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重生之投资之王 第569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二合一)


    摩根大厦地下三层。

    两千平米地下室已经被整修一新,四面墙壁都做了防水防潮处理,房顶上镶嵌了数百盏白炽灯,把整个空间照得明亮非常。

    空旷的地下室中央摆放着五个一人高的黑色柜子,能看到四周数条儿臂粗的缆线在这里交汇,柜子上无数指示灯明暗闪烁,科技感十足。

    而在地下室的四周,除了入口那面墙以外,则用厚厚的防弹玻璃墙把整个地下室的空间分割成一个冋字型。除了拜访设备的内层空间,外面一圈空间放满了办公桌椅,有不少员工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聚精会神的敲击着键盘。

    “这里一共是五台ibm-syste90第五代服务器,是我们特别定制的,每秒运行速度超过九亿次,是目前速度最快的大型机,每分钟可以处理超过二十万条交易指令。”考伊斯的it技术总监查理乔西领着穿了防尘服的张晨和贝兰克芬等考伊斯高层参观着这处刚刚建好的数据处理中心。

    “alpha go的软件优化做的怎么样了?”张晨开口问道。

    理查乔西耸了耸肩,“这正是我刚刚想说的,他们刚刚更新了系统版本,似乎把整个架构都做出了调整。原本我们以为他们疯了,没想到效果不错,准确的说,非常惊喜,响应速度完全达到我们的要求。”

    张晨感兴趣:“哦?真的?现在就可以应用了?”

    理查乔西摇了摇头:“还需要调试一段时间,最多一周吧,一周后应该就可以进行试运算和数据整理工作,数据越完善,自动交易的成功率就越高,此后还要进行模拟交易测试,需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吧,我有信心在一月一日前这套系统可以投入实战。”

    张晨露出一丝笑容,这是他最近听到最好的消息了。明年一月一日ast就会正式落地,到时候考伊斯会把交易服务器搬到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机房,真正成为两大股市的并列服务商。

    成为交易所得并列服务商后,考伊斯只要按月向交易所缴纳份子钱,就能提前0.3秒看到大盘交易的信息。利用这0.3秒的时间差,完全可以通过高速计算机实现在大盘买多前买多,大盘卖空前卖空,毫无风险的赚钱。

    考伊斯想要做闪电交易,也只有这一个机会。

    同高频交易不同,闪电交易是只有巨鳄才能吃到嘴里的肥肉,按照江湖地位的高低来确定分赃比例。

    也只有在ast落地之初才有这种机会,等到摩根高盛这种金融巨头意识到这种稳赚不赔的交易模式后,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进入这个市场。

    而且,等到摩根和高盛进入这个市场,即使他们有很强的商业道德,不使用盘外招对付考伊斯,到时候就成了算力和资本的对决,考伊斯这点资本,根本不可能竞争得过这些老牌投行。

    因此,张晨现在已经在布局高频交易。如果说闪电交易是作弊,打了法律的擦边球,高频交易可是彻底清白的营生。

    高频交易和闪电交易有很多共通之处,都追求和交易所最短的物理距离,也同样依靠计算机和高速网络及自动交易软件实现大量快速的交易,而且,同样都可以赚取高额暴利。

    同样,闪电交易同高频交易一样,并列服务商之间也有竞争,并列服务商不止一家,都能提前0.3秒看到交易,同样存在硬件和算法的军备竞赛。

    如果说差别,两者间最大的差别就是这0.3秒。

    高频交易服务商是没有这0.3秒的交易优势的,完全凭借算法预估市场走向,利用高速网络抢在一般投资者之前下单,也可以即时撤销订单,扰乱市场从中牟利。

    但就是这0.3秒,让两者有了本质上的差别,成本也天差地别。想象一下,在超高速计算机的辅助下,闪电交易可以吃掉市场上所有报价不匹配之间的差价,这是个很恐怖的数字,在没有禁止闪电交易之前,华尔街的并行交易商每年都能从闪电交易中无风险的吃掉上百亿的利润。而他们的成本,仅仅只是每年数千万到数亿美元的硬件更换成本和人力成本而已。

    哦,其中还有高额的份子钱,闪电交易大行其道之时,并列服务商每天都要给交易所五十万美元的份子钱,一年的份子钱就要一亿美元。

    而且,也正是这0.3秒,从法理上构成了闪电交易的不正当竞争,也促成了09年美国立法禁止闪电交易。

    0.3秒,就是“零”和“一切”的差别。

    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在这里,这么明显的不正当竞争,从99年开始大摩和高盛以及美林就成为了各大交易所的并列交易商,开始在这个市场上兴风作浪,美国却用了十年的时间才立法禁止,其中的猫腻不言而喻。

    其后,闪电交易就逐渐转变为高频交易,但这些老牌投行失去了行政支持后,无法和新兴的高频交易商竞争,逐渐退出了高频交易这个舞台,直到十几年后,高频交易市场上只剩下了四家专门做高频交易的新兴公司。而这四家新兴公司,垄断了美国股票交易市场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成交量。

    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卖出的股票,不是被和你一样的散户买走了,而是被坐市的高频交易商买走了。同样,你买到的股票,也不是真正从其他散户或庄家手中买到的,而是从高频交易商那里买到的。

    老牌投行之所以撤出这个市场,一方面和他们的竞争力下降有关系,另一方面,也是半主动的撤出。进入高频交易时代后,钱会越来越难赚,高频交易商赚到的钱也越来越少,从真个市场盈利超过百亿美元逐步降到五十亿,最后连十亿美元的盈利都很难保持了。

    高频交易商想要保持竞争优势,必须不停更换更好的硬件和研究更优秀的算法,网络更优秀的人才,而这些,都是成本。在竞争对手越来越多的情况下,物价也被哄抬得越来越高,军备竞赛愈演愈烈,你上大型机,我就上组群,你上组群,我就上超算,你上了超算,我就上更强的超算。

    另外,风险也越来越大,可能程序员稍有一个疏漏,就会造成巨亏。高频交易领域著名的骑士资本就因为系统管理员忘了升级其中一台服务器,造成特殊情况下触发了一个死模块的动作,几分钟之内以极大的价格偏差自动成交了数百万笔子订单,骑士资本短短二十分钟内就损失了接近五亿美元,同时引发美国股市大幅震荡。

    赚钱没有那么容易的,当然,那是对于跟风者来说。

    对于张晨这种重生后引领闪电交易的先行者来说,面前就是一座金山!

    而且是可以至少独自垄断三个月的金山!

    张晨测算过,如果有一个算力不下于自己的并行服务商出现,自己的盈利率就要减少百分之六十,因为有一部分算力就要浪费在防守上,势必会放弃一部分收割行为。如果有两家出现,盈利率会进一步减少到百分之十八。

    张晨让数据中心的人计算过,以目前美国两市的交易量来看,如果能垄断交易量的百分之五十,每天便能有超过四千万美元的净收益。投入资金量只需要三五千万美元和二三十倍的杠杆而已。。

    闪电交易商之所以能够坐地赚钱,就是因为杠杆,近乎于零的风险让他们可以随意增加杠杆,数千万美元就能撬动十数亿美元的资金,加上闪电交易的速度,一亿美元一天至少能创造近百亿的交易量,目前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两市加在一起日交易量也不过900亿美元,百分之百垄断交易量肯定做不到,但垄断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中间交易,还是非常轻松的。

    好在美国法制比较健全,就算各大交易所和巨头们知道考伊斯这家小公司通过钻空子大赚特赚,也只能在规则范围内进行约束,巨头们也只能急赤白脸的回去开会,同样开设闪电交易的业务,跑步进场,和考伊斯抢生意。

    “正向我上次在邮件中说到的,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两市已经没什么问题了,现在只剩下证监会,想要让他们不找麻烦,还有些问题。”贝兰克芬轻声道。

    张晨皱了皱眉:“有难度?”

    贝兰克芬笑着摇摇头:“不是难度的问题。”说罢看了看四周,低声道,“mrd(证券市场管理部)的首席风控官罗宾特纳希望自己退休后能够获得一份考伊斯二十五万年薪的顾问职位。”

    张晨歪歪头,奇怪道:“他要来考伊斯供职?”

    贝兰克芬轻笑道:“他两年后可能会回哈佛担任经济系教授,你知道的,哈佛很多教授在外面都会有些其他的顾问兼职。”说完,贝兰克芬又补充了一句,“银行委员会主席费尔格拉姆的老婆温蒂格拉姆从九三年开始就担任安隆的董事,这种事情很平常。”

    张晨了然,不由得轻笑一声,还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只不过这边黑的还算隐蔽。

    “可以,这方面你拿主意就好。”张晨随口道。

    贝兰克芬也没把这真当成一回事,微笑道:“最近所罗门美邦和花旗的沟通越来越密切了,估计已经进入了实质性的谈判阶段。”

    张晨点了点头:“我昨天刚刚参加了所罗门美邦的董事会,七人同意,一人弃权,董事会批准管理层可以和花旗展开接触,估计很快就能有结果。”

    贝兰克芬很感兴趣,所罗门美邦已经是全美第二大投资银行,当然,也是世界第二大,如果真能够和花旗合并成功,一跃就能成为世界最大的综合性金融服务集团。

    “花旗真的能绕开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贝兰克芬好奇问道。

    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自从一九三四年正式实施以来,一直是美国金融界的铁律。为规避行业风险,造成全面性波动,禁止商业银行从事投资银行业务。数十年来,无数商业银行都想要突破这一限制涉足利润更高的投资银行生意,无数投资银行更是看着数以万亿计的普通存款直流口水,却都毫无办法。桑迪韦尔难道真的找到了可以绕开这条法案的办法?

    张晨嘿了一声:“哪有什么办法。”

    贝兰克芬惊讶道:“难道他们想要强行合并?”

    不怪贝兰克芬惊讶,尽管现在这条法案有所松动,但毕竟没有被废除,贸然合并,风险还是非常大的。万一国会或某些不长眼的议员折腾起来,再遇上一些偶发事件,可能就会酿成灾难性的后果。

    张晨呵呵道:“艾伦格林斯潘前几天在美联储例会上的讲话你看了么?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他说‘目前经济形势下,某些金融管制法案已经过时,抑制了经济发展。’,另外,罗伯特爱德华鲁宾也在前几天的国会发言中说,‘本届政府工作重点就是废除一些不合理的金融管制措施。’两者相结合,还听不出味道么?”

    贝兰克芬皱了皱眉:“你是说,花旗和所罗门美邦已经获得了国会和美联储的支持?”

    张晨悠然道:“自从1982年里根政府开放金融管制,储蓄银行可以有限度的使用储户存款进行投资业务以来,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就已经名存实亡了,就连八十年代末的查尔斯基廷放款丑闻都没有阻止这一切。从那时起,就注定会有这么一天。”

    “现在美国经济正处于两百年来最好的时代,无论是商业银行还是投资银行,都不会甘心在这个大时代中只能吃掉自己眼前的这部分蛋糕,他们想要更多。在两者合力之下,华盛顿一定会默许这笔交易的存在,进而也有了修改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的理由。”

    “看着吧,不出意外,也就是这两个月的事情了。”

    贝兰克芬眯了眯眼睛:“你觉得能在合并后的新公司保留一个董事席位么?”

    张晨摇摇头,笑道:“合并后,双方的董事席位一定会进行缩减,应该一共不会超过十三席,不提可能还会加入一些新的成员,就算只计算花旗和所罗门美邦,火种源的席位也很难保留。”

    贝兰克芬遗憾的咂咂嘴,看了看张晨,好奇道:“但你好像一点都不沮丧?”

    张晨笑了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未尝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