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明末好女婿 第332章 陷阱


    “躲什么多?还击啊,还击!”看到手下在箭矢弹幕下东躲**的狼狈样子,张游击很有些丢脸,踢打着身边乱跑的士兵,厉声喝骂道。

    “哼,蠢货!还击个屁,还不下令打开城门,按照计划行事!”刘泽清瞪起了眼睛,斥骂道。

    “啊!是,是。”张游击这才反应了过来。招手喊过来把总柳简之,低声吩咐着。

    柳简之仔细的听着,重重的点头。

    “等城外的敌军入城之后,你找到那个和你接头的小子,把他和他的同伙干掉!”张游击轻声吩咐道。

    “是,将军,我已经派人盯着他们了。”柳简之点头道。

    刘泽清和阮大铖对视了一眼,一起下城布置去了。在张游击的命令下,数百名弓箭手从城楼里走出,在城墙上一字排开,然后他直属的卫兵也纷纷从城下冲上城墙,把城墙上的乡兵们挤到了一边。

    “情况不对啊!”陈江河打量着城头突如其来的变化,颇有些摸不着头脑。

    “怎么了?”刘能连忙问道。

    “那柳简之不是要开门投降吗,按说应该先来联系你,而且为何这么多士兵冲上了城来,这么多弓箭手,根本不像是要投降的样子,更像是个陷阱!”陈江河仔细的观看着城上守军的动静,分析道。

    “那怎么办?侯爷他们岂不是危险了!”刘能顿时大惊,若是城内守军已经布置下陷阱,进城的平南军将非常的危险。

    “哼,只要城门打开,对咱们来说就是机会!想伏击咱们,就看他们的牙口有没有那么好。再说,咱们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陈江河冷笑道,跟着他上城墙上的锦衣卫足有百人之多,都分布在这段城墙上,战斗起来必定能给敌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你肯定已经被盯上了,暂且别动。”陈江河对刘能吩咐道,然后扭身向另一侧的徐青田轻轻吩咐着。徐青田点点头,悄然去通知各个兄弟去了。

    城下还再往城上射击,却根本没有遇到多少抵抗,于是陈越便知道守军根本没有抵抗之心,也许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投降。

    果然,没过一会儿,城头突然挑起一面白旗,陈越立刻下令停止射击。然后便看到城门缓缓打开,几十个守军畏畏缩缩的呆在城门洞里。

    “侯爷,他们降了!”身边的众将兴奋的叫道,陈越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陈平,你带领教导营,先行入城,入城后迅速向城内攻击,给大军开路!”陈越下令道。

    “是,侯爷!”陈平兴奋的领令去了,一千教导营士兵跟在他的身后,向着城门冲去。教导营主要是有高杰和刘良佐部降军将领组成,李成栋、郭虎、胡茂祯、杨承祖等原高杰部将领俱在其中,作战自然要用他们为先锋,只有经过考验之后,这些人才能放心使用。正因为营中有着高杰和刘良佐军的精华,若论单兵战力的话,这支教导营还要比平南军老营战力要强。

    “金鑫,你带着左营进城后迅速攻上城墙,把城墙控制在咱们手里。李奕,你带着右营负责向北一路进攻,击溃其他各门守军,接应其他部队入城。”

    随着陈越的命令,一队队的士兵向着城内攻去。

    眼看着城外的军队已经入套,张游击向柳简之使了个眼色。柳简之便带着几个人向刘能走去,既然敌军已经进入了陷阱,再留着这人已经无用,必须把他抓起来,再盘问出锦衣卫千户陆宗汉的下落。

    正是因为没有看到陆宗汉,张游击不敢对刘能提前下手,生怕打草惊蛇之下,陆宗汉给城外的军队传信,使得诱敌的计策功亏一篑。现在,是对他们动手的时候了。

    城门里传来一阵阵沉重的脚步,那是敌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入城,城墙上,守军弓箭手面向女墙上张弓搭箭,箭头直指城下。在更远处的街巷里,刘泽清的大军已经张开了口袋,就等着敌军钻进来。

    经此一役,歼灭了支持崇祯的平南军的主力,福王就算坐稳了皇帝的宝座。那么自己也算将功赎罪,立下了功劳,按照阮大铖的许诺,自己即使继承不了安远侯的爵位,当上个副将总兵还是很有可能。想到这里,柳简之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刘能兄弟,平南侯的大军已经入城,咱们一起下城迎接去吧。”带着十几个人走到刘能面前,柳简之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对了,这位兄弟是?”柳简之又看向了陈江河,他早就注意到刘能一直和陈江河窃窃私语。

    “在下陈江河,见过柳把总。”陈江河微笑着,攥紧了手中的红缨枪,刘能也同样挺枪在手。

    “呵呵,看来都是明白人,就不用废话了!”陈江河,这个名字柳简之从没有听过,料也不是大人物,看着二人的表现,柳简之笑了起来,到底是反映了过来,不过已经晚了。

    挥了挥手,十几个手下手举武器逼了过去,然而下一刻却停下了下来,就见到足足百十人聚了过来,立到了陈江河和刘能的身后。

    百十个人,都穿着普通百姓的衣服,都是乡兵的打扮,人人挺着长枪拿着钢刀。竟然这么多陆宗汉的手下混到了城上?不应该啊,经过了阮大铖一夜的搜捕,不是大部分锦衣卫都落网了吗?柳简之震惊的想着。

    “陆宗汉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我。”柳简之沉声问道,一只手却在身后轻摆,暗示手下前去报信,请张游击派兵镇压。

    没有人再理会他,就见那个叫陈江河的人一挺手里的红缨枪,绽开数朵枪花,向着自己当胸罩来。

    “梨花三弄!”柳简之大吃一惊,能同时抖出数朵枪花来,对面分明是个枪术高手。

    数朵枪花根本分辨不出那个是实哪朵是虚,也可能都是实的,根本无从招架。柳简之躲闪不及,只能一个懒驴打滚摔倒在地,就见到数朵枪花在上空消失,柳简之暗松了口气,终于躲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支长枪带着夺命的风声疾刺而来,速度是如此之快,柳简之再想躲闪却来不及,就觉得胸口一痛,浑身的力气一下子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