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圣诞外篇――令人不安的平安夜


    夜灯初起中一阵彻骨的寒风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我赶紧将衣领子树了起来,什么鬼天气,简直比北方还冷。

    看看旁边的小欣,红色的短大衣,淡蓝色的牛仔裤,一双白色的深筒靴子直包到膝盖,美妙的身段像是寒风中绽放的玫瑰,娇艳欲滴。红扑扑的脸上或许是因为兴奋竟有些火烧的感觉,长长的睫毛时扬时斜,满是笑意。青春的嘴角轻轻撇起,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开心事,让小欣能有这样的好心情。虽然是在凛冽的风中,咀嚼着冬的严寒,青春的小欣却让我闻到了春的气息。

    “ianbsp;abigbiggirl,inthebigbigworld……”似乎是从街那边传来的声音,由远及近,渐渐真切起来,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声,一种温馨的感觉。

    小欣低下眼笑着,轻轻哼着。似乎是早已约好的,不知什么时候满大街都飘着这种歌声。小欣满脸的沉醉,带着几分羞涩,步伐竟也随着音乐节奏时紧时缓,身体也轻轻晃动起来,全然忘了是和我一起拉着行李箱。

    我轻轻笑着,寒风中传来的音乐似乎有些温暖了我,小欣那种莫名的开心感觉也感染了我。

    望着满街上走着的那些牵着手的红男绿女,每个人头顶上似乎都多了顶红色的帽子,我有些迟钝的思维忽然醒悟过来:今天是12月24号。

    本来我是从来不过洋人的这些节日的,但如果你有了个外语系的女朋友,你有可能不过平安夜么?没认识曾柔之前,每到圣诞夜,我都会满怀疑惑,中国人为什么过洋人的节日比过自己的节日还来劲?

    后来认识了曾柔,和她一起过平安夜,对我来说,我的平安夜也只是因为柔柔而精彩,而她的平安夜呢?我似乎从来没有搞清楚过。怀念的感觉涌上心头,这个平安夜,是谁在给着她精彩呢?

    在人声鼎沸的肯德鸡里好不容易找了个座位,我却还没有从沉思中缓过神来。小欣紧紧盯着我,极力想从我身上找出点什么来,但我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让她轻易得到她感兴趣的消息。小丫头,你还嫩着呢,我心中嘿嘿笑道。

    “言哥,喂,喂,醒醒??”五根秀美的手指在我眼前摇晃着,唧唧喳喳的小丫头打断了我的思路,噘着嘴道:“你想什么呢,笑的这么淫荡?”

    “噗??”我一口刚刚喝到嘴里的咖啡喷了出来,喘了几口气,赶紧四周看了一下,肯德鸡里面人声沸腾,好在注意我的人不多,否则要重塑我的大好形象那就难如登天了。

    小欣看我窘迫的样子,咯咯笑了起来,嘴里却又冒出一句:“果然够淫荡。”

    我简直要当场气绝,用拳头锤了下桌子,摇头叹道:“果然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几天不见,许念欣小姐竟然学会了如此通俗易懂的常用词汇??顺便问一下小欣小姐,你知道什么叫淫荡吗?”

    “切??”,小欣从鼻子里嗤出一声:“本来还不太明白的,但现在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了。”

    我嘿嘿笑道:“既然你说我淫荡,我也就认了。”

    小欣气嘟嘟的问道:“那你刚才想到什么了,笑的那么淫荡?是不是??”她偷看了我一眼,接着道:“是不是王影扉?”

    听她又提起王影扉,我心里有种难以言状的感觉,嘴上却嘻笑了一声,说道:“小欣,你是第一个说我淫荡的人,难道真的是见了你我就变的这么淫荡了。”

    “你去死??”小欣捡起一根薯条向我扔了过来,脸上却是一片羞红,在柔和的灯光下,少女美丽的脸庞闪耀着诱人的光泽,像是一只娇艳欲滴的红苹果,等待人去采摘。

    这小丫头简直是迷死人不偿命,我心中暗叫道。饶是我久经战阵,此时面对这迷人的少女春色,仍是看的一阵失神。

    小欣抬起头,见我仍是呆呆看着她,脸色更红,头又低了下去,却半天没有说话。

    深深吸了口气,平抑一下有些激荡的心情,我望着她正色道:“小欣??”

    小欣脸虽仍是羞红,却盯着我小声道:“什么事?”

    我盯着她的眼睛说道:“其实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

    小欣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脸又红了大片,忙低头去吸着杯子里的可乐,轻声道:“你说吧。”

    我严肃的说:“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

    小欣脸色更红了,神态也似乎扭捏起来,柔声道:“嗯,你说吧。”话完却低下头吸了一大口可乐,似乎是要掩饰自己的心情。

    “其实你说我淫荡是不对的,”我很正经的说道,小欣抬起头,美丽的大眼睛盯着我。

    我望着她微微一笑道:“准确的说,我是淫――而――不荡。”

    “噗??”这次是轮到小欣了,她嘴里的可乐一下子全喷在我的脸上。

    看着小欣强忍着笑的样子,我眨巴了几下眼,睫毛上的几滴水珠落了下来。我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现在明白什么叫玉树临风赛潘安,一树梨花压海棠了吧。”

    小欣终于忍不住了,娇俏的胸脯一起一伏,趴在桌上颤抖着笑了起来,竟是越笑越大声,越笑越止不住了。

    看着旁边桌上的那几个小妞花枝乱颤的大笑,我就知道辛辛苦苦在人前保留的完美形象,终于被这小丫头破坏殆尽了。唉,劫数啊,我心里苦叹道。

    正要找纸擦去脸上的水渍,一条芳香的丝巾递了过来,我望了小欣一眼道:“谢谢。”正要去接,却听小欣说道:“别动。”

    她竟倾过了身子,软软的丝巾覆住了我的额头,轻轻替我擦拭起来。她的脸孔离我如此之近,以至于我能感到她口里喷出的热气轻轻落在我脸上,温暖而又芳香。我能感觉到她脸的灼热,那丝热气甚至带动了我,让我皮厚的脸也有些发烫起来。

    每个女孩都是温柔的,小欣的温柔尤为其甚,让我怀疑是否来自秦淮河畔的女孩子都是如此温婉可人。

    上次享受这种温馨的感觉,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站在我面前的女孩是曾柔。曾柔爱发小姐脾气,但是少有的露出温柔的时候,却让我沉醉其中。当年我曾想过,只要能永远与曾柔这样相偎相依,我宁愿什么都不要。事情的结果证明了我当年是多么的年幼无知,那种可笑的想法,就像是阳光下那迷人的肥皂泡,不需要捅都会破的。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耻,我在享受着小欣带给我的温馨感觉的时候,却想起了曾柔。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专情么,别他妈逗了,套用周海陵的一句原话,你丫用过的套子都能把一头牛压趴下了,还专情,我看叫专干还差不多。

    我突然觉得我真的够烂,是烂到骨子里的那种,如果以周海陵所言的“男人以烂为美“的标准算起来,我真的是美的冒泡了。

    我慢慢害怕起这种温馨来,因为这种感觉会让我深深的沉醉其中,这分明就是另外一个美丽的肥皂泡。

    我猛地把丝巾夺了过来,也不去看小欣,胡乱擦了把脸,然后把丝巾凑在鼻前深深闻了一下,嘴上啧啧叹道:“一个字??真香!”

    小欣轻轻砸了一下我的肩膀:“这是两个字。”我嘿嘿笑了声,怪叫道:“那就两个字了??小欣真香!”小欣白了我一眼。

    我又问道:“小欣,你以后还会喝可乐吗?”

    小欣奇怪的瞪了我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不怀好意的笑道:“我想看看以后还有没有香汤淋浴的机会啊。”

    小欣咯咯笑着说:“那好啊,我以后每天喷你几口好了,不过可惜了我这么美的丝巾了。”

    我接着道:“那我以后不用再进澡堂子了,真是美啊!这丝巾有什么美的?”

    小欣又白了我一眼:“你思维怎么这么跳跃啊。这不是一般的丝巾,这可是云锦。”

    “你竟然舍得拿云锦给我擦脸。”我啧啧叹道,接过云锦仔细看了看,上面绣着一个宫装女子正端坐抚琴,姿势优美,神态逼真,让人很是喜爱。

    见我仔细端详这副云锦,小欣嘻嘻笑道:“这云锦被你弄脏了,只有送给你了,你可是要洗干净,好好收存起来。”

    我笑着说:“那是自然,我可是个识货的人。”把云锦随手塞到西裤兜里,却又若来小欣一阵白眼。

    她愣是从我衣兜里搜出云锦,仔细折叠了几道,折得小巧整齐才递到我面前,气乎乎的说:“快收好,可不许弄丢了,丢了我要你小命。”

    “我难道就只值这一幅云锦的价钱?”我禁不住哀叹道。

    “不是,你根本就不值一幅云锦的价钱,嘻嘻。”小欣边说边笑了起来。

    “话虽是如此说,我还是要强调一件事情”,我恢复了正色,认真的说。

    小欣奇怪的道:“强调什么?”

    “我是真的淫-而-不荡!”我严肃认真的说。小欣一愣,接着弯腰捧腹,又是大笑了起来。

    见吃饱喝足,情况也差不多了,我对小欣说:“怎么样,吃饱喝足了,可以放我走了么?”

    小欣说:“今天是平安夜耶,陪本小姐过平安夜是你的福气哦。”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让我心里有了些面对大灰狼的感觉,听她继续说:“时间还这么早,我们还要去买点东西的。”

    “还要去逛啊?”我大叫一声:“小姐,我刚回来还没喘口气就被你拉了壮丁,请你老人家也体谅一下我老人家吧。”

    小欣白了我一眼:“你叫那么大声干嘛,只是去超市买点东西嘛,用的着大惊小怪的嘛。”

    我们从超市出来的时候,我手里的袋子里装着小丫头选的牙刷、香皂、沐浴露、洗发水、毛巾一堆日用品,最可怕的是小丫头竟然还好死不活的选了一把长长的剪刀,问她干什么用,答曰防身。

    我本来想问问她为什么没选女人用的卫生用品顺便也打听一下她每个月的周期是哪几天,看看我今天是否走了霉运才会被她如此折磨。不过看到小丫头提在手中的那把大大的剪刀,念及个人安全问题,便老老实实的闭起了嘴。

    “好了,”小欣高兴的拍了拍手:“咱们可以回去了。”

    我打了个呵欠,赶紧道:“好的,我先送你回家吧。”

    小欣摆了摆手,轻轻说了句什么,我瞌睡正紧,模模糊糊听到她说的话,也没仔细去想,便张嘴答了声好。

    猛地想起她刚才说的话似乎不太对头,心中一急,拉着她的胳膊大声道:“你刚才说什么?”

    她摆了一下胳膊,嘴里哼道:“你用这么大力干什么?”

    看了我一眼,轻声说道:“我今天去你家睡觉。”

    “咣当”一声,我手里的袋子和行李箱便一起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