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无限制神话 第七百五十章书痴


    主体基本为木制的建筑物,一旦燃烧起来,那火势蔓延之汹涌,简直可怕。

    尽管藏书阁附近就有好几处水源,但耐不住这火是有心人放的,根本就扑不灭。

    等到火被真正扑灭的时候,整个藏书阁连同周围的十几栋建筑物都被烧成了灰烬。

    一个满脸泥灰,眼神黯淡,面如死灰的书生就坐在废墟之中,魂都像是飞走了一般。

    楚河顺手拉住一个程府的卫士伪装至此之人道:“你们怎么做事的?消息这就泄露了?”

    那被拉住之人苦笑道:“此事国公爷也大为震怒,正在彻查府邸上下,连好多跟着国公一起从沙场上爬回来的老人,这一次也都没能例外。”

    楚河撇了撇嘴,这时候算账,有什么意思?

    线索都断了!

    等等!楚河再看那坐在废墟中的书生,忽然觉得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苏克鲁说过,这个赵郃是个书痴,既然如此这满藏书阁的书,他最起码也应该看过一大半,说不准正巧便看过关于那种奇花的记录。”楚河心想。

    缓缓靠近那书生,楚河干咳了两声。

    书生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呆呆的坐在原地,也不说话,显得很麻木。

    “书没了,那就重新再收集,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楚河温声道。

    那书生闻言,眼神丝毫不见灵动,很机械的回答道:“人可以死,但是书怎么能没?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要拦着我?”

    “为什么要拦着我···!”

    反反复复的,嘴里就只有这一句话。

    之前那个被楚河拉住的程府护卫走到楚河身边,悄声说道:“佛爷!您也别问了,这人已经傻了。方才要不是我们拦着,他就要冲进火场去抢书。他一个普通人,冲进去还不是被烧死?”

    楚河天眼通一开,再看那书生。

    果见其灵魂被一股异常瘴气给封住了大半。

    而这瘴气却是从他自身的灵魂中渗透出来的。

    若是旁人强势去清除,更有可能将他直接变成个傻子。

    或许是遭到的刺激太大,他一时难以接受。

    于是将自己包裹成了一个茧,裹在了壳里,不愿出来。

    “这可就难办了···先带回去让玄奘法师看看?”楚河心想。

    针对于灵魂方面,玄奘法师或许算是专业的。

    眼下这书生赵郃是查找不死药真相仅剩的线头,他若不能醒来,那再想找出答案,不是不可能,却要耽误大量的时间。

    而现在,看似充盈,实则时间已经十分紧迫了。

    楚河经常在佛塔之上眺望整个长安。

    可以看见,长安多出了许多道门高人的气息。

    同时皇宫之中,时而有一些恐怖的力量,偶尔爆发出一道隐晦却又深邃的波动。

    种种迹象都表明,李世民对于玄奘法师的忍耐,已经快要到了极限。

    而且坊间已经开始有一些不利于玄奘法师的谣言,各种各样的都有。

    有些还算考究,听起来是那么回事,而有些则是纯属毫无头脑的瞎说,偏偏还有鼻子有眼的,糊弄愚民。

    最让楚河觉得难堪的是,他和高阳公主那档子事情,又被扯了出来。

    似乎有借他讽刺玄奘法师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意思。

    玄奘法师敢于硬抗李世民,依仗的无非是佛门的势力,以及他此时在民间,在信众之中的名望。

    李世民即便是天子至尊,也不能无端对他发难。

    所以李世民一边调动皇权力量,暗中诽谤玄奘法师,将他清名毁坏拉下神坛,一面请出道门高人和一些隐藏起来的力量,准备压制佛门在长安的势力,让他们自身难保,无法护住玄奘法师。

    双管齐下,等到时机一至,定然便是雷霆一击。

    如此一来,且不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玄奘法师若有三长两短,楚河的定海神针还要去何处求去?

    幸好在慢节奏的古代,一个人扬名不容易,彻底的毁了名声,也没那么简单。

    何况还有佛门势力在其中不断的给玄奘法师洗地。

    各种念头胡乱掺杂中,楚河直接打晕了痴傻中的书生赵郃,将他带回到了佛塔去见玄奘法师。

    佛塔之上,玄奘法师见过赵郃,了解了他的症状之后,不由的感叹一声道:“这是一个痴人!几乎无药可治。”

    痴不是病,却比什么病都可怕。

    当人沦陷进去的时候,外面任何人的声音,那都是听不见的。

    “虽然无药可治,但是却可以用之以独法!”楚河却道。

    玄奘法师点点头道:“贫僧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要让他成为痴魔之壳,将他引入西游之中。”

    楚河道:“这也是唯一可想的办法了!却不知法师以为如何?”

    玄奘法师道:“此人痴性如此之厚,几乎包裹住了全部的自我,确实可行。只是···你方才施展了一次,如今再接连施展,恐怕会有损寿数。早已耗空的潜力不仅再无修复之望,原本还有数百年好活,接连开启之后,怕是只有数年寿命了。”

    楚河道:“常言道‘朝闻道,夕可死’,如今时机难求,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千钧一发。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必须快些开启。”

    “法师既然关心我,那不妨便成全了我!”

    楚河当然没这么高尚,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副本里发生的一切,几乎都是可逆的。

    更何况,此种情况下,他必须拼一把,想要求稳,稳中得胜,在这个副本里,怕是不成了。

    自忖智慧不弱于人,但是与时间赛跑,才是最无奈的事情。

    “既然如此,贫僧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玄奘法师目光波动,一瞬间后却又古井无波起来,仿佛什么情绪都未曾流露过。

    这一次,楚河要带入进去的人就更多了。

    再摆下七星借命之阵是无用了,楚河索性便以银针刺穴,直接消耗本身的根基,强催动元神,再开西游。

    心念一动,玄奘、猴王、苏克鲁还有书生赵郃,都被同时扯入了西游世界之中。

    收服了八戒,唐僧一行继续西行。

    一路继续打妖怪,降妖魔。

    而这些妖魔,往往在被降服之后,都会被某个神仙菩萨救走。

    很久以前,楚河以为这是在讽刺现实。

    但是现在,当楚河身为这方天地的掌控者和编纂者,却从心底明白,这是玄奘法师的道。

    一种恶对应了一种善,一种因对应了一种果。

    恶因被善果降服,然后带走,就是一种程度上的修行小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