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魔皇大管家 正文 第979章 护身符


    “洛家主,老夫二人商量后,决定带双龙院一半高手,还有叶鳞这些杰出弟子,齐赴北州救援,以抗不败剑尊凶威,解北州燃眉之急!”

    轻轻抚了抚胡须,黑髯至尊沉吟少许,幽幽出声。

    眉头一抖,洛云海思量片刻,却是缓缓摇头,皱眉道:“双龙院乃是西州战力支柱,一口气就带走一半高手,岂不西州空虚?这样的话,剑星帝国若趁此发兵,岂不中了对方调虎离山之计?”

    “是啊是啊,两位至尊请慎行啊,我们不能为了北州那些人,将自己老窝不顾了啊!”听到此言,一名老者也是赶忙站起,一抱拳道。

    抬眼看去,竟是一名魔炎宗长老。

    可是听到他的话,两位至尊尚未开口,洛云海已是皱着眉头,继续道:“可是我们此次若不去驰援,对方抢了北州的封天剑,再翻过头来对付我们,我们又能坚持多久?最关键的是,一旦见死不救,四州联盟土崩瓦解,再无信任可言,岂不又中了对方离间计?”

    呃!

    不由一滞,那名长老看着洛云海,却是一阵无语,无奈道:“我说洛家主,你这什么意思,说了半天,我们究竟该怎么行动?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你这不是废话吗?”

    “非也非也!”

    缓缓摇了摇头,冷无常却是轻笑一声,幽幽道:“这位长老明鉴,我们家主此言可不是废话,而是在分析时局。一利一弊,尽在掌握。只有时局清了,才能做正确判断。再说,该如何行动,由不得我家主决定,是两位至尊的权力,我家家主不过参谋一下而已,呵呵呵……”

    脸皮不觉一抽,那人被辩得顿时语塞,最后狠狠一挥手,恨恨道:“你们洛家出了名的谋士众多,尽逞口舌之利,老夫不与你辩,哼!”

    “哪里,我们是讲道理的,呵呵呵……”微微一颔首,冷无常不置可否。

    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黑髯至尊眼中也是精芒绽放,定定出声:“是啊,洛家谋士众多,老夫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如今遇此棘手之事,当真要想各位请教了。想必两位就是洛盟三大智星的其中之二,冷无常冷先生,和诸葛长风,诸葛管家吧,失敬失敬!”

    “两位至尊,有礼了!”二人齐齐起身,向两大至尊躬身一拜,满脸笑意。

    微微点了点头,白眉至尊继续道:“那么照两位先生之意,此次我们该如何行动呢?”

    彼此对视一眼,二人不禁皆是淡然笑笑,最后还是由诸葛长风仰首道:“启禀两位至尊,其实刚刚我家家主已然说的很清楚了,此次若抛北州不顾,只不过得一时之安,却会毁千年信条。若驰援北州的话,可能会有毁家危险,西州大难,但依旧是铁索连江,稳固不破,其中长远短见,还请两位至尊自行斟酌!”

    诸葛长风不愧是干过丞相的人,外交辞令一套一套。

    他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我们只是提个建议而已,采不采纳是你们的事,反正不管哪种行动都有风险。

    可是出了问题你别找我,是你们自己决定的,俺们洛家当初早就给你们提过醒了,是你们自己不听而已。

    “不愧是诸葛管家,果然名不虚传,老朽受教了,呵呵呵……”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两位至尊哪里不知他的意思,不由彼此看了看,皆是轻笑出声。这真是有功他占一份,有过咱两个背着啊,谁让咱是决策者呢?

    届时即便出什么问题,洛家也会撇清关系,不会做双龙院的替罪羊,呵呵呵……难怪这个小家族发展这么迅速,守门人真是不简单啊!

    心下一阵赞叹过后,这个问题又落到他们二人手里,不过此时此刻,他们也已然理清了头绪。此次援助北州,虽然会让西州空虚,让人有机可乘,可能会有大损失。但是这不过是眼前失利而已,四州联盟大局依旧不变。

    可是,若放弃北州却是短视之举,眼前利益不一定能保住,而且还会失去四州同盟的信任,不利于未来与中州的对抗。

    如此想着,两位至尊眼中精芒一闪,已是有了决定,齐齐喝出:“就这么办了,驰援北州。那么西州的安稳,就要多多仰仗在座的各位了。尤其是洛盟,娴于军事,对中州的防范,也当全权担起职责来了!”

    “两位至尊放心,我会的!”恭敬一抱拳,洛云海定定道。

    至此,双龙院已是有了决意,或者说,他们早已有了决意,只不过开个大会,统一一下思想而已。免得关键时候,有的人闹事掉链子就麻烦了。

    可是,还不待两位至尊挥手让众人退下,一道有些苍老的手却是登时再次举起,赶忙道:“两位至尊大人,还有一事,老朽想要汇报!”

    “何事?”

    眉头一抖,黑髯至尊遥遥看去,淡淡道:“你是太清宗的徐长老吧,你所汇之事很重要吗?”

    微微点了点脑袋,那名老者缓缓站起,竟是前几日卓凡赶往太清宗时遇到的那人。不禁满头踟躇,那老者眉头深皱,喃喃出声:“启禀两位至尊大人,有一事老朽必须告知两位大人还有各位,请大家做个准备,出门的时候放亮点招子,不要随意惹人,不然真要出大事啊!”

    “你这老家伙在说什么,究竟有什么事,快说啊!”然而,两位至尊还未开口,底下人登时再次吵闹起来。

    无奈遥遥脑袋,那老者不禁长叹一声,嘴唇轻张,却是吐出了十个令在场所有人都再次面色煞白的字眼来:“天魔山弟子……再次出山了!”

    嘶!

    不由得齐齐倒抽一口凉气,在场所有人全都瞠目结舌,手脚冰凉,竟是比听到不败剑尊和九剑王的名号时,更加胆颤惊心。

    两年前的事情,整个西州,各宗高手谁不知道,九幽霸主的厉害。这次天魔山有出动人了,而且还在这么个节骨眼儿上,是要干吗?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全都心下惴惴,止不住地咽着唾沫,即便是两位至尊也不例外。他们可不想再看到那个,比不败剑尊更可怕的老怪物出山了。

    “老家伙,你说的是真的吗,别吓我们啊!”

    不停地摸着头上的冷汗,在场一些人已是有些开始坐立不安了,嘴唇都有些发抖,扎眼看去,却都是些爱惹事的家伙。

    他们平日里都是一些无法无天的家伙,可这段时间却要做乖宝宝,好生收敛了,不然再惹到一些不该惹的麻烦,惹得跟那五宗一样宗门尽毁,那可就憋屈了!

    他们从来不是好人,也从来不怕好人,但就怕比他们还恶的存在。很显然,天魔山就是这么一个恶中之恶的魔窟,尽放一些恶魔出来,惩罚他们这些恶人。

    上次卓凡扰得双龙会各宗不宁,然后牵出大魔头,九幽霸主直接陨灭五宗。这次又出来一个弟子,他们还要搞什么?

    所有人一脸迷惑,却又胆颤心惊,黑髯至尊更是忍不住向那老者大喝道:“究竟怎么回事,详细禀来!”

    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那人淡淡点头,然后便把所见一切,一一禀告。

    待到听到了所有事情的经过后,在场一群人,却已然全都傻眼了!

    你妹啊,还骑着九级灵兽出门……没错了,的确是天魔山的人,只有那个诡异的地方,才出这样的变态。而且很显然,那九幽霸主吸取了上次弟子惨死的教训,还派一个如此变态的灵兽来当保镖,看来……西州的各宗又该夹着尾巴做人了!

    互相看了一眼,所有人都心照不宣,黑髯至尊更是干咳一声,喃喃道:“老夫和白眉不日起就要启程了,各位好自为之,多多保重啊!”

    你妹,你们溜得倒是快啊,知道天魔山的人又出动了,已是迫不及待要去北州跟不败剑尊拼命了吧!至少这不败剑尊你们还有得拼,那九幽霸主却是连拼的资格都没有。

    两个老家伙,真是好算计啊!

    抬眼轻瞥了两位至尊一眼,众人心下一阵腹诽!

    “还有,这次把倾城也带上,作为核心弟子,这也算是一次历练啊,呵呵呵……”忽的,白眉至尊仿佛响起了什么,又是大喝一声,干笑连连。

    靠,你们丫这两个老家伙,连护身符都带在身边,你让我们怎么办?

    脸皮忍不住一抽,众人心下更加无语,因为谁都知道,整个西州能跟天魔山扯上关系,有交情的,也只有卓凡的未亡人,楚倾城了。

    有她在身边,就算不小心得罪了天魔山的人,也能求个情,揭了此事,可就是这样一个保护伞,也被这两个老家伙带走了,众人心下登时便一股怨气,油然而生……

    与此同时,南州一片烈焰滔天的火山口,一名女子缓缓接过一道玉简,察看少许,却正是慕容雪无疑。

    接着她把玉简递给一旁的一名虬髯大汗,淡淡道:“大哥,北州求援!”

    “取我焚天剑来!”

    “怎么,你不问什么事吗?”

    “四州联盟,一诺千金,不需问!”蓦地转过头去,那大汉古井不波,悠然离开。看着那大汉的背影,慕容雪不禁淡然一笑,然后如星辰般的双眸,遥遥向北方看去。

    “刚刚从那里回来,又要去了……”

    另一方面,风雪飘摇之中,一把赤红长剑在狂风中飘荡,三名老者将它围成一圈,手中印诀猛打,向那剑不停弹指,却正是上官家的三位至强供奉。

    这时,上官飞雄急匆匆地来到他们面前,看着如此情景,不由问道:“怎么,封印还解不开吗?”

    “是啊,不知这小子下的什么封印,老朽三人联手都解不开这神剑剑灵封印!”

    “奶奶个熊,我说他还剑怎么这么痛快呢,给老夫还留着这么一手啊!”

    狠狠一摔披风,上官飞雄气鼓鼓地道:“该死的古一凡,你把剑灵封了,还给老夫还有个屁用。眼看着要对付不败剑尊了,这可如何是好?哼,你等着,等老夫下次见了你,非撕碎你不可!”

    上官飞雄气得咬牙切齿,上官轻烟在一旁看得一阵哀叹,眼中都是思念,却孰不知,卓凡也正急匆匆地向这北寒之地快马加鞭地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