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太阳神的荣耀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战神弊病 开辟天地


    作为天庭的真武荡魔大帝,降妖伏魔,斩杀邪祟本来就是杨戬的使命。而如今,已经认定了猪刚鬣的这个化身是彻彻底底邪祟无疑的他当然是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直接就是以手里的刀枪剑戟,斧钺弓弩,向着那个所谓的虚空无量佛进攻了过去。

    蚩尤神力强悍无匹,哪怕是在这虚空世界之中,也能引动出层层浩然磅礴的波动。战争神权酷烈无比,在杨戬的心意之下,已经是要注定这尊虚空大佛败亡、毁灭的命运。

    但是,事情并没有按照杨戬所预想的那样发展,因为此时此刻,这尊由猪刚鬣所化身出来的大佛已然是手托脐下三寸,腹间的大嘴一张,就像是吞吃万物一般,直接就把杨戬所释放出来的蚩尤神力统统地吞吃了下去。

    嚼面条,吃锅巴是什么样子,这尊虚空大佛就是什么样子。蚩尤神力好像在他身上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完全是被他当成了食物一般,一点一点地咽进了肚皮上的那个大嘴里。

    这自然是让杨戬惊奇,甚至是感觉不可思议的。但是此时此刻,已经是由不得他再做任何的感慨和迟疑,当即之下,他就已经是操持着蚩尤神力,在手中显化出了象征着决断的战争斧戎来。然后劈头盖脸的对着这尊虚空大佛就招呼了过去。

    这是他化身蚩尤的情况下所能施展出来的最厉害的招数,再想要拔高一筹,那就非是要真正的兵主权能出手才行了。不过饶是如此,这一招的威力也已经是不容小觑,大有让天地翻覆,万物陨灭的可怖气势。而这其实也正是战争这一特殊概念所固有的本质。

    战争,从来都是毁灭的象征。它不会是好的,更不会是慈悲的,正义的。它所带来的从来都只有死亡和鲜血,所过之处也永远只会是废墟和消亡。可以说,战争本身就是对世间万物最大的考验,是一切存在所必然要面对的一场浩劫。

    没有人能在战争中幸存下来,哪怕一时之间你会是胜利者,总有一天,你也会陨灭在战争之中。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战争之神就是能够笑到最后的那个存在,因为战争是把双刃剑,他们在使用战争神权的同时,也必然会承受着同样的后果。最多也只是说,战争之神能把胜利的天平向着自己的方向更倾斜一点而已。

    把毁灭导向对面,这严格意义上才是战争神权的本质。所有的战神,不论是蚩尤这样的兵主,还是希腊的阿瑞斯,埃及的荷鲁斯其实都是这样。所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在引导这方面差异时所所能造成的倾斜有所不同而已。

    阿瑞斯甚至斗不过自己的妹妹,荷鲁斯也是被挖掉了眼睛。他们身为战争之神却是要品尝失败的后果,这本身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而如今,情况也差不多是一个模样。

    尽管杨戬已经是把自己所变化出来的蚩尤神力催发到了极限,但是在面对这么一尊古怪的无与伦比的邪佛的时候,他并不足以彻底地主导两人之间的胜负,将毁灭和败亡的命运施加在对方的身上。

    所以,只见这一尊大佛千手齐动,手口并用,如同砂轮飞转一样地,就和杨戬的这一斧头僵持了起来。因为战争神权无法在他身上起到那种裁定命运,注定败亡的作用,所以他完全可以抵御得住这种神力大斧的斩杀。而这么一僵持下来,本身杨戬的这一身蚩尤神力就是冒牌货,所以理所当然的,他就成了最先不支的那一个。

    战争大斧崩溃成无数碎片,血红的蚩尤神力也是重新变化了属于杨戬的真武神力的模样。杨戬的蚩尤分身已然无以为继,只能被打回到他的本尊原形。而这,对于杨戬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创伤。

    这种创伤不是外在的伤患,而是内在的虚耗。本身就是以神力支撑才能坚持到现在的他,在面对这样一个分不出胜负的对手的时候,理所当然是要吃点暗亏的。不过,真武神力毕竟是要比他以往的法力深厚的多,也神妙的多,所以情况再坏,也不至于说像是当初幻化盘古那样,差一点破了他千年的道行,把他打回到凡尘去。

    这种内里的虚耗,以真武神力的磅礴,只需要修养上些许时间,也就填补回来了。而相比之下,这尊虚空大佛看样子倒是更为狼狈上那么一些。

    千只异形怪手,在那蚩尤神力所化的大斧之下已然是折损了不少。黑绿色的脓血已然是从中瀑布般的流淌而出,顺流而下,沾染得它身躯一片花花绿绿。不过,猪刚鬣似乎并不在乎这一点,此时此刻,他已然是做了一个非常令人吃惊的动作。那就是他抡动着自己完好的手臂,把那些个残肢断臂混合着被他打碎的蚩尤神力,统统地塞到了自己肚皮上的那张大嘴里。

    大嘴利齿开嚼,好像是没有什么是它不能吃的一样。而随着这一张大嘴的不断吞吃,不仅仅这尊大佛的身躯开始不断膨胀,变大。连带着他之前的那些断肢伤口,也开始一一愈合,重生了出来。

    这些新生的肢体不仅比以前更为健硕、粗大,同时更是一些能够被称之为手的肢体上显现出了巨大而狰狞的武器来。虽然说这些武器大都是骨棒利齿之类的原始武器,但是上面所流转的血红光晕,却是属于兵主的战争神力,这一点也不假。

    莫不成说这个怪佛还能吞吃神力,显化在己身之上?杨戬心里一惊,顿时便是如临大敌般地严阵以待了起来。而猪刚鬣似乎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本来就已经是有些迷糊的心智这个时候立刻就变得更加的狂勃了起来。

    “好好好,好神通!原来我这神通还有这般妙用。来来来,三眼小儿,你还有什么手段,统统都给我使出来吧。看看你猪爷爷,不!你佛爷我,是怎么把你的这些手段统统拨消,然后直接把你打杀掉,填了肚皮的。这也算是佛爷我的慈悲,让你死了个心服口服了!”

    “狂妄,找死!”从来都是心比天高的杨戬哪里能容得了这样的挑衅,所以当下,他就是奋起身上的真武神力,以这号称是诸天第一辟魔,北极第一神煞的神力化作百丈神剑,带着玄黑的光芒,就对着这尊大佛飞射了过去。

    当然,与其说这是某种盛怒之下的失智之举,倒不如说这是某种试探更为合适一些。杨戬虽然心高气傲,但是毕竟不是什么傻子。他还不至于因为这么一番话就失了分寸,随随便便就做出这种资敌的蠢事。之所以这么做,说到底不过是想要看看,这尊虚空佛到底有多少手段而已。他既然能吞吃兵主神力,显化在自己身上,那么对于这种能够辟魔的真武神力,他是否也能起到同样的作用呢?

    答案很快揭晓,虽然和之前一样,猪刚鬣以这尊虚空大佛的法身把真武神力也给吞吃到了肚子里。但是他却并没有做到像是之前那样,把真武神力也给显化了出来。这力量只是让他壮大了己身,变得更加巨大可怖,倒是并没有再给他添上什么神通,让他变得更难对付一点。

    认识到了这一点,杨戬的心里也是暗暗地长出了一口气来。

    要是这尊虚空佛能够吞噬万物,并且变化万千的话,那么他就实在是太可怕了一点。而现在,虽然他这个吞吃万物壮大己身的能力虽然没有变,但是只要他不能把神力属性也给复制过去,变化出来,那么他就还是能够对付的。

    有了这样的认识,杨戬心里也是落定了一块大石。他已经是有了打算,而同时的,他也开始对这样子的猪刚鬣嘲讽了起来。

    “猪刚鬣,你不是吃了我的真武神力吗?为何还不显化出来?是没有这个本事吧。果然,我所料想的不错,这个样子的你恐怕已经不再是什么神仙佛陀了。现在的你只是一个虚空化身妖魔,只是一个混沌演变的邪祟而已。你这天生妖魔被我的辟魔神力克制着,所以才不能有这样的变化。而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你的下场也就应该是注定了。”

    “自古邪不胜正,如此这般的你,注定了是要死在我的剑下。所以,你现在还不引颈受戮,更待何时?”

    “老子吃了你!”

    似乎是假面目被揭穿之下所生出的惊怒,又像是被点明了实情,恍然大悟之下的羞恼。总而言之,这个时候的猪刚鬣立刻就是被这么一番话刺激的不能自己,庞大的身躯立刻就像是拔地而起的万丈山岳一样,以泰山压顶之势,奋起全身魔力,就向着杨戬飞扑了过来。

    而面对他这样的搏命一击,杨戬却是冷笑一声。鼓荡着一身神力,就已经是施展出了最终的变化来。

    手撑天,脚支地,眼为日月,呼喝风雷。却是之前就已经是有过一次施展的盘古化身无疑。而这一次变化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盘古化身手里面却是执了一柄轩然大斧。而这也正符合了盘古开天辟地的典故。

    天地既可开辟分离,混沌都能割出阴阳昏晓,又何况区区一个外道邪魔呢?所以,最后的结果已然是注定了的。恰如杨戬自己所说的那般,自古邪不胜正,从来颠之不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