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汉祚高门 0634 奴贼之困


    丰城旧称成德、曲阳,本来就不是什么名城要塞,远不能与其南面不远处的合肥相比,甚至于就连施水附近的逍遥津较之都要响亮得多。

    但没有名气,不处要冲,也未必不是一件幸事,尤其是在这乱世之中。再雄壮的城池都有被战火摧毁的一天,当近畔合肥名城已近废墟,而丰城这并不起眼的小城竟然还能破邑独存,也是一桩异事。

    丰城虽有城邑之名,但从远处观去,却实在没有城邑的模样。此城东倚皋岭,三面通透,但是在平原上却几无闲地可见,堆砌着大量的棚户村寨。说是堆砌也不准确,因为根本就没有条理,那些村寨窝棚高高低低、连绵成片,几乎将城池都给淹没。

    而在这一片聚居地之外,是一条不甚起眼的高岗,高岗上杂草丛生,间或探出几个生长得极为扭曲的树干。

    高岗上被打了一个个的洞眼,远观仿佛一个硕大的蜂巢,凑近去看,这些洞眼一个个挖的极深,有的已被荒草淹没,有的却是新土翻出,而在这翻出的新土里,赫然杂存着许多森白骨茬,点出了这一座高岗原是乱葬岗。虽然难比崇山峻岭,但若全用人命垒起,又不知这方圆之内有多少亡魂盘桓不去。

    高岗下是一条并不宽阔的小河,小河两侧是冲刷出的滩淤,滩淤苇丛里不时有人影猫着腰出出入入,这些人嘴里各自鼓囊着似是塞满了东西,凑近去看,无非杂鱼、苇芽而已,但就连这一点可怜的果腹之物,也不敢让人看见,一旦得手即刻塞入口中。

    河岸不远处是一条土路,一俟土路上隐隐有马蹄声响起,那些左近徘徊的民众们便一个个吓得颤栗不已,飞快冲入几块面积不大的禾田中,弯腰去在那满丛稗草中挑出禾苗护住,拔掉左近的杂草。

    马蹄声有时候只是远远掠过,但有的时候便真的会有骑士飞驰行过,每当此时,田中劳碌的民众们便将头脸埋入草堆中,根本不敢去看。如果运气好的话,那些骑士自然是飞驰不过,但如果运气不好,便会有几个倒霉者被飞来的羽箭钉死田中。周遭其他人还要期望那尸体不要倒得动作太大,若是压倒了太多禾苗,周遭人也要遭殃!

    从远处看,围绕丰城的窝棚区几乎将城池团团包围起来,但到了近前才会发现还是有道路可供通行的,而且这道路还不窄,三骑并驰都显从容。这道路平整的仿佛铁轮碾过,几无起伏,只是土色较之别处要深邃得多。

    近来左近乡野之间,多有流民被驱赶至此,有好心的旧居户便会指着那道路教导新来者,无论何时何事都不能踏上那条路,否则随时都有可能被飞驰过的铁骑踏死在路面上!

    这条道路一直延伸到城墙根上,直通城门。窝棚在别处是杂乱无章,但到了这里,却没有丝毫杂物敢逾越一丈之内。即便是如此,那土夯的城墙也多有坍塌,不乏箭矢锐器凿出的洞眼。一旦哪一处城墙坍塌开,那这个方位的民众就遭了殃,因为会不断有利箭自那缺口从城内射出,一直持续到缺口再被修补好。

    城门钟楼下悬挂着一块木牍榜文,日晒雨淋,字迹已经完全不能辨认。当然就算字迹仍是完好,能识者也是寥寥。但就算如此,那榜文上的内容仍是在城外口口相传,形成铁律:户匿寸铁,即诛满门!

    相对于城外的杂乱,城内还显得有几分条理,东南西北几条街道将城池分割成几个区域,中间有宽达两丈的水渠隔开南北,两座浮木吊桥在北岸东西各有一座箭塔耸立,透着一股狰狞。

    城北偏东是原本县治所在,如今却已经被改建成为一座马圈,马圈中不时有马匹嘶鸣。连接着马圈的则是几座硕大的谷仓,谷仓中除了粮草之外,还有竹木铁石等物资。这里常有数百兵卒游弋,擅自靠近者俱是杀无赦!

    整个城池后半部分便是一座硕大的营垒,营垒中央的大帐,便是羯胡于此的镇将黄权所在。

    黄权年在三十岁许,个子不高,体态敦实,脸色略显黝黑,眸子微有碧芒,髯须泛黄微卷。此时未着甲胄,薄衫横裹在身上,坐在大帐正中央,仿佛一块未经深煅的铁疙瘩,嘴角微翘,眸子闪合之间自有一股悍气。

    “历阳伧贼裹众攻我,你等不会不知吧?”

    黄权嘴角噙着冷笑,眼珠子里碧芒闪烁,在帐中一个个人身上游弋而过。但凡被其眼光扫过,在座众人俱都有些不自然的调整着坐姿。

    “我是受命来此穷乡,为你等靖守一方。过往岁月,也算相扶相知,总算保这一地不受兵灾加害。今次来犯者,伧贼之庾叔豫,该要如何却敌,你们各位可有教我?”

    眼望在场这些人俱是默然一对,黄权眼下横肉微微一颤,粗短的手指已经拍在案上,语调也转为冷厉起来:“我倒是忘了,你们各位不乏志趣高远,不耐与我武卒同伍,今次贼来该是不乏欢欣吧?”

    待他讲出这话,场中众人神情又有异变,继而席中一人发声言道:“庾叔豫今次来犯,兵势久蓄,穷乡民寡,未必能当……若是暂作退避……”

    “退避?丰城左近,开阔平坦,该要避往何处?”

    黄权冷笑一声,继而冷笑道:“董公此言,倒是让我想起年初我部出剿贼众,路过贵乡,寨高泽深,确是一处形胜地!不如董公归家,稍作修整,我部即刻迁驻?顺便也能替董公你守护家业,贼众难欺。”

    他话音未落,旁边一个白面短须的年轻人已经笑语道:“未战而退,董公此言有些诛心啊!明公至此,乃是为我等乡人看护乡土,凡有外敌,应该并肩共拒。若真强师掠境,在座各家,谁人能安?”

    说完后,年轻人对着黄权微微欠身,神态不乏逢迎,黄权则回以微微颔首,便令年轻人眉眼顿开,回味良久。

    “今日难得聚首,我也不作虚言。你们各位或念我孤师悬外,不能久持,贼大来攻便要远退归国……”

    黄权讲到这里,见席中有几人要开口辩解,当即便将手臂一扬:“不必急于自辩,我镇此乡也是日久,诸位何以待我,我是心知。南贼来攻,无非巢湖水途,只要三千勇卒镇于施口,庾贼片木难渡!穷疲之师,妄想退我?我奉中山大王之命,守此废土,以待雄师后进,踏破窜逃失国之贼,岂能轻弃!”

    “当然,若想却贼于外,尚需乡人助我。今日宴见诸位,只是告知一声,近日我便移师攻贼,为你等守乡护土,各家都要人物助我!便以三日为期,三百甲士,五百斛粮,俱置营前听命。此限一过,何家缺席,我将亲望叩门!”

    讲到这里,黄权眼下横肉更是频频颤动,语调也更显阴森:“若是让我查知,哪一家非但不以乡土为念,反要外结南贼,我将号召乡勇义士破家食之!若无异议,那就各自归家调用,三日,三日后的此时此刻!若无甲士粮用,那就准备好悬首梁上!”

    听到这杀意凛然的话语,众人神色更苦,就算有人想要强辩,但见黄权一脸的凶横,顿时也没了胆气,只能颓然退出。

    黄权在席中目送这些乡中宗长们离开,嘴角冷笑更胜。这些人打的什么主意,他又怎会不知,以往召见,诸多推诿,各自闭门拒外。然而今次却召之即来,无非是想要看一看自己面对强敌压境,有无一战的底气,而后再考虑该要往何方归附。

    可是,他是战是逃,岂是这些乡中鄙夫能够决断?这些人以为自己孤师远悬、后继无援便不敢一战?但无论是战是逃,他都还有从容的时间应对,足够击破这些乡宗家门!庾怿军力再强,也要旬日之后才能压境。

    但究竟是战还是逃呢?

    想到这个问题,黄权自己也实在拿不定主意,说实话,如果合肥坚城还在,他是真的不惧一战,南贼虽众,但他也有信心据城破之。可是现在,左近根本无险可守,庾贼尚未至此,乡野已是民心动荡,怎么看都没有坚守的理由。

    “程贼该死,献妇媚进,使王绝于旧人!若能归邺,定要手刃此贼泄愤!”

    想到这里,黄权已是恨恨道。他从来都不觉得合肥有守的必要,而自己之所以被派来这一个荒僻之地,无非是因为与中山王走的近了一些。而且程贼将自己置于险地不说,后方坐镇淮南的彭彪又是石聪旧部,素与中山王不睦,刻意收束部众,摆出分拒之势,每每对自己不怀好意,让自己形势更加不利。

    想到石聪这个人,黄权更是恨得牙根发痒。他与此贼,本来俱是天王假子,结果在围剿刘氏余孽时,此贼故意引兵不援,致使自己大败,若非中山王出面回护,只怕已经要论罪而斩!

    如果他就这样弃镇而逃,或许这正是后镇彭彪所希望的,正可借此机会除掉他。战无必胜之策,退无保命之途,面对这样一个困境,黄权也真是一筹莫展。

    正踟躇间,兵卒突然来报秦肃求见。黄权眼下正是烦闷之际,当即便要喝退,只是突然心念一动,这秦肃素来颇多诈谋,听他讲讲,或许有助于当下之困。就算他无策可陈,这奴儿不乏奇趣卑态,见一见也算是解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