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铁十字 正文 第241章 背锅侠杜威(一十三)


    夏威夷“赎金换自由”的事很快落到华盛顿的耳朵里,参联会众人个个愁眉不展,犹豫归犹豫,大多数人反对这么干:这会挫伤士气、严重降低夏威夷的防御水平和能力。

    但杜勒斯显然不这么看,在得知整件事原委时,他正在完成与俄国谈判的收尾工作。在前几轮沟通中,美国和东俄方面初步达成一致,红军将向美国陆军派遣600名有实战经验的军官赴美进行“劳务输出”,不过有一点俄方咬得很死,必须派遣政治委员,必须在代表团内部开展布尔什维克党活动,当然斯大林老爹现在没兴趣向美国人民输出意识形态,这些政治委员承诺不接触美国基层官兵,党的活动只安排在节假日,内部进行,不对美国人开放更多基于管理和协调需要。防止这些党员丧失坚定信仰而被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打倒。

    其他待遇、生活条件一律都好说,只要美方按同等军衔进行薪水支付即可,然后再额外给俄方一笔顾问费以技术或部分紧缺实物交易。

    为显示斯大林同志对两国友好关系的重视,这次派遣的“美国劳工团”很有分量:团长是亲自指挥高加索反击战、击溃土耳其军的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大将,副团长是担任集团军司令员,打过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亚盆地战役并有顽强表现的崔可夫上将,政治部主任(主要负责思想工作)是参加多次战役的勃列日涅夫(少将军衔),其余有参加过莫斯科保卫战的将领,有参加过列宁格勒战役的将领,有打过南线大战役的将领,无一不是表现不错、作风过硬、对党忠诚的中青年将领,少将以上军衔一共17人,少校以上军衔190余人,尉官基本都是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战场表现不错的优秀军官。

    从结构看,熟悉装甲战的军官大约占三分之一,熟悉传统步兵战术的军官大约占二分之一,其余多是炮兵军官,至于辎重兵、骑兵、文艺兵等代表,一个也没派。当然也有内务部军官掺入其中,不过除了团长、副团长和政治部主任3人知道外,其余人是不清楚的。

    对这份名单和其后履历,无论麦克阿瑟还是克拉克都非常欣赏和喜欢,特别是在朱可夫、华西列夫斯基等不能轻动的情况下,指挥最后一次中亚与高加索反击的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大将作为美国人心目中的红军第三名将很有分量。

    实际在确定人员名单时,红军和俄共内部也有争议,有人表示敷衍一下美国人就行了,没必要很认真,提出派遣科涅夫或巴格拉米扬带队(这两人打了败仗被批得很惨,全靠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从中斡旋),斯大林经慎重思考后做出了不一样的决策,认为现阶段“联美”至关重要,在两国共同面临国家、民族存亡危机的时刻,意识形态冲突会减弱,合作对敌会上升,坚持选派“精兵强将”,希望他们利用美国的资源、美国的装备来试验新战术、完善新军队建设理念。

    有斯大林同志发话,

    选拔风格马上一变,能入选的基本就是将来板上钉钉要提拔的人员:切尔尼亚霍夫斯基是斯大林心目中朱可夫的接班人,作风顽强的崔可夫将来可充当方面军司令员,立场坚定、作风过硬同时又有实战经验的勃列日涅夫同志将来可出任方面军政委或地方重要党职

    既然俄方确有诚意再加上政治委员人数不多(每25人搭配1人),同时表示绝不对外宣传布尔什维克理念,最后参联会接受了这份名单,希望能从2月起逐步接纳俄国代表团秘密入驻。

    这次谈判成功树立了杜勒斯的威望,也为第二把火奠定了条件。

    第二把火是关于“赎买”夏威夷平民的,他态度很坚决:伤员要救、平民也要救这都是可以做但不能说的内容,在会议上他杀气腾腾对胡佛表示:“这是为挽救民众生命而不得不对日军的妥协与让步,是两害相较取其轻的行为,不值得仿效更不值得大张旗鼓,所以fbi必须严格遵循保密法、新闻管制法的要求,任何敢于越雷池一步的新闻媒体,一律关闭;敢于不顾禁令的记者和编辑,先抓后审、驱逐出新闻界,对屡教不改者,予以秘密监控、软禁甚至逮捕,有什么责任,将来政府来承担!这种关键时刻,全美人民的思想一定不能乱、军队的指挥体系一定不能受到干扰!我管不了‘欧洲之声’,连国内媒体也管不了么?”

    这种强硬态度甚至连杜威都表示震惊,不过既然杜勒斯表示他将来愿意承担责任,他在会议上就算默认了,胡佛立即答应执行。

    为救援夏威夷平民,杜勒斯提出几点意见:

    第一,由潜艇输送一批美元现钞去夏威夷,挽救濒临崩溃的经济秩序和生活秩序,特意心细如发地提到“要旧钞,不要新钞”,以免引起日方怀疑;

    第二,由财政部对夏威夷银行业进行紧急援助输血、防止局部挤兑;

    第三,既然日军同意用民用物资换取平民自由,那就在西海岸搜罗一批物资,由红十字会和其他志愿者团体出面去换人(不能以官方身份),这些物资主要是收购过剩滞销的产品,如款式过时的衬衣、外套、皮鞋、床上用品,或是有高附加值但不会增强日本军事实力的产品,如手表、收音机、留声机、中高级轿车等,或是奢侈品,什么丝袜、香水、高级化妆品、丝绸内衣等,由政府出面拉动内需;

    第四,交易时间尽可能延长,先伤病员,再妇女儿童,再老年人,尽可能争取时间推迟日军进攻,为其他战场形势好转和对德和谈争取时间。

    4000美元在当时可不是小数,1盎司黄金售价也就是40美元左右(1盎司黄金1克,本来只要35美元,后因美国通货膨胀而涨价),日本确定的标准就是100盎司黄金/人。

    夏威夷一共有10多万平民,按这个价格至少需4亿美元物资实际还远远不止,因为日本对普通民用物资价格压得很低,但杜勒斯认为完全值得,他甚至表示:“先生们,如果现在日本人愿意收10亿、20亿美元甚至50亿美元而放弃对夏威夷的占领,我宁可付这个钱钱没了可以再赚,岛丢了,生命没了,将来怎么弥补?”

    这番话如果让堀悌吉听见,一定会很高兴地和杜勒斯握手,然后拿着100200亿美元赎金扬长而去,可惜这笔交易注定做不成两边都反对这种提议。

    最终参联会只通过了前面4条,对赎金换日本退兵这一条认为“时机不成熟,暂缓考虑”。

    虽是暂缓考虑,但军方普遍对杜勒斯抱有好感,个别人员甚至私下认为出身政治世家、拥有良好政府资源、熟悉德国情况、作风强硬的杜勒斯比杜威更适合当总统无论年纪还是手腕!

    1月23日,部署完有关工作后,杜勒斯启程准备飞葡萄牙:根据美德两方协定,杜勒斯的飞机单独前往欧洲大陆,进入亚速尔800公里防空圈后发出联络信号,德国会派多架战斗机予以全程护航直至飞机在里斯本安全降落。

    去里斯本前的形势非常严峻:日军继美属萨摩亚后,又打下澳新外围的瓦努阿岛和斐济,同时兵不血刃轻取汤加群岛,兵锋直指新喀里多尼亚一线;澳新和所罗门群岛直接暴露在日军威胁之下;德军完整占领英属圭亚那,同时又发现德军主力舰队开始向加勒比海方向扑来。

    围绕德军是不是会占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大西洋舰队要不要出兵予以交战,参联会又掀起波澜,不过杜勒斯这次讨论顾不上了,他得先去和里宾特洛甫谈谈,听听德国究竟是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