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歌星 第205章 噩耗


    在《卿本佳魔》之后,昆仑影业就再也没出品过《卿本》系列的电影了。

    《卿本》这个曾经给昆仑影业带来过巨大辉煌的系列电影就此退出了网大的舞台。

    之后昆仑影业又给罗亚波做了一部都市捉妖系列的大电影,但票房还是扑街了。

    罗亚波的人气也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黄国昆看这样不行,眼瞅着马可那边已经上万视影业的大电影了,发展向好。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罗亚波糊了。

    于是一发狠,黄国昆从公司抽出来五百万,准备带资给罗亚波送去热门的大电影,帮罗亚波续上人气。

    演员带资进组,是这个圈子的常态。

    不过一般带资的演员都是女的,都是干爹啊、真爹啊什么给她们投资捧她们。

    男明星带资进组的往往是特别看重这部电影的资源。

    无论是男演员还是女演员带资进组,往往都是上千万级的投资。

    有些大老板捧女新人,甚至一部戏就给她带上5000万以上的投资。

    当然这个钱不是白给剧组,之所以叫投资,肯定是要有票房分成回报的。

    连带着还能讨那些女孩的欢心,可谓一举两得。

    但一般这样的投资,都找不到太好的电影资源,往往投资挣不到什么钱。

    不管怎样,这种带资进组的演员,剧组是很欢迎的。

    不过罗亚波的情况有点不一样。

    当时昆仑影业在圈子里的名声很不好,黄国昆想送钱都送不出去。

    他能拿出的钱也不多,只有昆仑音乐好不容易盈利的五百万。

    最后求爷爷告奶奶的托了很多关系,黄国昆才给罗亚波送上一部近亿投资的魔幻电影。

    他那五百万给人家完全就是塞牙缝的。

    罗亚波上那部电影的戏份非常的少,最终在上映版里,罗亚波出场的总时间还不足两分钟呢。

    这次营销依旧以失败告终。

    眼瞅着罗亚波就要被埋没在昆仑影业这艘沉船里了。

    黄国昆觉得特别对不住这个忠心耿耿的小兄弟。

    他一直在想辙想给罗亚**起来。

    后来是杨咪找到黄国昆,跟黄国昆致歉交好,这了他们一个机会。

    通过杨咪工作室,黄国昆给罗亚波找到了一个特别好的出演机会——《三国》!

    这部《三国》是腾讯影业出品的年度网络剧,投资巨大。

    区别于一般脱胎于《三国演义》的电视剧,这部《三国》完全依照真实历史来拍,只有少数的演义成分。

    这部剧是今年腾讯的重点网剧,据说要拍十季,总共一百二十集。

    很多一线的电视明星和电影明星都会在这部长篇巨制中露脸。

    杨咪本人也会在这剧里出演角色。

    她要演的是汉灵帝的夫人何皇后。

    这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角色。

    主要是因为杨咪时间有限,在这剧里投入不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所以就挑了一个宫斗戏份还算精彩的何皇后来演了。

    杨咪之所以要上这部戏,一是给出品方一个大面子,还有更重要的就是要把她旗下工作室的一批新人演员给带上这部戏。

    罗亚波就这么着也被杨咪给带进了剧组。

    罗亚波非常争气,试镜后,居然拿到了一个在第一季中戏份相当吃重的角色——汉灵帝刘宏!

    也就是演杨咪的老公,东汉末年最荒(淫)无道的那个皇帝。

    《三国》第一季主要就是讲东汉末年的皇廷内乱,讲刘宏怎么荒(淫)作乐、卖官鬻爵,讲何皇后一介平民怎么上位的,还讲了黄巾起义,凉州之乱等三国主线事件。

    罗亚波饰演的汉灵帝算是核心角色之一。

    要是能演好这个遭人恨的角色,罗亚波会非常的出彩。

    罗亚波自己很重视这次出演《三国》的机会,提前好几个月就开始做各种准备了。

    今年三月份,剧组正式开机后,罗亚波立刻进入了角色,表现的相当出彩,受到了剧组主创人员的一致肯定。

    杨咪私底下也和黄国昆讲过几次罗亚波演戏带感,有前途。

    罗亚波这边也偷偷和黄国昆聊过,说大密咪的大米咪确实很好摸,虽然是隔着薄纱和胸贴摸的,但确实有手感。还说了杨咪的是真胸,不是隆的。

    《三国》这部剧中的刘宏,力求塑造出历史上真实的汉灵帝刘宏,比如他在后宮仿造街市、市场、各种商店、摊贩,让宫女嫔妃一部分扮成各种商人在叫卖,另一部分扮成买东西的客人,还有的扮成卖唱的、耍猴的等。而他自己则穿上商人的衣服,装成是卖货物的商人,在这人造的集市上走来走去,或在酒店中饮酒作乐,或与店主、顾客相互吵嘴、打架、厮斗,好不热闹。刘宏混迹于此,玩得不亦乐乎。

    这些历史上的真实轶事在《三国》中都被演出来了。

    历史上的刘宏还在西园修建了一千间房屋,让人采来绿色的苔藓覆盖在台阶上面,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到处环流。渠水中种植着南国进献的荷花,花大如盖,高一丈有余,荷叶夜舒昼卷,一茎有四莲丛生,名叫“夜舒荷”。又因为这种莲荷在月亮出来后叶子才舒展开,月神名望舒,就又叫它“望舒荷”。在这个恍如仙境的花园里,刘宏命令宫女们都脱咣了衣服,嬉戏追逐。有时他自己高兴起来,也脱了衣服和她们打成一片。所以他就给这处花园赐名为“(螺)游馆”。可见这个刘宏有多么的会享受皇帝的生活。

    这些也都有所保留的体现在《三国》里了。

    可以想象这部戏的开头有多么的香滟。

    里面也免不了一些何皇后的香滟戏。

    若是连汉灵帝都征服不了,她怎么可能上位呢?

    不过鉴于杨咪的腕儿很大,何皇后的很多香滟戏都是替身演的。

    只有一场,镜头需要带到脸,杨咪亲自上阵了。

    就是在这一场时,罗亚波摸到了传说中的大米咪,还摸了不止一次。

    由于前几次拍的时候罗亚波太紧张也太有分寸了,拍出来的效果很不好。

    后来看这样不行,杨咪非常职业的主动让罗亚波更投入些,不要顾忌,要把汉灵帝的那股冲动表现出来。

    罗亚波这才敢下狠手,好好的蹂躏了一番杨咪。

    杨咪拍这种戏时倒是放的很开。

    这个位面的杨咪不但没结婚,连男朋友都没有,完全把自己献身给了艺术。

    拍这样的戏,她洒脱极了。

    罗亚波后来拍完和杨咪致了好几次歉,但杨咪根本不在乎,只要能把戏拍好就行。

    罗亚波当时还跟黄国昆开玩笑讲,说他那一晚上都没洗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拍这种皇帝戏拍的太爽了。

    亦或者是这个汉灵帝太昏庸遭天谴。

    罗亚波上礼拜拍完最后一场汉灵帝驾崩的戏后就出事了。

    剧中的时间是中平六年(189年)二月,皇甫嵩在陈仓大败凉州叛军王国等人。三月,幽州牧刘虞平定张纯叛乱。四月十一日(5月13日),刘宏在南宫嘉德殿驾崩,年仅三十三岁。

    罗亚波给刘宏最后死前的临终嘱托、恐惧与遗憾诠释的极其到位,一条就过了,现场导演和工作人员们给了罗亚波送上了一个大赞。

    但就在他拿了剧组的杀青花,正喝着水呢,却被一口呛到了,怎么也喘不上来气了,差点没死在当场。

    后来他被紧急送去了医院。

    开始大家以为这只是个意外,抢救过来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但医生给罗亚波做过全面的体检后,给出了一个非常不好的诊断结果。

    罗亚波患上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也就是传说中的“渐冻症”。

    其实他几年前就已经有一些早期症状了,但一直没重视过。

    比如他身体总是很乏力,有时候还会自觉的颤抖,严重时走路会不受控的脚下拌蒜,摔个大跟头。

    一直以来,黄国昆他们都以为罗亚波是身体不太协调,还专门找舞蹈老师给他练过形体。但收效甚微,他们却就没太当回事。

    这次出演《三国》,罗亚波有好几场戏用肢体语言特别生动的反应出了刘宏在病重期间还要挣扎享受的荒(淫)做派,其实就得益于他的这个病,他是不自觉的就演出来了。

    最后这次差点要了他命的喝水呛到,也是喉肌间歇性萎缩所致。

    这已经是病症恶化到比较严重的阶段了。

    再过不了多久,罗亚波可能就要趟床上动不了了。

    黄国昆是昨天被叫去医院,和主治医师聊过后才知道这个事的。

    目前罗亚波本人还不知道他患了这种比癌症还要残忍的无药可救的渐冻症。

    黄国昆昨天在医院直接就崩溃了,都不敢去看罗亚波。

    他怎么都没法接受,一直跟着他的这个忠心耿耿、给大家带来了很多欢乐的小兄弟,要迎接这么残酷的未来!

    昨天得到这个消息后,黄国昆立刻就让京西那个灵异剧组先停下来不拍了。

    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又要乱套了。

    好像老天爷处处在刁难他,处处与他为难,还总是恶整他身边人。

    难道这也是他命中注定的诅咒吗?

    实在苦闷无处发泄。

    黄国昆这晚跑来黄国仑家喝酒诉苦来了。

    一上来,黄国昆就把罗亚波得渐冻症的事跟黄国仑讲了。

    对于渐冻症(als),黄国仑并不陌生。

    伟大如霍金,得的也正是这个无解之症。

    老黄之前生活过的那个位面,曾有过一场风靡全球的冰桶挑战活动,很多知名人士都参与了,其目的就是为了研究和治愈渐冻症募集善款。

    不过这个位面目前还没出现像冰桶挑战这样有影响力的大规模的为单一一项病症募集善款的营销事件。

    虽然对渐冻症并不陌生,但黄国仑身边还从来没有人得过这种病。

    现在突然听说罗亚波得渐冻症了,黄国仑还是挺受震撼的。

    醒过来之后,黄国仑没和罗亚波碰过面,也没接触过。

    但醒过来之前的黄老师,和罗亚波接触过很多次,算是朋友。

    罗亚波这些年对昆仑文化不离不弃,这份忠恳的精神,挺让黄国仑感动的。

    这样的人得到渐冻症,黄国仑像黄国昆一样,也挺难接受的。

    这晚他没喝酒,因为要准备马上就要到来的《梦想》彩排,他是以茶代酒,在陪着黄国昆解愁解闷。

    “确诊了么?小波确定得的是渐冻症?”黄国仑喝着茶问黄国昆。

    黄国昆情绪所致,呜呜呜的哭了一通才说:“基本上确诊了。我现在想给小波换家医院再看看。但主治医生说,换哪儿都是这个结果,现在要尽力治了。小波真是太惨了!呜呜!好不容易又逮到个机会要出头,结果就来了这么一劫。”

    黄国仑拍拍黄国昆肩膀,心酸的安慰:“你先别伤心了。还是给小波换家医院再看看吧,没准有奇迹呢。”

    黄国昆悲从中来:“换是肯定要换的,但奇迹……真的不太可能了!我现在就在找,咱们国内哪家医院治这种病最好。但听主治医生说,现在国内哪家医院对这种病都不好控制,国外也没有好的办法。”

    黄国仑突然想起来,崔晓丽杨小樱和他聊天时说过,他们疗养院里有个得渐冻症的病人,便给两个女孩叫到客厅,问她们:“你们之前工作的疗养院,是不是收治过渐冻症的病人啊?”

    崔晓丽讲说:“对,是有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得渐冻症了,在我们那边住着呢,看着特别可怜,大好的青春年华只能在床上躺着,一动都不能动。”

    黄国昆苦笑说:“再惨也不如我惨啊,我躺着那几年,别说一动不能动了,我想看一眼世界都看不了。”

    杨小樱甜声道:“可是黄老师您醒过来了啊。”

    崔晓丽也讲:“对啊,渐冻症比植物人可惨多了,植物人还有可能发生奇迹,渐冻症那是真的等死了,还是有意识的等。”

    说着她打了个冷颤,不敢想象自己要是得了这样的病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黄国昆一听这话,咧开大嘴又要哭。

    黄国仑忙问两女:“你们疗养院有没有好的办法帮这种渐冻症病人调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