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我要做门阀 第三百六十一节 粉碎巫蛊(3)


    这位陛下一爽,顿时就龙颜大悦,对张越道:“卿之言善也,朕深以为是!”

    在心里面,他更是哼哼了几声,得意至极的想着:“朕早该知道了,朕为天子,天地伟力加于己身,言出法随,仙神妖魔见朕要当下跪恭迎!”

    只是,心里面还是有着不解。

    于是,问道:“只是,以卿之说,古之圣王,有伟力加于己身,何以自黄帝后无人能升仙?”

    长生不死,永垂不朽,这是他此生矢志不渝的追求。

    至少在现在,他对于长生不死的追求之心,依然坚定。

    张越听着,却是在心里叹了口气。

    每一个君王,都是极端自私自利之人。

    尤其是汉季刘氏的天子们。

    当今这位和他的父祖们。

    当年,太宗孝文皇帝尚且有‘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的故事。

    其宠臣邓通,堪称历史上第一位金融寡头。

    其与吴王刘濞,一度共同主宰了汉家的金融,号称天下铸钱,与吴王共分。

    而缔造文景之治的另一位帝王,先帝孝景皇帝,与乃父相比更加自私自利。

    整个天下在他手里,都是棋子罢了。

    私情不存在的!

    为了天下,他连儿子都可以杀,为了天下,他连胞弟和母亲也能利用。

    而这两位君王,却携手缔造了中国封建史上最著名的盛世文景之治。

    他们在位期间,天下富足,人民生活安康,少有饥荒和灾害。

    以至于国家有余力,能够打造起当今仗之驱逐匈奴的强大汉家骑兵集群!

    说起来,与其父祖相比,当今这位其实还算温情。

    至少这位天子有私情,也会念私情。

    这就比他的父祖好伺候多了。

    只是……

    “我这么一干,算是毁掉了董仲舒生前大半辈子努力了……”张越在心里微微一叹,感觉有些对不住那位已经挂点的‘老师’。

    董仲舒生前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让天下人接受了他的灾异说,开启了谶讳政治的先河。

    其实他的想法也不算错。

    盖因为当时,汉家君王的权力,既不受法律的制约,也不受任何人的钳制。

    在理论上来说,汉室天子,至高无上,生杀予夺于一心。

    想干嘛就干嘛。

    事实上也是如此。

    当今天子这些年来,修宫室、打匈奴、封禅问仙,奢侈无度。

    谁能劝阻,谁可制约?

    所以,董仲舒费尽心思,想给君权做一个笼子关起来。

    于是就在天人感应理论的基础上,阐发出了灾异说。

    按照董仲舒的解释,所谓‘天地之物有不常之变者,谓之异,小者谓之灾,灾常先至,而异乃随之’,而灾异就是天对人君的警告,正所谓‘灾者天之谴也,异者天之威也’。

    假如出现了灾异,人君就要马上反省自身,找到上天谴责自己乃至于威慑自己的原因,予以改过。

    为此董仲舒曾经语重心长的对当今天子奏道:天人相与之际,甚可畏也!国家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以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

    意思就是说,发生灾害,肯定是因为君王做错了事情,出现了怪异是因为君王做出了失道之事,倘若在灾害和怪异发生后,君王依然冥顽不灵,那么老天爷就会灭亡他的国家社稷,扶立起一个可以统帅万民,代天行政的新王朝。

    顺便说一句,董仲舒的公羊学派是儒家所有学派中唯一公开宣扬‘假如皇帝不能履行职责,那么其合法性就将丧失’的学派。

    只是可惜,这套理论,并没有什么卵用。

    君王的无限权力也不是一个笼子能关的起来的。

    而且,哪怕可以成功,其弊端也远远超过了利益。

    谶讳盛行的年代,人们对于各种自然灾害充满了恐惧,甚至不敢抵抗。

    唐代就有人民不敢捕杀蝗虫反而对蝗虫进行祭祀和祷告的故事。

    这极大的阻碍了诸夏文明的进步,以及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国家的精英都去忙着研究封建迷信了,谁会去关心政务呢?

    所以张越知道,董仲舒的那一套必须摒弃。

    必须换一套更加积极的东西,更容易为统治者接受的方法。

    听着天子的话,张越微微想了想,就答道:“太一麾下,五帝八主,皆先王能臣之号也,至今血食祭祀,垂于天地!陛下岂言独黄帝飞仙?”

    天子一听楞了。

    他是修仙大师,对于五帝八主,自然一点也不陌生。

    但在从前他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

    直到张越提醒,他才恍然大悟。

    对啊!

    太一(汉代天的化身,至高天帝)麾下有五帝坐镇,八主穿梭于过去未来上下玄黄之中。

    其中五帝,全部是上古先王化身。

    而八主(天、地、阴、阳、日、月、四时、兵),也都是有名有姓的先王或者先王大臣。

    顺着这个思路,再仔细一看如今天下盛行的各种神明名讳与来历,天子就愕然发现全是史书上的先王、先君、名臣或者是先民之中的英雄!

    譬如关中信奉的杜伯,就是宣王大臣。

    这也是诸夏民族的原始信仰的可怕之处。

    几乎所有神明,都是有功人民和天下的凡人死后升格的。

    若有什么人打算来这个时代的汉家宣扬什么你们都有罪的家伙,十之**会被地方上的百姓打成渣渣,甚至砍成零件!

    俺可是天潢贵胄,生来高贵!尔居然敢诅咒吾之父祖?去死吧!辣鸡!

    “那以卿之见,朕当如何方能与五帝八主般?”天子此刻真是难以自抑,他感觉自己已经接近真相了。

    “臣愚钝,如何能知此中真谛?”张越俯首拜道,他很清楚,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脑补的东西,才能让人信服。

    而他的话都说到这里了,这位陛下的脑洞能力已经足以让他去脑补其中的‘真相’了。

    果然天子听着神采奕奕,脑洞瞬间大开,董仲舒曾经与他说过的一些事情,还有那些李少君、神君在的时候偶尔透露出来的只言片语。

    这些东西,瞬间就被他串联到一起。

    “也就是说,朕只要能做到与三王五帝一般的功业,朕也可以与三王五帝一般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