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美国之大牧场主 第1810章 又是大雪天


    韩宣以为自己已经在蒙大拿州,见识过北美洲最大的降雪,在他五岁那年,一夜降雪的厚度高达一米四,这里是指降雪厚度,有些地势低的山谷,直接被七八米深的积雪掩埋了。

    可第二天还没起床,就听见老爹的大嗓门在走廊里嚷嚷,说自己家一楼被雪给埋了,被吵醒的韩宣躺在床上懵了会儿,这才带着满脑袋疑惑,懒散地走到窗边,掀开窗帘往外看了眼。

    果然,窗外就是积雪,道路已经看不见了,路灯被埋掉一大截,现在就算从窗户跳出去,也不会断胳膊断腿,因为离雪地的高度只有一米多。

    阿拉斯加雪橇犬奥巴玛,踩着雪从不远处跑来,舌头挂在嘴边,用一副近乎痴呆的表情望着韩宣,如果打开二楼的窗户,韩宣能够摸到它,可见积雪究竟有多厚。

    没理睬这条开心疯了的狗,韩宣感觉自己还没睡饱,于是再次躺进被窝里,大概是上床闹出了动静,此刻安雅也醒了,眼睛眨啊眨的半睁半睡,过了会儿才开口说道:“早上好啊,韩。

    圣诞快乐~

    他们在外面说什么,我怎么好像听见你爸在笑。”

    “没事,雪把我家埋了一半。”

    韩宣亲吻她脑门,继续说:“你也是,圣诞快乐,晚上吃平安夜晚餐时候,我会送你一份礼物。”

    听见这句话的安雅更加懵,她想不出房子被埋,韩老爹为什么会高兴,不过大早上的思绪不清晰,懒得考虑太多,脸上带笑回答说:“谢谢,我也帮你准备了礼物。

    她钻进韩宣怀里准备再躺一会儿,这种冬天即使起来太早,也没什么事情干,本就是假期。

    可惜韩宣老妈在外面敲门了,大喊着自己亲手做了早餐,让他们起床洗漱下楼来吃。

    当妈的总是觉得自己做好了食物,孩子就应该趁热吃掉,认为理所当然的同时,却没有想过当孩子的究竟是不是真的想吃。

    韩宣现在就不想吃,应付地回答了声,继续躺在床上,十多分钟后老妈的声音再次出现在门外,看样子是没办法睡懒觉了,他起床去洗手间解决生理问题时候,安雅也跟着起床了。

    终于见到所谓的大雪是什么样子,她站在窗边回过头,身上穿着棕色的小熊连体睡衣,带有尾巴的那一种,语气惊奇问道:“为什么远处的雪不厚,只有你家门口这么多?”

    “可能是因为没有树木遮挡,风把雪花带着来到我家这里,然后堆积下来了吧,平时门口的雪也比其他地方厚点,建造得角度有问题。”

    韩宣说完打了个瞌睡,懒得整理头发,打开房门走出去。

    刚出门,突然想到什么,再次折返进屋,带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打算看看关于十大财团排名的投票结果……

    昨晚韩老爷子负责和麦凯恩主席商谈,对于这件事的处理已经有了结果。

    韩家承诺保守秘密,而他们则负责帮忙解决收购两家快递运输公司的裁员问题,至于其他的小条件,并不算难题。

    现任参议院议长麦凯恩主席,不是没有尝试让韩老爷子交出文件,谈话期间提到许多次,但都被老爷子化解了,麦凯恩主席挺憋屈,他还没傻到用手中的权利威胁,老头不愿意给,麦凯恩什么办法都没有,得到不曝光的保证已经算是幸运。

    特拉沃尔塔先生的子女,麦凯恩答应会送到和美国没有引渡条约的俄罗斯,如果真以为特拉沃尔塔也在俄罗斯那就错了,韩老爷子出面,只要愿意帮忙,总有办法让他们一家人“人间蒸发”。

    已经得到了很大的好处,老头不介意的帮个小忙,昨晚麦凯恩主席离开之后,韩宣跟老爷子商谈过,决定暂时先送到马尔代夫群岛,自己的地盘方便照顾。

    如果不出意外,联邦速递和美国邮政这两家巨无霸企业算是拿下了,裁员倒不能说让麦凯恩主席为难,毕竟这两家国有企业长期亏损,一直没好理由解决,现在总算能够甩掉这个包袱了。

    对此老爷子很得意,昨晚告诉韩宣说自己甚至不清楚那份文件里的内容,就已经能够拿它来为自己谋求利益,他和外公郭穆州性格并不相同,而老爷子生意做得更大,由此可见手段更加适合商场,韩宣不再纠结于那份文件可能带来的麻烦了。

    坐在餐桌旁时候,瞧见碗里的海鲜粥,韩宣深叹了口气,就是这碗粥让他睡懒觉的计划泡汤了,将电脑交给道森秘书,对他说:“圣诞快乐,连上网络后查查我昨天在微博上发布投票,看一下我们排名第几。”

    “好的,圣诞快乐,小老板……”

    今天是1999年的十二月二十四号,这一整个千年都即将结束了,对如今的人们而言,今年的圣诞季意义十足,直到新年到来的这几天都十分珍贵。

    外公正在打电话,处理电影上映的事情,韩宣爷爷也在打电话,安排假期sos集团总部的值班表,奶奶已经到来,带了几件新款衣服让安雅试穿,韩宣还算清闲,韩千山就更不用说了,父子俩低头喝粥。

    家里很少这么热闹,维尼它们都跑到外面去了,还在下着雪,不过这么厚的积雪相当罕见,小巴里则在呼呼大睡,胖丁身上沾了黑色木炭,正躺在木盆里享受奥利维亚的按摩,盆里满是泡沫,它还打了个喷嚏。

    窗子被雪堵住,保镖们正在外面清理,总要留出条道路才行,不然就没法出门了,不知在谈什么,欧文哈哈大笑声传了进来。

    从盘子里拿起个鸭蛋,韩宣举着问老妈说:“咸的吗?腌过了?”

    “是啊,秋天湖边草丛里都是鸭蛋,于是我就在下雪前捡了点,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韩宣老妈回答道,她小时候经常去唐人街,对这些食物不算陌生,洗干净泡在盐水里而已,有天忽然想吃就动手做了些。

    见儿子拨开鸭蛋,韩老爹忍不住想笑,他已经尝过味道了,咸得入不了口,可是却没有提醒韩宣的意思,自己倒霉总要有人陪着一起才可以。

    明目张胆说不好吃,以韩老爹的脾气来看,他真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