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大自在逍遥天子 第二十四章


    “他?”克劳迪娅手腕轻旋,雪白枪头指向陈浮生,枪身上赤白两气缭绕看上去仿佛凭空涨大了一圈,语气中难掩怀疑。

    她虽然与陈浮生短暂交过一次手,不过那一次陈浮生只是随意幻化出一只佛光大手,在她看来只是一种诡异魔法,因而她不认为陈浮生在武技上有多少造诣,更何况陈浮生手上连一个茧子都没有在剑术上能有什么成就。

    “这其中最容易的一项唤作剑气雷音,通过斗气将剑招变化的速度提升起来,最起码也要达到到突破音障的程度才算小成。”

    侧头看陈浮生一眼,敖璃啧啧叹道:“任你法术神通如何高明在这种速度下都难以保全尤其是浮生道友可以一心多用同时操控几件飞剑布下剑阵,至于更高一层的瞬剑术与炼剑成丝我没有亲眼见浮生道友施展实难评价,只能告诉你说威力还在剑气雷音之上。”

    陈浮生面色一变,不再言语,双膝微弯猛一用力,合身扑向克劳迪娅,左手提起,当胸拂过,手指开合屈伸有如花苞开放,然而在这轻柔动作中却有风雷之声随之而起,顷刻间带出数十道青幽灵光在空中交错编织结成一张罗网将克劳迪娅身周一丈之内连人带枪牢牢封锁起来。

    维托眼中异彩连连,拼尽全力努力将陈浮生的动作完全记忆下来,截脉点穴与他之前的武道理念大相径庭,几天下来他不过是领略了些许皮毛,勉强可以通过对方的动作招数大致猜测对方的筋肉骨骼血液流向,对于更深一层的气机流转乃至虚无缥缈的神意之说就完全摸不着头脑这才在克劳迪娅手下一败涂地。

    而陈浮生此举无异于亲身为他展示其中的玄机变化。

    “原来这截脉点穴之法练到高深地步斗气根本无需接触对方身体武器就能在空气中将对方气机截断禁锢,比我之前所想象的可要精妙不知多少。”

    维托双眼一亮,恍若一道雷霆划破乌云,同是克劳迪娅,同是截脉点穴的手法,通过对其间的差异比较分析归纳,维托所得的好处还要远远大过与人生死搏杀数十场的经验。

    只是这才不过是一只左手而已,陈浮生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武道相比于在窍穴经络中运行更习惯于直接灌输到血肉筋骨当中,他虽然法力受到压制但想要击败克劳迪娅并没有多么困难只是这样一来动用的法力不免要加重几分反而有许多不美,因而这一手虽然精妙却并没有运起多少法力,只不过是想要将对方暂时困起来给右手留出时间。

    右手一张,腰间那根竹箫脱离腰间红绳落入陈浮生掌心,两指一旋,一片朦胧清光过后这根不过一尺八寸的竹箫便自幻化成为一根晶莹剔透的幽绿竹杖。

    一抹绚烂耀眼还要胜过天上日光的雪白光辉,丝丝缕缕,摇曳绽放在杖头之上。

    手腕轻轻一抖,这团剑光再不复之前形态而是敛为一条更为凝聚的银白细线,泛起一种金属特有的冷硬光泽,有如实质。

    陈浮生早在炼罡境界就已经修成剑气雷音,等到在生死局中突破丹成这一关之后法力倍增更是将剑光提升到五音之境,只是在这处陌生的天地,剑气发出之后没有足够浑厚的法力持续加持,如今他的剑速就连最基本的一音之速都达不到,剑气雷音之术自然也无法施展。

    但在天地元气的压制下反而压迫着陈浮生尽可能地调动凝聚起体内的每一分法力与之抗衡,炼剑成丝之术反而无形之中增进不少。

    剑修号称一剑破万法的根基便在于这炼剑成丝之术,能够将法力与飞剑的威力凝聚到一条细线上,锋锐无匹,什么法术神通都当不住这么犀利的剑气。

    克劳迪娅自然也是如此,虽然她手中的长枪亦非凡品,乃是百炼后的精钢混有其它奇异金属所制更是经过了附魔拥有坚固的特效,但比起修士用精元法力反复祭炼的法器还是差了许多。

    自陈浮生左手结网将克劳迪娅周身罩住之后她就感觉好似无形之中中了什么诅咒类的魔法一般,体内斗气的运转立时迟缓下来,作用到身体上就是脚下步伐与手中长枪间的招数配合中出了一丝本不该出现的瑕疵,然后那根竹杖拉出的银线就如同具有灵性一般自行切入进来,只是一绕一绞克劳迪娅就觉自己灌输到长枪中的深厚斗气溃散无形,在空气中幻化成为点点流萤,而那根混合了黑铁、秘银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可靠坚固的长枪却是被粉碎成万千颗粒仅止留下手中短短的一截。

    “浮生先生果然厉害,我远不如你。”

    克劳迪娅摇摇头,将一缕顺着枪身逆流而来的坚韧剑气强行压下,再看向陈浮生时已经多了许多钦佩。

    虽然陈浮生催动的法力特性与斗气或者剑客等其他武者职业生成的能量有许多差异,但克劳迪娅能够肯定这也是源自生命本源的力量,与魔法师通过精神力操控元素的方式截然不同,显然陈浮生在与她交手的时候并没有施展任何一个魔法,而是当真凭借着精妙武技就将她打败,作为一名白银阶的骑士,克劳迪娅自然不会去寻找什么武器材质太差之类诸如此类的借口,而是坦诚自己的失败。

    只是克劳迪娅低头看看手中握着的那根不足尺半,比那根竹箫还要短小的少半截枪杆忍不住叹息一声。

    这根长枪她入手的时间并没有多久,是凯尔·欧文子爵在她生日时赠送的成人礼物,专门收集了秘银还请动了矮人与欧文封地内一名最擅长附魔的炼金师合力打造,就算在帝都那些大贵族家的嫡系子弟面前也不逊色分毫。

    原本她是打算一直用到从皇家骑士学院毕业之后再作更换,却没想到居然早早就在南特城结束了它的使命。

    想到这里克劳迪娅忍不住打量一下被陈浮生重新收回腰间的青幽竹箫。

    能够单凭依附的能量就将自己的长枪绞碎,这位浮生先生的武器品质只会更加优秀,否则就算他实力远高过自己,脆弱的武器也根本承载不了他加持在上面的强大力量。

    “敖璃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和这个女人透露我的底细。”

    陈浮生笑容淡淡,却是向敖璃传递出去一道冰冷到足以凝结神魂的意念。

    “浮生道友何须如此。”

    敖璃无比轻松,似乎全然没有体会到陈浮生语气背后的威胁之意,“道友有所不知,自从这个克劳迪娅出现之后,父王留给我的一件信物就产生了奇妙感应告诉我或许可以在她身上找到我们来这一界的真正原因,只是这种感应时断时续就连我也不敢肯定,方才的反应是到出现以来最为强烈的一次,机会难得不容错过。道友是我们龙族推演出来的命定之人,由你出手自然要比我的可能性大上许多。”

    “此话当真?!你可从她身上观察到了什么?”

    陈浮生深吸口气,调运法力,沉声传音,能够让龙族不惜冒着与魔教动手的风险,这件事对于龙族显然关系重大,就算敖璃不清楚缘由,但如果说敖璃身上没有什么那些老龙布置的后手,陈浮生决然不会相信,只是他也没有想到两人的目的居然会与克劳迪娅牵连起来。

    难道龙族的推演之法当真如此厉害除了算到他们会传送到其他世界,居然连这个世界发生的情况都能推算出来。

    陈浮生摇摇头,虽然他不擅推演法门,却也知道这已经远超出元神级数的能耐,就算龙宫传自上古底蕴深厚也未必能够有这样一条老龙存在。

    “没有,这人肩负的气运太过旺盛,牵涉的因果极重,我那一件秘物还做不到这一步。”

    敖璃语气中也是异常可惜,话音一转,带上三分蛊惑道:“不过我看浮生道友似乎精通魔教勾魂索魄的道法,甚至可以轻易从维托兄妹识海中窃取记忆收集信息,不若你来试一试?”

    “你以为我没有试过么?!”

    暗自咒骂一句,陈浮生面色阴沉,心头迅速打过几个主意。

    把手一挥,洒落地面的无数颗粒便自克服了重力一般高高跃起落到陈浮生掌心堆积成为一团,然后化作一个光滑异常的金属圆球,然后重新堆起笑容:“克劳迪娅小姐实力太强逼得我不得不使出全部力量结果造成这等后果,我愿意为克劳迪娅小姐重新制作一件长枪作为补偿,还望您能够答应。”

    说到这里,陈浮生拍拍腰间青青竹箫,无比肯定道:“我能够保证最起码不会比我这一件魔法装备要弱。”

    “这个……”

    克劳迪娅眼光再次扫向陈浮生腰间,对于一名武者而言最重要的莫过于得到一件趁手的武器,不说品质能够与竹箫相当,单单那个能够变化形态的功能就足以让任何武者心动,由不得克劳迪娅说出任何拒绝的字眼,尤其是当陈浮生再次搬出诱惑拉图的那一套可以认主可以不断成长的说辞时就更是如此。

    “克劳迪娅小姐不妨试试这件重新熔炼过的长枪如何。”

    克劳迪娅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漂亮,整个枪身如同用一块水晶雕琢而成,晶莹剔透,反射出点点星辉,金蓝两色缭绕其上,沁入枪身化作两只火鸟在枪身中游移不定,流光溢彩,不像是骑士冲阵杀伐的长枪反而更像是一件精致无比的艺术品。

    然而克劳迪娅刚一接过,手指就是忍不住向下一沉。

    斗气会不断淬炼骑士的筋肉增强力气,因而之前那杆长枪中除了有秘银疏导斗气增强锋锐外更是掺杂了大量经过多次锻打过的黑铁增加分量说是擦着就死压着就伤一点儿也不为过。

    可是这杆新枪居然比之前还要沉重一倍有余,显然这位浮生阁下在其中还混有了其他金属。

    克劳迪娅试着挥舞一下,不禁皱起眉头,这杆枪太过压手,这样的话无论是出枪攻击还是收枪防守都会留有破绽。

    嘿嘿一笑,陈浮生脚步一变,人已经出现在克劳迪娅身前,一手抓起对方左腕,不待对方反应过来,并指成剑割开掌心,带出一道殷红血泉,在法力作用下汇聚成球。

    感受着血球中充沛的能量,陈浮生拇指一抹,伤口迅速弥合如初。然后屈指一弹,血球沉入枪身,一分为二,被两只火鸟分而食之。

    “这一次再试试看怎么样?”

    看着明显比比之前更加活跃清晰一些的火鸟,克劳迪娅点点头,她能够感受到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正从长枪中传来,随意挥舞一下,轻重由心,每一招每一式发出都带有一种圆满至极的美感,甚至克劳迪娅能够感觉到这杆枪的重量甚至可以随着输入的斗气的量而发生相应变化。

    “看样子克劳迪娅小姐对这件武器还算满意,只可惜为制作这件武器我耗费的精力太多,必须要先回去冥想恢复,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不妨到时候再来问我。”

    看着克劳迪娅好似摆弄玩具一般将枪在不同重量以及长度间来回变化,陈浮生呵呵一笑,拱手告辞。

    之前他试图在克劳迪娅身上下魔种每次都被对方的信念与裹挟的气运强行击溃,虽然其中固然有他分化出来的魔种中蕴含的法力太过稀少的缘故,但也表明对于这位白银骑士直接下手并不是一件好主意。

    本来他都打算暂缓一些时日,可是偏偏从敖璃这里得到的消息却是使得他必须要摸清克劳迪娅的底细,因而他才借着为她打造武器的由头重新下手,只不过这一次他吸取了经验,并没有直接打入体内,而是将魔种打入这件法器之中再通过血脉间的联系,将法器与克劳迪娅联系起来,这样的联系固然不够紧密却也要安全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