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非凡洪荒 第两千六百九十七章 努力


    “好吧,现在我只能承认,我无计可施了。”良久,他只能够这样叹息一声。

    在这时候,这第五师兄的面容看起来已经像是一个八十多岁甚至九十多岁的老人模样了。

    这样的模样,看起来就已经是苍老无比,和原来相比当真是有着天壤之别了。

    这种面容,代表着,他的性命已经是要断了。

    要知道,对于已经超脱寿限限制的生命来说,他们的面容他们的外貌完全就是看他们自己的心态而已。

    只要是心态没有崩溃,那么,哪怕是已经要死了,那面容也如同他们最为完美的状态。至少,是他们所最为想要的状态。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这第五师兄忽然变得如此苍老,这显然便是心态崩溃的先兆了。

    那模样,却完全不知是寿命,不知是生命力的映照而已!

    心态崩溃,显然也就代表着,他的死亡已经就在眼前了……

    看着这第五师兄如此模样,罗帆也只是淡淡一笑,道:“看来,你是赌输了。你并不如你自己想象的那般强大,能够支持到他们内讧完成。”

    听到这个,第五师兄苦笑道:“确实,我相比于你们这种第七层的强者来说确实是差了太多太多了。真希望我什么时候也能够飞升到第七层啊……”

    说话间,他的面容已经是更苍老了几分,看起来怕是有一百来岁的正常老者的模样了。

    从他的面容上来看就能够知道,他虽然表现得相当淡定,似乎一切都在把握之中的模样,但其实他的内心之中的恐慌与担忧却是丝毫不减的。

    这并不是他的心志的问题,而是周围的维度的问题!

    维度这种存在,乃是一种天地的本质存在,像是领域这种普通的存在相对于维度这种存在来说不知道差了不知多少亿万倍。

    而便是领域,都能够做到操纵时空,操纵因果,操纵世界,操纵规则这种种无法想象的成就了。这种更加深刻,更加强大不知多少亿万倍的维度改换,自然是更加强力。

    这时候,在罗帆的设定之中,他便是要不断的衰老。

    而只要这第五师兄无法抵挡这种维度的作用,无法改变这种维度变幻对其的影响,那么,他就只能够不断的衰老下去。

    哪怕是,这种衰老需要以他的心态崩溃作为代价,也是如此!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无论是这第五师兄的心态如何坚定,心智如何的强大,都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崩溃而已。

    所以,这时候这第五师兄方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而从这方面也可以看出来,罗帆方才虽然在坐视对方拖延时间,但事实上,他在这过程之中却也并没有放松自己,并没有放松自己的手段!

    该怎么对付对方,依然是怎么对付对方,完全没有因为想要给对方机会,想要试试看那两命七劫强者的实力而放水!

    之所以如此,那自然便是因为他之前的领悟了……

    在之前,他方才明白,自己作死真的可能死去,明白自己若是真的如同之前那样不将其他修士看在眼中真的可能被其他修士抹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再犯这样的错误?!怎可能依然在能够将其他修士解决的情况下放松自己,不将他们解决掉?!

    所以,在方才,他看起来似乎是在放水,似乎在配合对方拖延时间。但那也只是看起来而已,事实上,对方怎么拖延时间,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他,要让对方老死,就需要耗费这么多的时间,就需要对方在这时候心态崩溃!

    不管对方说什么,不管对方怎么鼓舞自己,怎么想要引诱他说话,结果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第五师兄显然也渐渐的想明白了。

    事实上,而已正是因为想明白了,他最后方才说自己无计可施,不再开口说话。

    不然的话,以他的水平,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找不到话说,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认输?!

    只是因为明白,无论自己说什么,对事情都不会有丝毫改变而已。

    在这时候,罗帆看着这第五师兄,却是更加的欣赏了。

    只是,这种欣赏却不足以让他放过对方。因此,在这时候,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而已。

    “我们,能不能做出选择?!”这时候,一名道尊门下叫了出来。

    他的声音之中有着一种难言的决意。

    就像是要将自己的一切都豁出去一般。

    “什么选择?”罗帆只是看着这修士,淡淡的问道。

    虽然是在那维度变化之中和那第五师兄交流,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就完全放弃了对外界的感知,完全放弃了对其他众多道尊门下的掌握了。

    因此,这时候,这一名道尊门下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他依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选择怎么死!”那道尊门下这样咬牙说道。

    “哦,看来你想要牺牲自己,想一个能够死得更长时间的办法来死去啊。好吧,我就成全你吧,你想要怎么死,我可以给你选择的机会。”

    罗帆一听这话语,却就已经是瞬间明白过来,不由得笑了起来。

    听到这话,那道尊门下的面上肌肉微微抖动一下,但依然是咬咬牙,说道:“我想要耗费亿万年时间才死去!”

    “亿万年时间啊,这完全没有问题,虽然这样我觉得会相当痛苦,但,只要你喜欢就可以。”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

    亿万年时间死去,这看似就已经是完全达到其目的,能够让其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让那内讧的道尊门下有着足够的时间恢复过来。毕竟,再怎么样的内讧,也不可能持续个亿万年时间都不结束吧?!

    但,显然的,这道尊门下显然是小看了罗帆了。

    亿万年时间,那只是那道尊门下自己感应的时间而已,对于罗帆来说,这段时间,却完全能够被压缩成为一瞬间!

    以他对时间的操纵能力,这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那第五师兄这时候却完全没有听到这对话。虽说罗帆有着能力让他听到,但,显然的,在他没有主动让其听到的情况下,他却是怎么样都不可能穿过维度异常区域的阻隔听到外界的声响的。

    若是这第五师兄听到这一番对话,必然会第一时间阻止那一名道尊门下的。

    他对于七劫强者这个等级的存在能够拥有什么样的实力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

    哪怕是天地之光,在这样等级的存在面前都只是泡沫而已,或许那道尊门下自认为自己有着能力将那种时光改变,时光扭曲的手段尽可能的抹平,让内外的时光流速尽可能的靠近,但,他却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哪怕是其将天地之光爆开,将天地之光的所有力量都汲取出来,加持在自身的时光之上,都不可能违逆七劫强者的扭曲!

    换句话说,无论他付出什么代价,都不可能改变时光流速被压缩在一瞬间的情况!

    这样的话,对于那道尊门下来说,接下来的事情,就只是纯粹的折磨而已,甚至可能会对其他道尊门下造成巨大的心灵压力,并不会有任何一丝丝的好处存在!

    “准备好了吗?”罗帆显然不可能给那第五师兄这种劝导的机会,在这时候只是看着那道尊门下,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话,那第五师兄深吸一口气,道:“开始吧!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手段让我死个亿万年才死吧!”

    在这时候,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接着,抬手向着那道尊门下虚虚一拍。

    这么一拍之下,瞬间有着一团时空向着那道尊门下扑过去。

    那道尊门下虽然恢复了一点实力,但这点实力却也只是足够让他说话而已,想要施展神通,施展力量,却是想都别想。

    在这个时候,眼见这一团时空冲过来,他只能够咬着牙,将自身的天地之光挡在自己面前而已。

    就在这个瞬间,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天地之光与自身直接被那一团时空击中,自己直接没入了一个完全与道尊之路第五层完全不同的时空之中。

    随着进入这个时空,他便瞬间感觉到,自己所在之处的维度已经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吧。

    当然,对于维度,作为五劫强者的他其实只是听说,见过而已,真正的理解,却是半点没有的。

    至少,对于这种针对维度的操纵手段,他是完全没有半点了解的。

    在这时候,他就只是感觉到,自己的一切,都已经是失去了作用。不管是对力量的操纵,对天地之光的操纵,对自身神通的操纵,都已经是在这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恍恍惚惚之间,他就感觉到天地宇宙之中只剩下自己而已了。

    除了自己之外的,哪怕是自己从不知多少亿兆年所凝聚出来的第一缕力量,都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了。

    面对着这种情况,一种莫名的后悔从心中浮现出来。

    “我根本无力反抗……”这个想法从心底浮现出来,让他的神色之中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悔恨。

    只是,悔恨这时候已经是晚了。

    在这瞬间,他就感觉到某种无法言喻的力量正在侵蚀他的身体。

    这种侵蚀是如此的强力,有如此的缓慢。这种强力的侵蚀,使得任何手段都无法阻挡这种侵蚀的手段,无法将这种侵蚀断开。而缓慢,却是使得这种侵蚀将会耗费极为漫长的时光方才完全将他侵蚀,方才,会真正要了他的性命!

    显然的,这种侵蚀,便是罗帆对他的杀招!

    在这时候,在外界,一名名道尊门下怒吼着,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怒,充满了绝望。

    他们显然是看到了罗帆对于那一名道尊门下的折磨。对于那一名道尊门下来说,这时候时光显然已经是加速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虽然,在他们看来只是过去了几个呼吸而已,但对对方来说或许已经是过去了无数万年之久了。

    看着那种侵蚀的速度,看着在那时空之中身体一点点被某种力量侵蚀而崩灭的状态,那些道尊门下却是感同身受,一个个的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与愤恨从心底涌现出来,恨不得立马就将罗帆给完全抹去。

    在这时候,罗帆转头看向这众多道尊门下,道:“怎么样,你们也要选择自己的死法吗?想想看吧,或许,你们能够找到我的手段的漏洞也说不定。而且,说不定我的手段数量有限,在将你们之中一些人解决之前,不可能针对另外一些人呢?”

    听着罗帆这话,那些道尊门下一个个的面上显现出更加愤怒之色。

    这种调侃的方式说着这种残酷的话语,实在是让他们这些在这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处于顶峰之上的存在无法接受。

    “阁下真的要与我们为敌吗?!”一名道尊门下吼着。

    听到这话,罗帆冷笑起来,道:“难道,现在我放过你们,我们之间还有和平的可能?”

    这话,就算是得到了其他道尊门下肯定的回答,他也是不信的。

    现如今的他,已经是将道尊门下的高贵完全碾压到泥土里面了。这样的他,对于那些道尊门下来说,显然已经是绝对不可原谅的存在。

    即便是他在这时候放过他们,他们怕也会将他当成是一生之敌,将放倒他当成是一生中最大的奋斗目标。在这样的情况下,放过他们显然就只是放虎归山而已,这种事情,他可不会去做。

    “看你们的样子,似乎还有着什么底气,我很好奇,你们现在还有什么底牌存在。”这时候,罗帆话锋一转,向着这众多道尊门下说道。

    这种判断其实并不难判断出来。

    要知道,那些散修都有着许多后手存在,能够在即将身亡的那一瞬间引动道尊之狱的力量降临来将他们拉入道尊之狱之中。

    他不相信这些道尊门下会没有类似的手段。而既然他们有这样的手段却并不在这时候施展出来,那他们有着底牌,这显然就是自然而然能够得出的结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