大雨。

    “夜深了,王二娘睡了,轮到王二的爹看护孩子。

    “开始是很平静,可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敲门。王二的爹不得不起身去开门,可门外一个人都没有。

    “这时,王二的爹勐然想到自己的孙子还在床上!他赶紧转身回去,果然,大雨已经失踪了!

    “王二的爹想也不想就披上衣服,往山上跑去。跑到了王二被烧死的地方,果然,大雨在那里,大雨的身边是浑身焦黑的‘王二’!

    “树上的夜猫子发出憷人的叫声,一块云遮住了月光,周围是浓烈的焦臭味。大雨已经失去了知觉,‘王二’正伸出被烧焦的手,插向孩子的肚子!

    “王二的爹疯了一样冲向他们,从背后一把掐住‘王二’的脖子,‘王二’的头硬生生地转了半圈,脸完全转向了背后,骨头发出嘎嘣嘎嘣断裂的声音,一双血红的眼睛狰狞地瞪着老头。它已经掏出了大雨的心脏,在王二的爹面前生生地吞下了那颗血淋淋的心。

    “‘啊!’,一声惨叫之后,王二的爹倒了下去。因为又急又吓,王二的爹犯了心脏病……

    “就在这个时候,六叔带着王二娘赶到了,原来王二的爹追出去之后,惊醒了王二的娘,她发现孙子和老伴都不见了,连忙跑到了六叔家。六叔一听王二的爹和大雨失踪,马上跟王二娘赶到了山上,可一切都迟了。

    “王二娘当时就昏死了过去。

    “王二娘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己家的床上,王二媳妇端着水坐在床边,屋子里还有六叔。

    “‘王二他爹!王二他爹呢?他怎么样了?’刚一睁眼王二的娘就迫不及待地拉住六叔问,‘我老头子怎么样了?他在哪?’

    “六叔摇了摇头。

    “那天晚上王二的娘昏过去之后,六叔就对着那个怨鬼:‘你爹因你而死,害死自己的亲爹是要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的!’

    “一道闪电划过了天空,下雨了,雨水冲刷着被开膛的大雨的尸体,闷雷在天空中咆哮着,终于,一个炸雷噼在了‘王二’身上。

    “就在大家都以为事情结束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也是一个雨夜,神情憔悴的王二娘睡到半夜,突然勐地坐了起来,口中凄厉地喊着:‘我恨你们!你们都是恶鬼!我要让所有人都不得好死!’

    “完就一头撞到了墙上,血流得一墙都是。

    “王二媳妇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到了极限,她疯了,狂笑着去舔墙上的脑浆!

    “六叔和村里人把王二的爹娘老两口合葬了,王二媳妇从此就疯疯癫癫的。

    “六叔在王二他娘下葬的那天跟村里人:‘王二的娘是自杀,自杀的人是见不到阴间亲人的,她怨气这么重,又不能在阴间跟亲人团聚,恐怕要出事啊……’

    “果然,在王二的娘头七那天晚上,村子里所有的狗突然毫无征兆地一齐吠了起来。接着,每家都听到了有人敲自己家的门,门外是王二他娘的哭声:‘呜呜……我儿子没了……我老头子也没了……你们谁知道他们在哪啊……’

    “王二他娘头七的晚上一过,第二天就有人发现六叔七窍流血死了。从那以后,每夜都会传来王二的娘哭嚎的声音……

    “终于有一天,有一个云游的道士路过这个村子,村里人把他视为救命稻草,都苦苦哀求那个道士救救这个村子。

    “道士听村民讲完整个经过以后,叹道:‘唉,既然我赶上这件事,也算是因缘际会,恐怕是天意啊!我尽力而为吧。’

    “之后的几天,道士在村里挑了一块巨石,让工匠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凿刻出一副石棺。道人用自己的血在石棺上画满了符咒,又让几个壮年男人把石棺抬到村口的大柳树下。

    “他召集了村民,:‘各位,今晚我会尽力化解王二一家的怨气,如果我做到了,那大家以后自然是平安无事,可如果我失败了,就跟那几个冤魂同归于尽。我会把所有的冤魂封在我的肉身之中。请各位把我的尸身放入柳树下的石棺,石棺上的符咒可以镇住冤魂,那样我至少可以保这个村子百年无事!今晚就请各位把门窗关好,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

    “当晚,家家户户果然都门窗紧闭,半夜,只听见外边鬼哭神嚎,风大得几乎要把房门刮飞。整个晚上几乎没有一个人敢合眼,大家都是在恐惧中度过的。

    “第二天早晨,有胆子大的开门出去看看情况,发现那个道士已经死了。大家按照道士的吩咐,把他的尸体放在了村口的石棺里。

    “之后果然一直相安无事……”

    虎子的爷爷终于讲完了这个冗长的故事,虎子已经听得呆了。

    爷爷看了虎子一眼,叹了口气道:“唉,这还是我的爷爷给我讲的故事,道士把他的尸体放在石棺里就会保村子百年无事,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怕也有一百年了吧。唉,也不知传是真是假啊……”

    这个时候,一声巨响传来,原来是雷击中了村口的那棵老柳树!老柳树烧了起来,树下的石棺被熏成了黑色,那黑色盖住了棺材上的符咒。

    “咚咚咚”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