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之玩物人生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结局——完


    第二天早晨。 />

    脑后勺上软软呼呼的。好像是躺在了谁的肚子或者屁股上,睁开眼睛的第一眼,我就看见了正对着我的挂表已经指向了十点四十的位置。屋里乱糟糟的一片,稍一瞥眼,瞅见床头柜上的餐巾纸盒早不见了踪影,在地上静静躺着,家里座机电话也被碰到了小桌边缘,话筒吊着线悬在半空,摇摇晃晃着,枕巾、床单也好不到哪里,皱皱巴巴地蜷到不知哪去了,这叫一个乱呀。

    几人好像都醒了,耳边传来悦耳的说话声。

    我下意识地闭紧双眼,紧巴巴地偷听着她们聊天。

    “月娥,嫂子,你们今天上班吗?”这是晏婉如的声儿。

    邹月娥:“昨天折腾得太疯,累了,上午休息休息,下午再说去不去。”

    袁雅珍:“我也下午,店里有人盯着。”

    晏婉如:“哦,那我干脆不开手机了。反正也晚了,不然柳老师打电话让我跟他一起去潘家园看东西,我也不好意思不去,唉,昨天约好了早上的,看来只能下午再说了,呼,咝……”她吸了吸气,“腰疼,动动都费劲。”

    斐小红:“嘿嘿,你昨天折腾得太厉害了。”

    只听晏婉如轻啐了一口:“呸,你才折腾得太厉害了呢,昨儿个谁都没你疯。”

    邹月娥:“哟,妍妍和蔓莎也醒了?是不是我们说话声儿太大了?”

    蒋妍:“咳咳咳咳,没,没。”

    斐小红:“她俩早醒了,我刚还看眼皮动了,一直装睡呢。”

    席蔓莎:“我……我可没!”

    斐小红脸皮厚度丝毫不比邹月娥差多少,“嘿嘿,妍妍,蔓莎,昨儿个感觉咋样?”

    蒋妍大叫一声我kao,结结巴巴着啥也没说出来。

    “呵呵……”邹月娥笑道:“别说了这个,她俩脸皮薄。”

    斐小红:“妍妍脸皮还薄?不能,昨天她那几个姿势可……”

    “啊啊啊!”蒋妍大叫了三声:“不许说!不许说!昨天我喝多了!什么也不知道!”

    听着她们几个说说笑笑,我心头不觉暖了暖,舒服得不得了。本来在上个星期跟袁雅珍讨论过以后。我还准备在昨儿或今儿跟邹姨几个商量商量办个非洲户口三妻四妾地把她们都娶了呢,可看现在这个样子,嗯,就像袁姐说的那般,现在挺好,大家乐乐呵呵地也不用有什么负担,若是真的都结婚领证,什么事也都来了,各方父母那关就是一道大大的坎儿,肯定过不去的。

    嗨,还折腾什么呀,干脆就这样挺好。

    对,就这么着吧,以后的麻烦以后再说。

    我心中一定,眯眼看了她们一下,不知是昨晚就这么睡的还是早上她们换了位置,此时的床上,大家横七竖八地躺着,完全没有规律。我一眨眼睛,就试探地伸出俩手摸向了离我最近的邹月娥和席蔓莎的丰臀,脚丫子也踩在了对面晏婉如软乎乎的胸口上。另只脚则跨过邹姨,用脚趾头夹了夹袁雅珍的头发。

    “小禽兽!”晏婉如脸一热,凶巴巴地瞪瞪我,打开我踩在她胸上的脚,“一醒了就没个正形,昨天还没祸害够姐啊?”说罢,她侧头看看袁雅珍的脑袋,好气地掐了我夹住袁姐头发的大脚一把,“别胡闹,臭不臭啊,赶紧拿开,哪有你这样欺负我嫂子的,我看你就是欠揍了!”

    袁雅珍抬眼瞧瞧脑袋上的脚,表情淡淡道:“没事儿。”

    晏婉如一瘪嘴,“嫂子,你太惯他了。”

    邹月娥笑孜孜的一眯眼,“你俩谁也别说谁了,婉如,你可不比袁姐少惯他,呵呵。”

    饶是昨天那么疯过一次,我现在也有些脸红,咳嗽着收回手臂抱住邹姨的腰,没话找话道:“那啥,今天天气不错哈,呃,这个,早上吃点什么?不对,醒了该中午了,咱几个直接吃午饭吧。吃啥?”

    席蔓莎脸色通红地用被子蒙住脑袋,羞得不敢说话。

    蒋妍也跟她差不多,唯唯诺诺道:“吃什……吃什么都……都行。”

    邹月娥拍拍我的屁股,“你先把电话弄好了,昨晚上就给话筒折腾掉了,啥电话也打不进来,咱们手机又都关了,万一若若那边有点事都不知道。”

    我一动都懒得动,“若若有我妈看着呢,能有什么事?”

    “可不能这么想。”晏婉如道:“小孩子事儿最多,像我女儿当初,三天两头的感冒发烧,再厉害点就是扁桃腺发炎和肺炎,麻烦着呢。”

    我哦了一声,只好光着屁股出了被窝,把电话话筒放回去,又重新钻进邹姨和席蔓莎夹缝的被子里,胳膊大腿四周满满当当地全贴着她们几人的肉,那个小滋味啊,简直没的说了。

    如果能这么一辈子该多好。

    我正回味着呢,邹月娥看我一眼:“还睡?该起了吧?”

    我恋恋不舍地咳嗽一声:“那什么,再躺会儿,咳咳。躺会儿。”

    斐小红扭着大屁股一翻身,嘿笑道:“他不是想睡,是想再那啥一次吧?”

    我立刻一瞪眼,恨不得一脚踹死她。

    “不行,绝对不行!”晏婉如咬牙切齿道。

    “月娥……”我眨巴眨巴眼睛,伸手搂住邹姨,“那啥,按理说,今天才是我的生日吧?”

    邹月娥侧眼瞥瞥我:“别问我,问她们去。”

    “晏姐,袁姐。”我讪笑的目光看向她俩。

    晏婉如恶狠狠道:“做梦吧你!昨天都让你祸害得够呛了!今天不行了!”

    袁雅珍还是老样子。“我无所谓。”

    我这个感动啊,心说还是袁姐对我好,一定神后,我也不征求她们意见了,一转身,先把邹月娥按住,从被窝里面将她拽到了我腿上。

    邹月娥脸一沉:“一边去!我累了!”

    我才不听她那个呢,一抓她的小腰,七嗤咔嚓地就跟她那啥了。不过由于昨天玩得太凶,我也没什么体力了,祸害了黑着脸的邹月娥一会儿,我便转头向了袁雅珍,骑在她身上折腾起来,然后是斐小红,蒋妍,席蔓莎……弄到最后,晏婉如实在抵不过我,也半推半就地做了。

    又一次大乱那啥,又一次七飞。

    事后,我脑袋美滋滋地往邹月娥肚皮上一kao,左手搂着晏婉如的后背和席蔓莎的脖子,右手抱着蒋妍的腰,左脚勾着斐小红的肩膀和脖子,右脚绕着袁雅珍的小腰,捏捏这个,踩踩那个,摸摸这个,亲亲那个,场面要多那啥有多那啥。

    晏婉如没好气道:“小流氓!你还上瘾了啊?”

    我汗了一下,“我可先说好,这是你们昨天商量好的,我也征求过意见了啊。”

    晏婉如:“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

    “算了……”邹月娥把手cha进我头发里给我捏捏头皮:“今天也算小靖生日,再容他放肆一回吧,反正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儿了。”邹姨最近心情看来不错,她拍了我脑袋瓜子一把,“你。还有什么要求赶紧提,等今天一过,你就给我等着瞧吧,看我怎么使唤你的,呵呵。”

    我叫了声我kao:“不是说了不许秋后算账的吗?”

    邹月娥不理我,用指甲盖拢了拢我的头发。

    “行,那我今儿个得先好好使唤使唤你们,哼哼。”我懒洋洋地把脑后勺往她胸口上挪了挪,“来,给我捏捏头,别用太大劲儿啊,就像我平时给你捏的那样就ok了,注意点你的指甲盖。”一看其他人,我继续发号施令道:“晏姐,妍妍,给我揉揉手,有点酸,稍稍使一点劲儿就最好了,嗯,袁姐,蔓莎,帮我捏捏腿,力度适中,从上往下啊,还有红姐,你给我捏脚。”

    斐小红顿时不干了,“凭什么老娘是脚丫子?”

    晏婉如打了我胸口一巴掌,“欠揍!早晚被你给气死!”

    袁雅珍慢悠悠地从床上坐起来,又朝着我趴下去,伸手在我腿上揉捏着,很是卖力气。

    我咳咳一声:“谢谢袁姐,那什么,待会儿,待会儿我也给你们捏。”

    “用不着!哼!”晏婉如臊不搭眼地瞅瞅我,也不情不愿地开始给我按摩,“你是过生日了,姐招谁惹谁了?”

    邹月娥呵呵笑道:“让他再得瑟一天,等今天过了,大家一起收拾他!”

    斐小红恨声道:“对,拾掇他!”

    我拿脚趾甲盖挠了她大腿一下。

    斐小红撇撇嘴,一手捏着鼻子跟躲臭大姐似的抓起我的左脚,单手在我脚心按着。

    蒋妍和席蔓莎一看,犹豫了片刻,也红着脸依次凑过来,捏的捏,揉的揉。

    我这叫一个舒服啊,身体上的享受是一回事儿,更多的则是心理上的享受,能让六个这么漂亮的大美人儿服侍,这得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回古代做个皇上恐怕也不过如此吧?不对,这种小日子,给个皇上也不换啊!

    昨天许愿的时候还在想,自己事业有成,家庭和睦,父母子女健健康康,要什么有什么,唯独大被同眠的遗憾没有实现,现在,连这个几乎不可能的遗憾也弥补上了,我只觉自己这辈子活得太值、太幸福了!

    “红姐,干啥呢你,一点力气也没有啊?”我挑三拣四地哼哼唧唧道:“月娥,你手劲儿大了啊,小点儿,蔓莎,你别光揉一处呀,换换地方,瞧我袁姐揉得多好,哼,晏姐,你别瞪眼,你手艺也不咋样……”我已然沉浸在了这片温柔乡里。

    不多时,斐小红最先一个撩了挑子,“老娘不干了!谁爱揉谁揉!”

    晏婉如也松了手:“小东西!给你按摩你还这个不是那个不对的!你耳朵给我伸过来!我不教训教训你的!得寸进尺!”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蒋妍和席蔓莎也不揉了。

    我见激起了众怒,赶忙赔笑着坐起来,“开玩笑,开玩笑嘛,急什么呀,那个啥,我给你们揉,换人换人。”

    大家说笑打闹了一会儿,都起床穿衣服,几人那一大片肉海看得我眼晕极了。

    铃铃铃,铃铃铃,家里座机电话唧唧喳喳地叫了起来。

    我接起来一听,“喂,哪位?”

    “你个小兔崽子!你还知道接电话啊?”声音是我老妈的。

    我忙讪笑道:“昨天电话没挂好,怎么了?”我总觉得我妈的语气有点不对。

    “你还会笑呐?小王八蛋!你给老娘惹了大祸了!”电话那头,只听老妈怒不可遏地吼道:“你现在马上买一份晨报看看!不行!你不能出门了!你给我上网!对!上网看今天的新闻!现在就给我看!”

    碰……嘟嘟嘟……嘟嘟嘟……电话被老妈挂断了。

    “怎么了这是?”我这个纳闷呀,急忙打开卧室里的笔记本电脑。

    这时,邹月娥和晏婉如她们也洗漱完毕了,全都开了手机。结果这一下可好,滴滴滴,嗒嗒嗒,铃铃铃,全是短信的声,所有人的手机都叫唤了起来。

    “咦?”晏婉如迷茫地眨着眼睛道:“怎么这么多短信?八十几条?”

    袁雅珍皱皱眉:“我也有七条。”

    电脑也开了,我预感到了不妙,迅速联网打开新闻查了查,蓦地,一行醒目的大字标题差点把我魂儿都给吓没了,我大叫一声“完蛋了”,旋即傻呆呆地点开了那个网页。

    一听我这话,邹姨袁姐她们全都走了过来,“出啥事儿了?”

    铃铃铃,不知是谁的手机响了,但晏婉如几人哪还顾得上接电话啊,一看那个标题,全都傻眼了。

    标题是:晏老师和五个大美人共侍一夫!?

    新闻页上没有太多文字说明,有的只是几幅高清晰的照片。

    其中最醒目的一张是我、晏婉如、邹月娥、袁雅珍、席蔓莎、蒋妍、斐小红一起接吻的镜头,照片那叫一个清楚啊,连众人脸上的表情都看得很真切。在下面是我们吃烤肉时不经意间的搂搂抱抱和其他身体上的基础,有我和晏婉如偷偷拉手的,有我趁大家不注意悄悄摸席蔓莎屁股的,等等等等!

    邹月娥脸一下就白了:“是那姓雷的文字编辑!这个角度!肯定是他跟别墅二楼照的!”

    晏婉如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完蛋了!完蛋了!”

    席蔓莎都快哭了,“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

    铃铃铃,铃铃铃,刚刚那个手机还在响。好像是邹月娥的电话,她快步走过去接起来,“喂……妈?怎么了?”应该是在河北的邹奶奶打来的,“……那个新闻啊……哦,不是,瞎写的……哎呀……真是瞎写的,没有这回事儿……我跟小靖……不是,哎呦,你听我说行不行……妈……”

    一阵音乐声,又一个手机响了。

    斐小红一边擦着汗一边按下接听键,“……娘,啊……我昨天手机没电了……什么别墅啊,我不知道呀……新闻不能信,都他妈是没影儿的事儿……真的……那不是顾靖,你看错了……对……合成的照片……真没有……”

    我的手机此时也亮了起来,一看,是孙小磊的电话,“喂,磊子。”

    孙小磊嚷嚷道:“我了个晕,镜子你丫可真行啊,连妍妍和她小姨都搞到手了?晏老师也是?另外还有俩人?我去!服了!哥们儿这回真服了!”

    我道:“服个屁呀,我这儿有事,待会儿再说!”刚挂了这个电话,手机又响了,是我姥姥家的电话。我倒吸着冷气拍了拍脑门,直接挂断也不接了。

    顾靖啊顾靖,我让你得瑟啊!

    kao!

    这回傻逼了吧!?

    我回头可怜巴巴地看了眼邹月娥和晏婉如几人,刚要开口说点什么话,门铃叮咚叮咚地响起在屋里。

    我们几个还没顾上下楼开门,二楼的窗户上就杀进来了几声叫喊,是从别墅外面蹦进来的!

    “晏婉如!顾靖!你们俩给我出来!”这是晏婉如的母亲鲍奶奶暴怒的嗓音,老人家对我一向很和蔼,我从没听过她这个语气。

    “妈妈!你在不在呀?家里都乱套了!你快出来!”这是莲莲的声儿:“我可不要靖哥哥当我爸爸!”

    晏婉如脚下一晃,险些晕倒在地:“完了!我妈和莲莲也知道了!”

    蒋妍惊得跟什么似的,“我kao,我爸不会也看新闻了吧?”

    说曹操曹操就到,蒋叔叔的声调居然也在门外跳了出来,“妍妍!你出来给我说清楚!你和你小姨跟顾靖到底怎么回事?啊?”

    “席蔓莎!你给我滚出来!”这个声音我也比较熟悉,是席蔓莎的母亲,蒋妍的姥姥!

    “你们小点声儿,越这么喊他们越不开!”袁雅珍的母亲竟然也到了外面,她扯着嗓子道:“雅珍,你把门开开,咱们好好谈一谈!”

    鲍奶奶:“晏婉如!我让你出来你听见没有?”

    席蔓莎的母亲:“我知道你们在家!开门!快给我开门!”

    砰砰砰,咚咚咚,大门被人又踢又踹!

    铃铃铃,邹月娥和晏婉如的手机第三次响了。

    乱了!

    全乱套了!

    我对着天花板大叫了一嗓子,只感觉我平静幸福的生活从此画上了一个句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