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从零开始的剑豪物语 正文 第三十章战争的序曲


    魔术,是一门很有意思的手段。

    用手段这样的词称呼魔术,也许会让听到的魔术师心生反感。但对于间桐雁夜来说,它就是一门手段。一门将逝去的幸福夺回来的手段。

    葵也好,小樱也是……那些对于自己重要的、所珍视的人,被老头子(指间桐脏砚)和远坂时臣夺走了,可是夺走她们的人,却将自己的珍宝视之为可有可无的玩物把弄。

    这些该死的家伙,即使千刀万剐也不足以消去自己的心头之恨。但比起这些,将葵和小樱从他们身边夺回,才是自己更应该做的。

    但年幼时对于魔术的本能排斥,让他本就不足以称道的资质在时光的作用下,渐渐沦为平庸。认识到自己的弱小,而跟间桐脏砚达成一致的雁夜,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

    既然行走在人间,无法守护住自己心爱的人,那就堕落在深渊中吧!

    被刻印虫从上到下吞噬的一刻,雁夜的目光越过露出恶心笑容的家主,停留在地下室上方昏暗的天花板上。他,隐约看见了葵的脸,以及那时候围绕在她身边的年少的自己。

    英灵被召唤出来的一刻,名为间桐雁夜的男子,就明白了自己已经时日无多。卑鄙到令人畏惧的间桐脏砚似乎用某种手段遥控着刻印虫,让它们疯狂的贪婪的吞噬着体内的一切,将之转换为魔力,已供应英灵再此世的存在。

    而作为这一切的代价,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就像是被人从中开了一个洞,流向黑暗无底的深渊。

    时间不多了,没有机会再让自己这样等下去了。意识到这一点的雁夜,只希望能抓住唯一的机会,靠英灵的力量带着葵和樱去往一个没有人能找到地方,好好守护那份心中的幸福。

    那怕只有一天,那怕在半路上的自己就已毙命,但那一刻的自己一定是幸福的。

    做出这样觉悟的间桐雁夜,自然不甘于浪费已经所剩无几的时间。关于樱的下落,早在几天前,就凭借刻印虫的力量找到,只是随时都被两位英灵守护的民宅,实在是没有稍好一点的下手机会。

    好在选择耐心等待的他,终于靠着这次意外的风波,等到了两位英灵分开行动的时刻。一路尾随在岚和斯卡哈的身后,靠着刻印虫的指引他追踪到了这里。

    然后,忍耐到了刚刚的一刻。

    抓住敌人的过分自信,再对方失神的一瞬间,发动本方最强力的攻击,将有可能发生的意外全部扼杀在摇篮中。这样的突然袭击,加上兰斯洛特(雁夜的英灵)的力量,那个女英灵是绝对没有可能挡下的。

    像是感应到主人胸中汹涌的情绪,狂飙突进的兰斯洛特在短短不到三十米的距离内,一次又一次的提升着速度,其笔直冲向岚的身影,实在是让人观之,就会心生一种无可匹敌的感慨。

    宛如草原上捕猎的雄狮,又像是飞空倾斜的洪流,像是一阵风掠过斯卡哈身旁的兰斯洛特,笔直的撞在岚的身上。而后者似乎才意识到情况的发生,握住剑鞘的右手刚刚拿起,身体便如溅起的水珠般,伴随着轰鸣的巨响,直接撞破附近的一块集装箱。

    “你,又是那里冒出来的家伙!”双手微微握住缰绳,伊斯坎达尔游移的目光有些不太确定锁定在兰斯洛特的身上,而对方依旧保持着击拳的姿势。

    但他的目光,最终还是停在那名像是在走神的女人身上。那怕只是跟斯卡哈短暂的交手,他无疑是十分认同对方的实力,就横向的对比来说,这个女人并不比那个站在灯泡上的发光物体来的容易对付。

    但就是如此,他才对斯卡哈目睹岚被撞飞的时刻感到怀疑,他可不认为对方是那种对于突然袭击就束手无策的无能女人。

    “你………”

    而惊讶与对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ster被击飞的骑士王,十分诚恳的将疑惑写在脸上。保持着双手握剑姿势的阿尔托莉雅,实在难以理解斯卡哈脸上的淡定。归根到底,那可是来自英灵的正面一击啊,为什么对方能如此淡定的站在远处?

    都说女人有种出自本能的天赋,不论瞧向自己的目光来自那里,她都能微妙的感觉到,漂亮的女人尤其如此。所以对于阿尔托莉雅的目光,斯卡哈叶只是无所谓的耸耸肩,已做解答。

    像是在位无聊的闹剧画上该有的句号,伸手遮住嘴巴的斯卡哈,一边打着慵懒的哈气,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喂,傻大个……”

    斯卡哈的目光直视着已经看向阿尔托莉雅的兰斯洛特身上,逐渐转冷的面容上透露着不加隐藏的蔑视,“你,真的确定击中他了吗?”

    用着嘲弄的语气说完的语句,在最后象征疑惑的尾音结束的一刻,从远处坍塌的集装箱中,突然传来一阵货物炸开的声响。

    从弥散的烟雾中缓步走出的身影,岚做着活动手腕的姿势。但此时的他,看上去可完全不像是脸上那边的平淡无恙,从额头间滴落的鲜血,似乎还在政明着他的凡人之躯。

    用右手的食指沾上一点血迹,轻轻的放在唇边,岚情不自禁的舔了一口。

    “好像……有些兴奋了呢。”

    怎么可能?普通的人类怎么能承受的住英灵的攻击?

    类似于这样的念头相继出现在伊斯坎达尔和阿尔托莉雅的心中,但也许他们已经忘记了,曾几何时的他们,亦不过只是一名区区的凡人而已,只是……

    生来为英雄者,注定称王!

    “杀了他!兰斯洛特。”

    虽然不明白自己的英灵为何会对那个骑士女充满敌意,但雁夜还是利用着自己ster的身份冲对方下着命令,虽然不明白为何斯卡哈选择袖手旁观,但这不是最完美的局面吗?

    十分不情愿的扭过自己的视线,兰斯洛特朝着岚发出野兽般的嘶吼,漆黑的身躯在黑夜中犹带着几分越加高涨的煞气,然后,再次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平复心情的岚终于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双手重新汇聚在刀柄上。他很清楚因为身体的缩小,所带来的力量的消退。这个年纪的身体,完全无法承载那份庞大的力量,所以说它们是消失了也好,是被某种力量暂时封印了也无所谓。

    那些已经不在身体里的东西,就忘记掉好了。从来就没有依靠过任何事物的自己,更相信自己那颗百折不挠的心,以及那份被冠上‘剑圣’之名的挥剑手段。

    迎着兰斯洛特奔跑过来的身姿,在短暂的深呼吸过后,岚猛地长大嘴巴喊道:“开门!”

    “休门,开!”

    “生门,开!!!!”

    一股难以描述的气势,像是翻起的风浪,将四周本该平复下来的尘沙,再度吹散到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