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我是贾似道 正文 第五百五十章 婆婆妈妈


    贾似道的话,堂中诸人除了袁甫和丁大全外,其余如谢昌兴、常盛等人,其实心中都颇有些不以为然。

    这是摆明了要将那卫奕东给往死里整嘛,何必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试问,广州城内那些个宗族各种违法乱纪的事情还少么?也没见如何嘛,远的不说,那施府大公子施俊的美人阁,欺男霸女的事情做的还少了?

    结果如何?还不是被这位大人给收入麾下,如今正跟在大人您身边帮闲呢。

    当然,这样的话,谢昌兴等人也只敢在心中想想,却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

    贾似道说他没有私心,袁甫却也信了五分,甚于五分么,在袁甫看来,更多的还是贾似道需要卫奕东来立威。

    大宋给地的宗族是什么模样,袁甫自然心中有数,尤其是如岭南这些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地方上的宗族势力更是庞大,宗族祠堂甚至有时候比官府大衙还要好用,贾似道能偶如此快的将广州抓在手里,施春等人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再加上卫奕东的挑衅,贾似道如果不能给卫奕东一点儿苦头吃,脸面先不说,初来乍到还没站稳脚跟的他,手下才慑服的那些人怕是又要人心思动了。

    在袁甫看来,这才是贾似道心难顺意难平的主要原因罢了。

    怪就怪在卫奕东根本没有看清形势,在这个时候这件事情上来挑衅贾似道。

    不过贾似道的这番话,倒也让袁甫心中稍安,不管贾似道说的真假,至少还是留了三分余地的。只要卫奕东和卫府不要再出昏招,想来在他的周旋下,应该还不至于弄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如此,那老夫就多些师宪了。”

    袁甫对贾似道抱拳一礼道。

    贾似道话都说道这份上,他此刻也只能是希望卫奕东不要太过糊涂,其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老大人严重了。”

    贾似道侧身让过袁甫这一礼,笑着道。

    卫奕东挑衅什么,其实他并没有放在眼里,以他如今的身份,倒还真不至于因为卫奕东的挑衅而丢了脸面,双方本就不是在一个层面上。不过卫府的事情,却给了他一个光明正大整顿广东各地吏治和宗族势力的机会,这也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如今卫府和卫奕东等人主动送上门来,贾似道自然是再高兴不过,至于卫奕东和卫府,只是附带而已。

    “人命关天,明日老夫就启程前往英德,师宪以为如何?”

    袁甫此刻是巴不得早点去英德,他担心卫奕东再玩出什么昏招,趁势道。

    贾似道自然明白袁甫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如此着急,沉吟片刻点点头道:“如此也好,那就预祝老大人马到功成,早日还英德百姓一片青天。”

    ……

    从安抚使大衙出来,贾似道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柳如。

    袁甫、丁大全、谢昌兴等人自然都知道柳如是贾似道的头号心腹,至于其余那些传扬开来的小道消息,却不是他们该过问的,不过不管怎样,对柳如,安抚使府内的各人还是极其尊重的,所以看到柳如,无不点头示好后匆匆离去。

    “都安顿好了?”

    贾似道看着离去的袁甫等人,沉默了半响道。

    “房舍什么你不是早就都安排好了?甚至连被褥油盐等物,市舶司衙门也都准备好了,还有什么好安顿的。”

    柳如捋了捋鬓角的长发,轻声道。

    之前在码头发生的美好误会,在回到族人安顿的地方后,又被几个族老叫住好生分说了一番,对柳如而言,这本就是误会,而且他也很清楚,贾似道也只是无心之失,可是经过族老们那么一番分说,如今族人大多都已经知道了,弄得柳如也是有口难辩,此刻看到贾似道,心中无端的多了几分异样情绪。

    对柳如心绪的变化,贾似道并没有注意,而是点点头道:“你的族人千里迢迢来这广州,定然会有诸多的不适应,早些安排也是好的。”

    柳如没有接话。

    两人顿时有些沉默。

    其实,贾似道很清楚这个时候柳如过来是为了什么。柳如能够出现在这里,想来她的族人那里,都已经准备好了,此刻来,也就是跟他告别而已。

    毛元一的三千水师兵卒赶来,可以说极大的缓解了如今广东兵力不足的窘状。也让广东境内真正有了能战之兵。

    连州盘踞着数万摩尼教的暴民,仅仅靠张戍和余阶手中那两万余的厢兵,说贾似道不担心,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一旦张戍那边有失,图谋了很久的摩尼教,还不知道会在岭南掀起多少乱子。

    “我打算让毛元一亲自统兵去连州,你就暂时不要去了。”

    过了良久,贾似道缓声道。

    “已经来不及了,毛将军的水师兵卒也需要修整,大军出动粮草和辎重都需要准备,你知道,如今的连州,一触即燃,你如今根本没有时间去等毛将军的水师兵卒准备好。”

    柳如眉头微蹙,毫不客气的道。

    “而且如今的连州城,大多都是被摩尼教裹挟的无知百姓,真正的摩尼教人怕是不到十之一二,若是有数倍于摩尼教暴民的兵力,自然是好,只是如今你手中根本没有如此多的兵力,所以秦寿的办法,将会是最好的解决之道。说不得还会有更多的收获,摩尼教毕竟只能躲在暗处,我的族人行走江湖,碰上那些人也知道该如何处置,若是真用大军攻城,伤亡暂且不说,怕是变数更多。”

    有关连州的摩尼教叛乱,柳如跟秦寿私下有过交流,毕竟她如今也是锦衣卫指挥使,秦寿自然不会对她又任何隐瞒。正是因为秦寿先说服了柳如,贾似道才会同意秦寿的作为,毕竟若是真的成功,好处自是不用说,就算是败了,也还有挽救的余地。

    贾似道自然知道柳如说的都是事实,只是有很多事情并不能仅仅按得失来计较的。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此次过来的族人统计有两千余人,除了一些老弱妇孺,我挑选了五百八十人身手最好的族人,再加上连州城内的锦衣卫细作,足够应付绝大多数意外。生死之事,我的那些族人心中早有准备,你就不要婆婆妈妈的继续操心了。”

    柳如没有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贾似道还在瞻前顾后,毫不客气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