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猛鬼收容系统 第七六五章,老友相聚【第二更】


    四月初,连续好几个礼拜,秦昆在临江市都没接到任务了。

    这并不代表鬼越来越少,但能代表当地的鬼越来越规矩。

    秦昆看到,自己卡在49级已经很久,一脸无语。

    再往前半步,就是黄泉级宿主,也就是所谓的超一流捉鬼师,根据生死道规矩,在茅山请号后,意味着成为‘天师’。

    那可是天师啊……

    超一流捉鬼师,是传统意义上实力的划分。

    ‘天师’,则是地位的认可。

    届时布名华夏,四海传颂。

    家中,秦昆手中拿着一个名帖,送贴的是个道士,消息送来,管秦昆要了三根大香就离开了。

    秦昆一头雾水,打开后,发现是鱼龙山送来的,以老太岁的名义。

    内容拽文,大致意思是,经过鱼龙太岁见证,扶余山斗宗聂雨玄有潜力晋级天师,提前赐下‘应世龙’的敕号云云,以后聂雨玄不仅是斗宗弟子,和鱼龙山也有了瓜葛,请大家看在面子上照顾照顾。

    秦昆哭笑不得,拍了照在qq群里询问。

    “这什么情况,派人发个短信就行了,大老远地过来就为给我送个这帖子?还管我要了3根大香?还不能不给?”

    结果被葛战等老一辈劈头盖脸一顿骂。

    “秦黑狗!你懂不懂规矩,自古都是这样的,鱼龙山老不死的亲自赐号,道谕要颁布天下,发短信?亏你想得出来!而且这帖子只能送给有名有姓的捉鬼师,一般小门小派的掌门还得不到呢!知足吧你。”

    秦昆黑着脸,自己以前可能名声、实力不够,再加上没人请号的缘故,这玩意从没见过,第一次见,就被讹了3根大香,好几万啊这。

    鱼龙山也忒能赚钱了。

    一张黄纸就值好几万,印钞呢?

    qq群里,聂胡子非常高兴,鱼龙山老太岁,可是和师公葛战同一级别的前辈,亲自赐号,自己以后与鱼龙山就结上因果之缘了。等于老太岁是他的第二个靠山一样。

    有鱼龙山这种情报系统在,这为他扎根东北,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关了群,王乾电话打来,口气中尽是羡慕。

    “秦黑狗,聂胡子那厮竟然有敕号了,真走运。我什么时候才有啊……”

    许久没见胖子,听说他最近事业发展遇到瓶颈,灵异电影太多,堆积着审核,不让上映,胖子也是很苦恼。

    “你都是影视圈有咖位的人了,在乎这干嘛。”秦昆撇撇嘴。

    王乾认真道:“a咖和c咖有本质上的区别好吗?况且我这种f咖,总得谋生糊口吧,拍不了电影,我还得找路子捉鬼呢,到时候南宗北派关系缓和了,得给我师父接回来,在临江买个房。”

    好吧,符宗家大业大,青竹山庄豪车无数,多少有钱人眼巴巴地跟你们攀关系,天子堂弟子还在为买房发愁,不愧是扶余山四穷之一。

    四穷中,秦昆已经开起了豪车;聂雨玄得了‘应世龙’的敕号,风头无两;土娃接手了临江市殡仪馆,又交了个有钱的女友,算得上人生赢家;胖子虽然事业进入瓶颈期,但f咖也是咖啊!

    生活终究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

    “对了秦黑狗,大小姐最近见了吗?”

    “没呢,听说钻研烛龙算入迷了。闭关呢。”

    “我明天的戏赶完暂时就没事了,回去找你们,咱出来吃个饭?”

    “行。”

    ……

    老友相聚,总是开心的。

    杜清寒跟着秦昆去了,跟楚千寻、王乾打了招呼,又走了。按她的说法,就是露个面表示尊重,对于吃饭这种没意义的事,她不想浪费时间。

    周渔生鲜馆,柴火鱼冒泡,香气扑鼻,王乾戴着金链子,穿着皮夹克,手腕上的名表锃亮,除了丸子头没变,气质焕然一新,看起来像时尚界精心包装过的土锤。

    楚千寻倒是比以前寡言很多,秦昆印象中那个运动型的大小姐,眼圈漆黑,缠着头巾,一身低调昂贵的素色搭配,瞅着王乾的土样,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倒是秦昆最中规中矩,披了件带帽子的长袖外套,头发有些长,倒梳在脑后,这段时间也顾不上理发,再长一点,就能扎辫子了。

    “好久没聚过了,喝酒喝酒!”

    即便穿着比之前好了些,王乾衣服上也都是油腻一片,好在皮夹克沾了油也看不出来。

    楚千寻举起杯子,秦昆也举杯碰去。

    “爽。”

    “狗哥,几个月不见,家里藏妞了?”楚千寻看向秦昆,调侃说道。

    秦昆摸了摸鼻子,八风不动:“这都是意外,跟你们说也说不清。”

    “楚师妹,一见面就问这个,你吃醋……嗷嗷嗷嗷……别掐了!”

    王乾流着冷汗,杀猪一样大叫,楚千寻瞪了他一眼,冷哼道,“我吃他的醋?我要是当年看得上秦昆,早把他睡了!还轮得到什么嬴凤瑶、齐红妆之流?”

    果然,这才是楚千寻的风格。

    秦昆黑着脸:“把你说的能的,想睡我就能轻易睡到?”

    楚千寻舌头舔着嘴唇,刚喝了酒,脸颊有些酡红,手指挂在领口,往下轻拉,一对凶器呼之欲出,不过楚千寻手指松开,领口弹了上去,秦昆、王乾急忙收起瞪直的眼光,瞟向一边。

    “嘁,就你这定力,以为自己多清心寡欲?”

    被楚千寻鄙视,秦昆也认了,三人扯了一会,聊起近况来。

    大家是同伴,也是同道,问的大多是道门情况,修炼啦、课业啦、鬼差啦等等。楚千寻的尸灯鬼、刺刑鬼都到了鬼将级,大小姐能养得起,但阳气有些吃不消,烛龙算本来就耗费阳气,再养两只鬼,黑眼圈就是最直白的写照。

    王乾还好,就一只飞雷僵,听说前段时间去深山拍戏,飞雷僵偷看村民打麻将,结果迷路了,找了三天才找回来,也是操碎了心。不过一只鬼差的好处就是,飞雷僵实力很强,离鬼王也就一步之遥。

    秦昆的修炼也讲了讲,破虚、漱骨、洪霜之类的道术,比基础道术更高一层,王乾和楚千寻听的云里雾里,但鬼差的近况他们是能听懂的。

    八只鬼将!这数字极其吓人。

    这两位是秦昆的朋友,秦昆没有隐瞒,对方替秦昆高兴,也有些担心。

    “你能受得了吗?自古养鬼是要遭反噬的。上代黑狗当年阳气虽不如你,但精神力傲视华夏,最后还是受不了那么多鬼差。秦昆……你得悠着点啊。”

    秦昆也渐渐发现了养鬼太多的弊端,首当其冲的就是**方面,以前阳气过盛,性生活还正常,最近连冲动都没了,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啊。

    而且,鬼临身时,随着鬼差们愈发强大,四只鬼死前的痛苦加在身上,精神有些受不了,那股荒芜、失落、颓败、消极的负面情绪,特别影响人的斗志和意识,极有可能走火入魔。

    “我知道,胖子,先别提我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王乾暂时也不拍电影,肯定要留下来的,作为朋友,秦昆知道吴半仙不让王乾和符宗走得太近,但总得找个事做吧?

    “打算?没有的。我也攒了些钱,先混混日子,对了秦黑狗,今天回来我可是孑然一身的,去你家住几天没问题吧!”

    “当然有问题了。”

    王乾一怔,大怒道:“你不仗义!”

    “胖子,家里有女人,肯定不方便你住,这跟仗不仗义没关系。不过可以给你提供个地方。跟青竹山还挺近的。”

    “我不回符宗!师父可是专门提醒过!”

    “不让你回,白湖镇老街我和大小姐开了一家店,生意也不怎么好。不过店店盘下了,也不能空着,你去那住,感觉这几天还能扩张个生意。”

    秦昆说着,朝着楚千寻眨了眨眼睛,楚千寻立即会意:“是啊胖子,老搭档了,咱不如合伙经营那家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