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丰臣遗梦 第三九七章 争分夺秒


    织田秀信也不傻,他听得出秀保的言外之意,当即向秀保叩首认错,并在跟随秀保一行沿着中山道前往北方城的同时,命令百百纲家立即撤出之前攻占的城池,就连与秀保约定的西美浓三家的领地他也尽数退出。虽说心中百般不舍,可在这弱肉强食的时代,自己能做的,就是在强者制定的红线内行事,否则,面对的可能是比本能寺还要悲惨的结局。

    五月十四日,秀保抵达岐阜城,稍作停留,便在次日中午抵达了属于藤堂高虎的北方城。在这座西南美浓的重镇中,秀保对驻守此地的锅岛直茂等大名予以嘉奖,详细听取了他们关于此前织田军在周边活动的汇报,心中也对织田秀信的行为有了进一步的认知。

    按计划,秀保是要在两天后经过关原进入近江国,在佐和山城稍作停留后前往御东山慰问丰臣、前田诸军将士的。可就在进入关原前,他得到了小笠原隆清的密信,得知在毛利军猛攻御东山城时,邻近的佐和山城城代、石田三成的父亲石田正继不愿出兵相助,且在前田军抵达城下时,石田正继也不愿意开城提供补给,这使得前田军不得不绕过佐和山城支援御东山城,因为长途奔袭士兵多有疲惫,若非突袭成功,很难说那场战斗谁输谁赢。

    虽说得到消息时离佐和山城仅剩半日行程,可秀保还是命令大军在关原稍作休息,进而转道南下。

    关原是由北面伊吹山,西面笹尾山、天满山,西南方向的松尾山,东南方向的南宫山所围成的东西四公里、南北两公里的盆地。关原西北方向以西北国街道连接北陆道,东南方向以美浓路连接东海道,周边更是有八风道和伊势道,最主要的是中山道横穿而过,是极为重要的交通要地,同时也是进行野战的绝佳场所。

    日本人常说“关东”“关西”,这其中的“关”,指的是古代日本在东海道设置的铃鹿关,在北陆道设置的不破关,以及在东山道设置的爱发关。而关原,顾名思义,就是在不破关前的一片小平原,关原以东就是关东,关原以西就是关西。

    本该发生在此地的一场决定全日本命运的大战,却因为秀保的缘故化作乌有。望着道路两侧的崇山峻岭以及山边的几个小村庄,秀保感慨不已,相较而言,虽说与德川氏的决战从这里挪到了陆奥,但自己面临的形势要比历史上石田三成所面对的宽松不少。历史上,石田三成只有一次机会,失败了便无法翻身,而秀保则不同,即便会津战败,他在近畿、九州、关东等地等占据优势,只要认真组织,完全可以再与德川军一决高下。

    此外,石田三成虽然是关原战场上的西军主将,但西军内部离心离德,三成本身也是威信不足,严重影响了西军的战力,为战败埋下了隐患;而秀保所率领的丰臣联军却团结的多,不仅有尾张派相助,秀保本身的威望和实力也足以压制那些首鼠两端的势力,从而保证了联军的团结,在士气上形成了对德川、上杉军的压制。

    想到这些,秀保暗自庆幸,同时也替石田三成松了口气。从全局上说,秀保是相信石田三成对秀吉、秀赖以及丰臣宗家的忠诚的;但从丰臣氏内部说,三成的忠诚无疑会对秀保发挥后见作用造成影响,削弱秀保在大名心中的地位和威信。

    经历过这场大战,秀保将自己与石田三成的矛盾视作“内部矛盾”,是可以通过战争之外的手段解决的。因此,即便得到石田正继不愿支援御东山的消息,秀保对三成也不是太过怨恨。

    他之所以避开佐和山城,只是为了向三成以及天下的大名表明自己的态度,一方面是给石田三成一个下马威,让他清楚自己的脾性;另一方面,也是告诉其他大名,即便三成留守大坂守护秀赖母子,但自己也不会在战后给予三成太高的评价,现在,是这些大名选边站的时候了,丰臣氏内部,必须树立绝对的权威,秀保绝不允许分庭抗礼、互相制肘的事情再次发生。

    南下经过大垣城、胜幡城,秀保最终在五月十八日抵达尾张和伊势国交界的长岛城。这座位于秀保领地东北边界的城池,是大和丰臣氏东北防线的重要一环,本是岛清兴的居城,后临时交由福岛高吉的父亲福岛高晴守备。

    经使番事先通告,秀保抵达长岛城时,大和丰臣氏五千石以上的家臣早已拜伏在城外,紧张而又兴奋地恭候着这种规模空前的大军的到来。

    从留守家中的以心崇传等人口中得知,就在五月十三日,黑田如水和毛利辉元只身赶往大坂城,在城外惣构面见此前还与毛利氏势成水火的石田三成等几位奉行,具体交谈内容不得而知,但据宇喜多家的使番及大和丰臣氏安插在大坂城内的忍者的消息,石田三成不顾宇喜多和前田家的反对,安排毛利辉元和黑田如水暂时前往各自在大坂的屋敷居住,但不允许他们进入本丸觐见秀赖母子。

    同时,岛津、加藤联军仅用不到八天时间便压制了防守空虚的土佐国,随后渡海前往毛利领内的三原城,与紧追在黑田军屁股后面的加藤清正率领的九州联军会师。两军沿着黑田如水上洛的路线一路紧追慢赶,日夜兼程,但最终还是晚了黑田、毛利一步,于五月十五日凌晨抵达大坂城下。

    这期间还差点闹了个乌龙,由于最先抵达的是岛津军,驻守城外的宇喜多秀家竟然一度以为是加藤军在九州败北,致使岛津军得以直捣大坂,与此前到达的毛利辉元里应外合,夺取城池。

    纵然岛津忠恒苦苦解释,可宇喜多秀家就是不愿相信,双方因此剑拔弩张,一场激战一触即发。好在加藤清正率领前锋稍后赶到,这才化解了双方的矛盾。不过宇喜多秀家仍然坚持最初的态度,即进城可以,但不得携带兵士,且在秀保抵达前,任何大名不得擅自觐见秀赖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