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万法梵医 第七百四十三章 神泣细胞!


    沾上了一身灰尘的纪圣佑爬了起来,不过这次倒是很得意。

    “怎么样?我早说了吧?同样的招式对我没用!”

    如果是上次,脑袋就被抽爆了。

    “我没用同样的招式呀,我只是看你这张脸不顺眼,想抽烂它罢了!”

    卫梵耸了耸肩膀。

    “噗哈哈!”

    茶茶和夏本纯大乐,连咿呀都笑得眼泪齐飞。

    “你……”

    纪圣佑气的直哆嗦,这家伙的嘴巴好贱。

    “再说,你还没发觉吗?你已经死了!”

    卫梵说完,诡异一笑,猛的冲锋。

    “嗯?”

    纪圣佑一惊,连忙后退,可就在这个时候,身体上那些被血矛刺中的伤口,突然发生了小范围的爆炸。

    砰!砰!砰!

    伤痕过百,所以爆炸密集。

    一时间,碎肉和鲜血乱飞,不过最恐怖的还是身体中大大小小的血管,就像活过来似的,疯狂的蠕动着。

    鲜血囚笼!

    “怎么回事?”

    纪圣佑吐着血,难以置信地看着身体出现的变化,血管断裂,让他浑身鲜血淋漓,更可怕的是血管像蛔虫一样乱扭,交缠在了一起,覆盖在了体表上。

    蓦然,砰的一声,纪圣佑的脑袋被炸飞了,心脏被血管从胸膛中撕扯了出来,变成了一只彻头彻尾的怪物。

    “杀不了你,那就控制!”

    卫梵改变了战术。

    “死了吗?”

    茶茶睁大了眼睛。

    纪圣佑变成了的怪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应该没那么简单!”

    夏本纯刚说完,纪圣佑的心脏就猛的一缩,跟着充气一般膨胀了起来。

    砰!

    心脏炸裂,碎肉像雨水一样,溅的到处都是,洒满了地板。

    噗通!

    尸体倒地。

    卫梵本来打算强攻,犹豫了一下,又停下了。

    果然,肌肉组织蠕动,一个新的纪圣佑诞生,不过身上的衣服破了,还沾满了血肉,因为头发滋生的最慢,看上去就是个光团,所以光溜溜地很滑稽。

    “哈哈,你是来……搞笑的吗?”

    茶茶笑喷。

    “我看你别做什么神武大少爷了,去马戏团当小丑吧,一定名扬海外!”

    夏本纯毒舌讥讽。

    “你们给我去死!”

    纪圣佑失去了冷静,连着被杀两次,换了谁的脾气也不会好。

    救赎之光,罪灭覆灭!

    纪圣佑开大招了,绝对的深渊技,金色的光晕像波纹一样不停地向四周涌动,接触到的众人,皮肤刺疼,像被点燃了一起,冒起了黑烟。

    这是要将血肉骨骼化作薪柴,直接燃烧殆尽。

    卫梵不会坐以待毙,催动全身血液,灌注千年浩劫。

    嗡!

    血矛亮起了红色的光芒,之后冲天而起,注入了浮空的那轮血球之中。

    深渊技-猩红沸月!

    唰!唰!唰!

    一波接着一波的红色灵气浮动,很快就弥漫了整个宽广的地下大殿,接着向外汹涌而去。

    “退出去!”

    卫梵大喊,这种技能是群杀,他没办法避开夏本纯和茶茶。

    “别担心!”

    咿呀双手抓起了一小叶子,使劲的呼扇着,想把雾气扇走,她的小嘴也没闲着,看到红雾扩散过来,便鼓起腮帮子,用力的吹着。

    当然,这无济于事,不过森千萝有用。

    绿色的荧光透体而出,形成了一个光卵,完美的护住了茶茶和夏本纯,不受沸月血雾和救赎之光的侵害。

    红雾和金光碰撞,就像两头猛兽厮杀,都想要吞噬对手,不过很快,它们就交错了起来,像打翻的不同染料混合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植物?”

    纪圣佑一脸惊愕,因为身处攻击范围内,所以他能体会到血雾的威能是何其强大。

    很快,血雾变得粘稠,像雨水一样洒了下来。

    嗤!嗤!

    整个人就像被丢进了沸水中,皮肤上烫起了燎泡,而且鲜血犹如沸腾一般,从体内喷出,渗透出毛孔,让人产生了一种嗜血的冲动。

    这些雨水落在身上,还像一只只水蛭在攀爬,吞噬鲜血。

    抓住机会,卫梵抢攻。

    “这到底是什么怪异技能?”

    纪圣佑难受的发疯,全身瘙痒,想抓挠,可是卫梵不给机会,攻势一轮快过一轮。

    “蠢货!”

    夏本纯摇头,纪圣佑是不死,免疫力也很强,可是他的忍耐力不行,或者说,他经历的这种残酷战斗实在太少了。

    要知道,一场激烈的战斗,并不是不死就可以胜利那么简单,这还有一种意志上的较量。

    要是对位互换,别说惨叫,卫梵一声不吭,还是全力继续战斗。

    噗!

    血矛捅进了纪圣佑的胳膊,将他挑了起来,跟着一个大风车抡圆了砸在地上。

    砰!

    纪圣佑感觉浑身都要碎掉了。

    细胞吞噬!

    咕嘟!咕嘟!

    纪圣佑的胳膊上鼓起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肉包,密密麻麻,快速的向身体蔓延过去。

    “尼玛!”

    自认为绅士的纪圣佑终于忍不住爆u kou了,如果是卫梵,这个时候肯定主动断臂,弃车保帅,纪圣佑却没这个勇气和果断。

    他倒是想到了,可是仅仅犹豫了,半个身体的细胞被激活,互相吞噬、残杀起来。

    几十秒钟后,纪圣佑就涨成了一个巨大的肉球,然后砰的一声炸掉了。

    漫天的血肉乱溅。

    卫梵顾不上擦脸上的肉屑,他没有松懈,而是死死地盯着四周,他觉得纪圣佑应该不是无限复活,而是‘要害’在某一个器官或者某一块细胞组织上,只要破坏掉,就能击杀他。

    以一块指甲盖大的肉质为核心,细胞组织蠕动着,要凝结成纪圣佑。

    “心脏是核心?”

    卫梵记得那块肉,似乎来自心脏,不过无所谓了,这一次,他没有等纪圣佑成型,而是直接大招轰击。

    轰!轰!轰!

    未凝结的身体每一次即将成型的时候,就会被卫梵打碎,根本不给纪圣佑复活机会。

    虽说这个过程不少三秒钟,但是别说卫梵,就是随便一个医龙,也能做打碎他。

    不会还手的敌人,有什么可怕?

    “结束了!”

    茶茶抱着盆栽,神情不屑,无限复生是厉害,可是给了纪圣佑这种人,简直是糟蹋,要是让黄道拥有了,那这个世界就完蛋了。

    细胞组织在卫梵的轰击下,一次又一次的碎掉,天空的血月辐射着巨大的力场,将它们都碾成了糊状的血粥,因为每一次滋生,所以数量不少,以至于都埋过了卫梵的脚背。

    “卫梵,别费劲了,让森千萝把它吸收了!”

    夏本纯提议,再这么打下去也没用,说这话的时候,她瞟了一眼那堵巨大的金属门,随着纪圣佑死亡,钥匙掉了出来,已经被她捡到了。

    “好!”

    卫梵正要照办,可是身体突然僵住了,维持着刺击的姿势,就像一尊雕像。

    “嗯?”

    卫梵本能的皱眉,可是做不到,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了。

    就这么一个时间差,纪圣佑的新身体,重新凝结形成。

    “哈哈,你不是很嚣张吗?来杀我呀!杀我呀!”

    纪圣佑咆哮着,一脚踹在了卫梵的胸口上。

    砰!

    卫梵跌翻。

    “啊呜!”

    茶茶咆哮着,就像一条护主儿的忠犬,准备窜出去咬人。

    “等等,太危险!”

    夏本纯拉住了茶茶,还不到拼命的时候。

    “你是不是以为胜利了?”

    纪圣佑骑在了卫梵身上,没有什么招式,就是用一双拳头,朝着他的面门狠揍,因为只有这种最原始的暴力,才能让他体会到报复的乐趣。

    “让你杀我!让你杀我!刚才虐我是不是很爽?再来虐呀!”

    伴随着纪圣佑的怒吼,是拳拳到肉的碰撞声。

    纪圣佑的战斗经验不足、忍耐力也不强,但是他的头脑并不差,再被卫梵第一次是杀死后,他就知道了自己的短板,而且他也测试过无限复生的各种适用条件,哪怕最快,也要一秒钟。

    高手决战,这个时间足以分出生死,所以纪圣佑开发出了第二种能力。

    “你以为我只会复生?告诉你,我还会剥夺寄生呢!”

    纪圣佑扯着卫梵的衣领,笑的很得意:“神王药剂的核心是神泣细胞,你不是做出了神之血吗?那你应该听过这个词汇吧?没错,就是从神之残骸上提取出来的血液。”

    茶茶要冲锋,被夏本纯死死地拽住了。

    “神泣细胞最大的特性,其实不是无限分裂,而是侵染,它可以让一切细胞感染成神泣细胞,这是因为它的基因太大了。”

    纪圣佑看了看卫梵的身体,自己的身体中,有不少神泣细胞,再被卫梵打碎的时候,那些碎肉乱飞,被他故意溅到了卫梵身上,然后在他没注意的时候,入侵到了体内。

    可以说,卫梵的意识还是他的,但是身体,已经算自己的了。

    “这下知道我的恐怖了吧?”

    纪圣佑站了起来,趾高气昂的看着卫梵:“掌嘴!”

    卫梵的手抬了起来,可是迟迟没有落下。

    “吆,还挺能坚持!”

    纪圣佑看向了激动的茶茶,大笑了起来:“没用了,神奇细胞的侵染是不可逆的,再过一会儿,他就会彻底变成我的奴仆,我会让他给我征战,打下整个东方大陆!”

    “人渣!无耻!”

    茶茶喝骂。

    “对付敌人,最残忍的手段不是杀死他,而是让他一辈子为你做牛做马,为了你的事业奋战,哪怕千恨万恨,也无法反抗!”

    纪圣佑舔着嘴角,眉飞色舞,很享受这一刻的胜利滋味。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