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能穿越的修行者 590 剑意


    银色的月辉之下,一道洁白的光线极速的朝前穿梭,光线纯净如这温柔的皎皎月色,此时却透着股慌乱之意。

    ‘逃!赶紧逃!’

    张如封的法相有太阴之蕴,可借助月色以增其力,本人更是渡过了三次雷劫的魂修,实力之强,放眼整个天下,能够入眼之人也是不多。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遭一日竟然会如丧家之犬一般夺路狂奔。

    而且还很有可能逃不掉!

    太阴炫光遁遁速惊人,片刻就能奔出百里之地,而且其力不绝,可久遁不停。

    就算是司马家的雷遁之术,在长途飞遁之上,也不是他的对手。

    奈何身后之人的速度更加惊人,一道血线狂飙而至,血池魔君的血遁之速端的惊人。

    血光一开始还不算出奇,但一路狂飙,竟是越来越快,简直有了一瞬千里之相,距离张如封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

    心中一叹,张如封陡然定下身形,头顶上方月华一聚,十里之内的银色月辉全都落入他的法相之中。

    天空中弯月姣姣,在这一刻也是大方豪光,落下一道光柱,照射入张如封的身上。

    罗山真人据传乃是太阴娘娘座下第一弟子,还排在五岳、四渎之上,手持玉如意,脚踏七彩莲,分散如意,可崩山川万鬼。

    “不跑了?”

    血光在数里之外一顿,显出一位红发红眸的红衣男子,男子乱发纠结,浑身血腥之气浓郁至极,右手提着一柄血色弯刀,弯刀之上的血腥之气更是让相隔几里之外的张如封也是闻之欲呕。

    此人正是七大鬼君之一的血池鬼君姬开!

    “反正也跑不掉,何必多费功夫!”

    张如封脸色森冷,对方浑身煞气外露,现在还没有什么动作,那股磅礴的气机就几乎扰乱了他的法相连接太阴之气的月华光柱。

    可想而知对方动手的那一刻该是多么的威猛霸道!

    “那人是谁?”

    虽然没有提是哪个人,血池鬼君也知道张如封指的是谁。

    “嘿嘿……,他是帝君的朋友,你们世家联盟的敌人!”

    张如封心头再次一沉,这次的行动他们也想过有可能会是陷阱,但对方的几位好手都被探知大致的位置,这里的鬼池按理来说不会出现太多的高手。

    事实也是如此,这里除了两位鬼君之外,并未有几个能够看得入眼的人物。

    奈何,在一群人欣喜的发动突袭之时,却发现大错特错!

    一位持刀武圣横空而出,骇人惊闻的雷霆刀光当空横扫,一连九击如灭世之灾,荡空一切来犯之敌。

    二十多位魂修高手,当场死了一半,其他人更是个个受伤。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场中先是一滞,随后世家联盟的人已是疯狂的四下逃窜,就算是他们几位三劫魂修也是如此!

    那股毁天之力,灭地之威,深深的镇住了所有人。

    那般实力,怕是传闻中的四劫之人才能拥有!

    “帝君的朋友?他来自哪里?”

    张如封再次开口,那人籍籍无名,却有这般强大的实力,让他忍不住往仙墟之中的秘境联想过去。

    但怎么可能?

    “这你就没有必要关心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受死吧!”

    血池鬼君冷冷一笑,一催手中的血色长刀,一道血线猛然涌来,瞬息之间就化作汹涌血海,朝着张如封狂涌而去。

    “月华千剑!”

    拖延时间的张如封自然是为了凝聚大招,手中玉如意猛然穿出,一道皎皎月轮凭空浮现。下一刻月轮之上已经涌出漫天千万道的月色剑气,万剑其发射向血海。

    “嘿嘿……”

    血海之中响起血池鬼君的冷笑,血海不闪不避,迎着那万千剑气就是狂冲而来,血池鬼君修炼的虽然是邪道法门,但功法却是最为大气磅礴、沛然难御。

    血海狂涌,气势磅礴,被那万千剑气一撞,当即炸开无穷血色浪花,原本的雄浑的血海也变的稀薄起来。

    奈何血浪流转,转瞬已是恢复原样,生受张如封一击,竟是看不出与刚才有多大差别。

    “月华轮舞!”

    玉如意所化月**放光芒,照彻的方圆十里一天通透,其内的阴郁煞气、鬼物游魂全都缓缓消散,就连那血海也开始变得透明起来。

    “杀!”

    一声低喝,狂冲的血海之中猛然冲出一道血线,血线带着浓郁到极致的煞气,笔直的斩入月轮之中。

    “啪……”

    月轮开裂,化作光芒碎屑四下飞舞,张如封伸手一点一柄玉如意,再次出现在掌中,如意变换,化作一柄姣姣长剑,御剑如龙当空游走。

    大招被破,只能以单纯的法术技巧对决,幸好张如封对于自己的法相感悟颇深,倒也是御剑飞腾,在这天空之中四下穿梭,一时片刻竟也不落下风。

    血池鬼君刀势一催,血海狂刀横卷而起,撞击的张如封手中长剑不时崩散出漫天月辉。

    几次攻击,都被张如封巧妙的避开,小心翼翼的拖延时间,寻找自己的破绽,也让血池鬼君有些不耐,当即血刀之速再次以增,血海翻腾的越发极速,把这方圆十里化作一片血色的海洋。

    血光遮蔽了天际,也挡住了张如封感应月华之能,瞬息之间就陷入岌岌可危的情况之中。

    其实血池鬼君尤其善于对付活人,一声大吼就能让武圣级别的强者浑身鲜血沸腾,不由自主的离体而出,涌入他的体内。

    对于魂修本就不擅长,但此时全力而动,也是大占上风。

    “死吧!”

    低沉的喝声在耳边回荡,张如封神魂一荡,手上的动作不由得一顿。

    ‘不好!’

    心头暗叫一声不好,下一刻就发觉自己已经陷入到血海的包裹之中,浑身上下酥软无力,更是移动困难。

    血海之中还有千万人的声音响起,无视防御,直透内心。

    那声音有高有低,声调各不相同,夹杂在一切,更是让他头晕脑胀恶心欲呕,对方还未真正动手,张如封自己已经法相晃动,隐现不稳之状。

    ‘走!’

    心中一定,神魂之上铭刻的神纹陡然一亮,张如封已经化作一道洁白的流光,冲破血海,冲霄而去。

    “嘿嘿……,你跑不了了!”

    血池魔君嘿嘿一笑,刚才把对方纳入血海,他就已经感应得到张如封的虚弱,再加上入了血海,自会被其中的气息侵染,不仅会腐蚀神魂法相,还能追踪到具体的位置。

    张如封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

    事实确实如此,狂冲百里的张如封,法相一散,已经显出了本体,苍白的脸色,无神的双眸,都显示了他的虚弱。

    身后如同飓风一样狂猛的气息已经扑至,他却已是无力抵挡。

    眼前一花,一男一女一对璧人已经出现在眼前。

    “张如封?”

    三劫魂修并不多,张如封两人还是认识的。

    “看来我们来晚了。”

    张玉儿轻轻一拍后背的长剑,脚步一踏,已经出现在张如封的背后,静静的看着袭来的血海。

    “只要刘铨还没有走,就不算晚。”

    陈子昂摇摇头,单手在身前一划,刘铨手提雷狱狂刀的身影就在虚空浮现。

    “张家主,你可曾见过这个人?”

    张如封神魂受创,反应有些迟钝,只是在看到眼前持刀的身影之时,眼眸一缩,脸上已经露出惊恐的表情。

    “看来你见过他!”

    陈子昂点了点头,大手一挥,人影消失。

    “嗯!”

    张如封此时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当即脸色一变,大喝一声。

    “危险,赶紧走!”

    喝声刚刚出口,他就不得不苦笑一声。

    两个武圣,面对血池鬼君,又岂是想走就能走的?

    拿出一柄宝剑,反身正对冲来的血池鬼君,就闻听一声巨吼,他的身躯不由的一颤,浑身气血猛然不受控制的朝着体外涌去,迫不及待的想脱离肉身,汇入前方的血海之中,成为它的一部分!

    双眸一睁,张如封已是一脸憋屈的准备等死。

    一个手掌轻轻的按在肩头,倏忽之间,一切风平浪静,体内的气血再次变得缓和,就连神魂之中的血影,也突然烟消云散。

    “这……”

    心头一呆,正欲开口说话,面前的一幕已是让他大口张开,僵在原地。

    只见立于虚空的那位女子缓缓举剑,一股浩然剑意猛然从那纤细的身姿之上涌出。

    那剑意之浩大,竟是充塞天地之间,在那剑意之下,万物都是那么的渺小,甚至就连整个天下,都容纳不了这区区一道剑意。

    张玉儿感应神魂之中的那道剑意,她现在已经明白,这道剑意并非是什么神石道韵,而是单纯的被人留在神石之中的一抹剑意。

    在那剑意之下,她能看到自己的渺小,也能见证剑道的无上之境,身前的血池鬼君,在此时的张玉儿看来,柔弱的就如草芥。

    剑锋前行,血海之中的万千神魂波动齐齐而灭,当空横扫,血海当即烟消云散。

    剑意回收,张玉儿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白,身躯陡生一股虚弱之感。

    不过,片刻功夫,她已是恢复正常,此时需要速战速决,而且熟悉一下剑意,等下也可以更好地应对刘铨。

    “走吧!”

    微微侧首,凌人的剑意已经消失,只有那玉人的温和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