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山沟皇帝 第三百六十八章 明廷震动


    兴泉府,前宋志文的知府衙门,现大唐皇宫内。

    大唐的核心高层文武官员再一次齐聚,文官这边自然是以柳八苟为首的内阁成员,钱梦久、王文华、马维、杨秀才乃至谢老头等人都在,而军方这边的将领则是要少的多。

    有分量的只有作战司司长曾子文以及第三步兵团团长方希同、炮兵营营长谢梓炜以及部分中层军官。

    至于军方的其他高级将领,比如第一步兵团团长郝柏年、第二步兵团团长李春景、第四步兵团王单旭、第五步兵团团长周义宝、第一步兵团副团长兼任第一步兵营营长黄学仁、第二步兵团副团长兼任第四步兵营营长方东全等人,此时都是率军在外作战呢。

    但是今天众人齐聚在这里,军方的将领虽然人少,但是却是依旧以他们为主,曾子文更是被众人围着,柳八苟、钱梦久他们在问着曾子文到底情况如何了。

    而曾子文面对这些七嘴八舌的文官大佬,到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耐烦,而是尽可能的详细解说。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门外突然有侍卫高喊:“陛下驾到!”

    顿时,战略会议室内的众人就是齐齐闭上了嘴巴,然后把视线投向了门口。

    众人的视线之中,只见一个穿着领口绣有金色龙纹的儒服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此人自然就是大唐王朝的至高存在,柳八苟口中的千古圣君,他们的皇帝:李轩!

    李轩的脚步并没有在门口停顿,而是连续数步就是走了进来,然后直接坐在了最上首的龙椅上。

    此时,众臣在柳八苟的带领下行礼,口呼万岁。

    李轩这时候才是右手略微轻抬,口中轻道:“平身!”

    这会,众人大臣们才是站起身来,不过今天并不是正式的早朝,所以自然也是不用太过讲究什么站位排序之类的东西,而李轩也是懒得等他们说什么有事启奏之类的废话。

    而是直接就是开口道:“刚才曾爱卿送来了一份前线郝团长的军情报告,说是明军前锋已经抵达黎平府北部边界,不日将会攻入铜鼓卫,这郝团长的军报,大家都可以看一看!”

    说着的时候,他是朝着身边站着的霍守奇看了一眼。

    此时拿着一个小公文皮包、站在李轩后头的翰林院侍读学士霍守奇立即是从手中的小皮包里拿出了一封书信,正是郝柏年派人送回来的书信。

    众人之前只是听曾子文说有情况,不过听说自然没有亲自看郝柏年的书信来的实在。

    郝柏年的军报上写的非常明确,从众多渠道都可以证实,贵州明军已经是在贵州巡抚的命令下,尽数动员了起来,贵州东北部、北部地区已经是汇集了两万多人,而贵州西部、中部地区,尤其是省城方向的明军加起来,也有三万多人。

    未来半个月内,将会有五万人陆续抵达黎平府!

    换句话说,最近几天里,就有明军前锋抵达,而半个月后,五万明军就能够全部抵达了。

    而这个时间,比大唐君臣之前预料的时间至少提前了一个月,甚至更多。

    很快,郝柏年的军报就是被众人传阅了一遍,此时李轩再一次开口了:“对此,诸位爱卿可有什么想法?”

    身为群臣之首,柳八苟自然是第一个开口道:“回禀陛下,伪明贼军既然胆敢冒犯我大唐国土,自当击之,臣以为应当立即调遣大军痛击来袭伪明贼军。”

    不过柳八苟说了一句应当痛击伪明贼军后,就是很自觉的闭上了嘴巴,因为如果他说应该怎么打,打哪里,那就是明显越权了,他这个内阁大学士哪怕是文官之首,但是也没有丝毫的权力插手军务。

    打仗,那是枢密院的事!

    所以曾子文也是开口了,作为作战司的司长,近期内大唐新军的所有大规模军事行动,其细节基本都是他带着人筹划的,如今遇上明军来袭,他的作战司自然也是需要拿出一个应对计划来的。

    曾子文道:“启禀陛下,臣已经召集作战司所有参谋开始制定作战计划。稍候作战司就会拿出一个完善的作战计划来!”

    明军的提前来袭,几乎就是把作战司之前制定的趁着明军还没有反应过来,闪击黎平府,然后南下广西,以最快的速度攻占桂林、柳州等地,掠夺兵员、粮饷等资源,用以扩充部队,然后再回过头来北上黎平府,汇集扩充后的部队一举击溃贵州省的五万甚至十万人以上的主力,以彻底奠定割据一方的胜局。

    但是祝志海却是没有给他们这个时间,别说等他们拿下广西掠夺了人口、财富后了,现在他们还没有离开黎平府南下广西呢,祝志海的军队就是迫不及待的杀过来了。

    其实不管是李轩还是曾子文,他们都是轻视了明王朝,或者说是祝志海对他们的重视程度。

    李轩和曾子文一直都还以为自己是小打小闹,明军就算会派遣大军来镇压,但是也不会说过于重视,这官方扯皮几个月,再慢腾腾的调兵。

    但是他们忘记了,他们已经不是一群小土匪了,而是拥兵万人,已经攻克了一整个府,并且兵锋已经开始向周边府县扩张的割据政权了。

    更关键的是,大唐王朝还是那种正式称帝建制的造反政权,这种事如果是放在一年前,大家都只是当个笑话而已,但是一年后的今年,伪唐贼军都拥兵上万了,割据一府了,你还把他们当成笑话?

    那么就不是大唐王朝是笑话,而是明王朝是笑话了。

    毫无疑问攻占了兴泉府后的大唐王朝,已经是被明王朝真正重视了起来,尤其是在贵州省本地的官员心中,伪唐贼军实际上已经是成为了心腹大患。

    要不然祝志海怎么会暴跳如雷,然后动员全贵州的兵力试图围剿伪唐贼军呢!

    现在的李轩和曾子文他们都还不知道,他们大唐王朝的名头都已经是随着祝志海的奏折,传到了北边的京师,据说在某一次早朝上,还极为正式的讨论了伪唐贼军一事。

    最后英明圣武的正德皇帝下了一道圣旨,圣旨说了啥?

    很简单,让贵州巡抚祝志海从速剿贼!

    至于其他的,很抱歉,没有了!

    从这也可以看得出来,明王朝对大唐王朝的造反,各个阶层的反应是不一样的,兴泉府、黎平府等周边府县的官员们畏伪唐贼军如猛虎。

    省城那边的官员则是担心加生气,比如祝志海,他肯定已经是看到了伪唐贼军的危害,能够把宋志文上万大军都给剿灭的伪唐贼军,谁要是还敢说他们只是一群山沟沟里的土匪,祝志海都敢抽他一个大嘴巴子,你他妈见过歼灭了上万官兵的土匪吗?

    所以,祝志海准备从全省范围内抽调大军镇压伪唐贼军。

    而京师里的大佬们,听到这话也只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然后兴许会感叹一句:“多事之秋啊,这是今年第几次造反了,第七次还是第八次来着?”

    没错,对于每年都要镇压n+1次数造反的明王朝来说,区区偏僻地方的一次小规模造反,是不能够让那些内阁大佬们有所动容的,想要让他们真正的感受到切肤之痛,大唐王朝还是先把整个贵州占领了,剿灭几十万明军再说,现在就想让明王朝的大佬们大惊小怪,做梦呢。

    更何况最近两年朝局不稳啊,陛下龙体是越来越差了,一年从头到尾,汤药就没停过,而东宫太子自从前年监国时出了差错,被陛下勒令闭门思过已经足足两年了。

    太子被勒令闭门思过两年多,以至于其他几个皇子对储君之位虎视眈眈,再加上陛下年岁已高,龙体堪忧,这搞不好改明儿就驾崩了。

    在如此紧要的关头里,朝中的诸多大佬们一个个都是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了。

    这几年里如果运气好了就会平步青云更上一层楼,但是稍有不慎就会招惹抄家灭族之祸。

    相对于朝中局势混乱,国本之争,区区西南偏僻地方的一次小叛乱算个屁啊,等那个叫什么李轩的贼子打进了湖广乃至江南繁华之地抢了秦淮河的头牌再着急也不迟。

    秦淮河上的爱国女子都没被抢走,着急个屁啊!

    明王朝那边的局势如何,李轩这个在偏僻地方的造反头子自然是不知道,不过知道和不知道区别也不大。

    不提明王朝里的京师大佬们重视与否,仅仅是贵州巡抚祝志海就够李轩喝一壶了!

    那可是五万人啊,一想到五万人,他就感到亚历山大!

    柳八苟和曾子文等几个人相继发言,说什么,一定要打,把明军打的屁滚尿流,活抓祝志海之类的,不过详细的战略安排自然是不会在这场场合讨论的,和柳八苟他们说军事问题,那不是牛马不相及嘛。

    而内阁今天来参与这场会议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他们来解决军队后勤问题的。

    因此会议进行到了一半,当曾子文说到:“大战将至,军中兵员粮饷军械皆缺!”的时候。

    李轩就是把目光投向了柳八苟以及内阁各部的尚书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