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刀镇星河 第七二零章 一鎚破山


    当张信从地层之中穿出的时候,那‘上官玄昊’就已不见了踪影。在‘指舆天图’的五百里感应范围内,都没有了‘上官玄昊’的气机。

    张信却并未停下,他一边继续往前飞行,一边以森冷异常的目光,注目着前方的这座法域灵山。

    他眼前这座山,是属于石剑宗所有。虽非是日月玄宗的附庸,却可在邪魔肆掠,并且紧邻东天魔国的东林血原中,存续了一万三千年之久。

    不过一向以来,这石剑宗对他们日月玄宗,还算恭敬。甚至在七百年前,这家宗派还曾派出过一支道军,随日月玄宗征讨邪魔。

    只是由今日看来,这家宗派与‘上官玄昊’,只怕也有些牵连。

    “若儿,你可能确定?”

    “确定的喵!”叶若回应着:“周围这一百公里方圆,都没找到这个上官玄昊的踪迹。所有的检测仪器,都失去了目标。不过是不是在这座山内,我就不确定了喵。”

    “无所谓了!”

    张信闻言再不犹豫,不但浑身上下燃起了血焰,后方的那尊九霄雷神,也在迅速的壮大,只是一瞬,就增长到百丈余高。

    而此时对面山内的那些灵修,也察觉到了张信的到来。

    “哪里来的混账?敢犯我石剑宗灵山?”

    “阁下是何方灵修?你这是在早死——”

    那山巅之上,更有三位紫衣人飞空而起,赫然都是顶级的神师。其中一人,注目了张信一眼,就面色微变。

    “对面可是日月玄宗的神威真君,还请住手!”

    “敢问真君大人,这是意欲何为?我石剑宗与真君,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与日月玄宗,也是秋毫无犯,恭敬有加——”

    张信懒得答话,他身后的九霄雷神,已经在短短不到一个呼吸内膨胀到两千丈,吸引天地之间,无数游散的雷霆之力。

    随后一只巨大的雷锤,蓦然轰击落下。

    九霄雷神——雷神之鎚!

    他如今所掌握的一应极招绝世,论威力自是以‘斩天怒’为最强。可论到伐山破阵,却是以这‘雷神之鎚’为首。

    血岩神魔东方境,可以一拳粉碎一座山。可他张信,也同样只需蓄力一记雷鎚就可!尤其是这种,没有法域圣灵坐镇的灵山,就更无需费力!

    随着‘轰’的一声爆鸣炸响,这山内紧急张开的护山法阵,顿时寸寸崩塌。此时的吞天,更将他十八颗犀骨雷珠排成阵列,再次打出了十八道的‘超电浆炮’,轰向了山内,那些法阵枢纽。

    张信脚下的翼鸟飞行器,是半点不曾停滞的,冲入到了这座灵山之内。

    此时这山内,已有成百上千的灵术,数以百计的灵兵轰砸而至。张信却浑不在意,直接张开了天元霸体,黑色的屏障将他们一人一兽包裹着,张狂肆意的在这山内穿行。哪怕周围雷光电闪,火焰爆发,风刃乱斩,都无损他们分毫。

    再随着小吞天,将那‘雷天神寂’再次大范围的张开,这些火焰与电光,也都消失无踪。只余一些魂炼层次较深的兵刃,还能够勉力维持,不过它们对张信的威胁,已是微乎其微。

    而就在进入这座灵山的瞬间,张信就已感应到了‘上官玄昊’的踪迹。就在数里之外,此人正手持着一枚黑色晶石,脸色无比阴沉的注目着他。

    张信认出此人的手中,正是‘乾坤神符’。刚才他只需稍稍犹豫,稍慢半拍,这位就已可借助虚空挪移,扬长远遁。

    只仅仅瞬息之后,张信就已驾驭着自己的翼鸟飞行器,来到了‘上官玄昊’的身前十里,目含冷诮:“阁下不跑了么?”

    “被你追了整整八千里,在下的法力已经损耗一空,哪里还能跑得动?”

    此时的‘上官玄昊’,竟还能笑得出来:“真君大人不但法力通天,更气魄惊人。我以为你在动手之前,总得权衡一二。”

    “权衡?”

    张信摇头:“我日月玄宗数千弟子,都死在你的手中,哪里还需什么权衡顾忌?别说只是这石剑宗,便是你逃到太一玄宗,紫薇玄宗的山内的,结果也是一样。”

    此时的他,已经闪身到了‘上官玄昊’的身前,浑身上下,再一次雷光爆闪,

    “我现在倒是有些相信,你真的是我。”

    上官玄昊微微笑着:“临死之前,能否解答我一个疑问?真君大人你真以为自己,是我上官玄昊?这很奇怪——”

    可未等他说话,张信就已一拳,轰击在‘上官玄昊’的肚腹处,使此人的身躯,从腰腹部开始,一寸寸的裂解。

    至于这家伙的提问,他实在懒于回答。

    不过‘上官玄昊’依旧笑着,似乎对这致命的一击,还有那逐渐扩散开来的痛苦,都不以为意般的说着:“不说就算了,不过——如果你真是上官玄昊,那就应该记得你的好友梦随风?”

    张信眼神微凝,目中终于微现波澜。随后他就听‘上官玄昊’说道:“你也更该明白,真正的上官玄昊,是一定不会死的。”

    “这些话,你可与暗堂之人去说。”

    张信毫不留情,一手直往‘上官玄昊’的头颅抓去。他之前的那一拳,虽是粉碎了‘上官玄昊’的身躯,并且镇压了此人的一身灵能,却刻意保留了他的脑髓。准备带回日月玄宗,严加拷问。

    只是下一瞬,‘上官玄昊’的头颅,就已轰然爆裂,炸成了无数的红白粉末。

    张信幸亏有斗战圣甲的力场护盾,护持着周身,并未被这些红白脑髓溅射到了身上。可他的脸色,依然难看到了极点。

    ——这家伙不但爆掉了脑髓,就连他的元神,也一并碎掉了。

    可刚才他已确认过这家伙,绝没有自碎元神的能力,也一直都很小心。可最后的结果,还是事与愿违。

    幸在他这次多了一个心眼,全程以影像记录,否则这次他回去,都跟暗堂与外情司的人说不清。

    此外这‘上官玄昊’说的话,其实还是让他很在意。

    真正的上官玄昊,是一定不会死的——这句话,又是何意?也是如那玄星神使一样?

    思及此处,张信的心情,不禁极度糟糕。恰好那石剑宗的三位顶级神师,都已小心翼翼飞身到了他身侧,让他有了宣泄之初。

    张信不等这几人说话,就一声冷哼。

    “我日月玄宗之大敌,竟可任意出入于贵宗灵山。不知你们石剑宗,该如何解释?”

    此时张信的目光,已是冷冽冰寒到似能将人的血肉生生冻结!

    而对面的这三人,也的确是心绪冰凉,战战栗栗,如坠冰窟。

    ※※※※

    几乎同一时间,距离石剑宗一千七百里外的所在。紫刀侯面含无奈的,将一枚令符收起。

    “看来那位,还是没能逃掉。果然不愧是神威真君,果决凌厉到让人心寒。”

    “无需在意,本来就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张信对他杀心已坚,除非是有中位以上天域出手为他拦截,否则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白帝子微摇着头,眉心紧皱:“只是如此一来,接下来这情势,只会越来越麻烦。”

    他说话之时,是不由自主的,再次往礼天山方向看了过去。

    张信在大地之上留下的那道斩痕,过于巨大。即便远隔着数千里,他们也依然能依稀望见一个轮廓。

    “何止是麻烦?”

    高元德语无波动的说着:“礼天山战后,天东总督府的威势,只会不减反增。你的谋划,还未开始,就已废了七成。”

    白帝子闻言后,却是一语不发。确实就如高元德所说,礼天山之战的结果,最多一日之内就可遍传诸地。

    而张信力抗血岩神魔数十回合不败的结果,也必将使天东诸宗,更深一步的戒惧忌惮。

    之前他本欲借助这次现世的‘起源之地’,再次耗动天东之局。毕竟日月玄宗才平定天东不久,大局未稳,仍有可趁之机。

    可有了今日这一战,必定会让那些有着异心的宗派,行事更为谨慎。

    甚至那些为‘起源之地’,逐渐联起手来的各方势力,也会有所顾忌。他们会意识到日月玄宗的天东之地,绝非是他们能肆意妄为之地。

    而他白帝子的谋略,无非就是‘趁火打劫,乱中取利’。可如这边乱不起来,他亦无可奈何。

    “不知现在,二位神子还有何策?”

    天寒神子在旁,神色肃然的问着:“神尊有令,这次定要在天东,撕开一个缺口不可。实在不行,也需牵制住天东总督府的部分力量。他对这处起源之地,势在必得!”

    此时他对眼前这二位的智慧,深感佩服。这次他们几人,也参与了这次礼天山的伏杀。可因高元德的建言,白帝子的定策,他们有意拖延了一点时间,并非第一时间介入。

    也因此故,免了一场灾劫。

    以张信展露的实力,绝不是他们几人加入进去,就能够改变局面的。而之后巩天来与紫玉天等人的追杀,更不可不虑。似他们这些神师级,是最易丧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