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荆楚帝国 第九十九章 薨落3


    一百多里的山路并不遥远,秦道又宽大,屈遂、昌文君一行第二日下午就到了城阳。此时城阳再无前日的欢欣,内外一片缟素,还未入城便听到城内有人恸哭。屈遂重重叹息一记,脸上一片麻木,他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没了,大王真的薨了。

    “禀上将军、各位将军:陈郢未闻战事,外城、王城城头皆见秦魏军旗士卒,不见我军军旗士卒。城外有不少敌卒在掘坟,大埋尸骸……”不过两昼夜功夫,项城城外的秦魏大军便匆匆退走,早前的营地空荡荡一片,似乎这里从未发生过战事。

    听闻陈郢城破、大王薨落,前日项燕便火急火燎率军赶至此处。他不相信大王薨落是真的,昨日派出数艘大翼前往陈郢探查,没想到陈郢确无战事,内城城头皆是敌旗、敌卒。

    “我弗信!”淖信大喊道,他是公族之将,今日刚刚抵达项县。“我不信大王薨落!请上将军即可发兵至陈郢。便是大王薨了,也要夺回王体。”

    “然也,请上将军速速发兵至陈,早日夺回陈郢。”同为公族之将的景龟也道。

    “大王不会薨落!”精卒之将邓遂声哀。“秦人必是见我大军将至,以计惑我也。”

    “请上将军速速发兵至陈,勿再延误。”一干将领见项燕并不表态,当即齐声相揖。

    “我曾闻之,秦军此次伐楚,只为大王一人。若非大王已薨,秦军怎会退兵?”沉默中的项燕终于开口,他想起了昔日阳文君之言。“首级或有假,然城阳、项城秦军退兵不假,舟师所见王城敌旗不假。”说到此他又拿出一份讯文:“送蔳公主嫁入秦国的屈大夫已至城阳,其飞讯至郢都言:秦王此时已至稷邑,又遣左丞相昌文君入郢吊唁,还说待我楚国新王即位,当与新王会盟于稷邑,并将稷邑作为蔳公主聘礼赠予我国……”

    “与秦之战,不死不休!”淖信大愤,他是年轻人,最为激烈。“我楚国不与秦寇会盟!”

    “会盟与否,全在朝廷,岂由我等定夺?”项燕瞪了他一眼,这才继续往下说:“秦王言,因为魏国相邦子季阻挠,二十万秦军过几日方才退兵,楚魏之战,秦国只会坐视。”

    “上将军要等秦人退兵方攻陈郢?”景龟年纪比项燕还大,他只是一族之长,并不善战。

    “我军十五万,敌军四十万。”郢师之将管由插言道,“秦人既要退兵,何不等秦人退兵之后再与魏人战,此当万无一失也。”

    “大王若何?”邓遂瞪着管由,牙缝里只吐出这四个字。

    “大王已薨!”管由大声道,他不但对邓遂高喊,还对其余将领高喊。“若非大王已薨,秦人岂会退走?项县誉士也亲眼看过首级,确是大王无疑。上将军又遣舟师前往陈郢,陈郢未见战事,王城城头全是敌旗,大王已然薨落……”

    整个中廷都是管由的声音,事实已无可驳斥。若说一切是计,那王城城头之敌军军旗乃舟师士卒亲眼所见,王城既已陷落,大王岂能独存?

    管由说着说着,莫名其妙便流下了眼泪,他抹泪道:“我军势弱,尚不能独对秦军,唯有全军皆着钜甲、皆持钜矛,方可与秦人一战。”

    管由并非荆党,他这样一个不是荆党的人忽然垂泪,顿时惹得人人落泪。项燕的头一直是上扬的,只等众将退走,他才低头擦了擦早已湿润的眼睛,叹道:“天不佑楚矣!”

    “大王薨落,郢都这几日已然大乱,听闻阳文君使人聚于路门,要立悍王子为王。”项鹊说起了郢都的事情。“他也来讯数封,请兄即刻率军入郢助悍王子即位。”

    “阳文君,无耻之徒也。”项燕听到阳文君这三个字就一阵不悦。

    “然阳文君言,若助悍王子即位,必以兄为大司马。”大司马三字让项燕目光一怔。他确实很想成为楚国的大司马,然而项氏并非公族,仅是卿族,朝中又未经营,大司马之职是永远轮不上的。那一日大司马府会议上说起将来之楚军,他竟然一无所知。

    “郢都此时仅有王卒五千,大军若至,悍王子必然即位。”项鹊知道兄长抱负,因而再道。“国一日不可无君,战事未毕,确应早立新君。不如此,他日悍王子立,阳文君若记恨,项氏不幸也。”

    “项氏不与无耻之徒为伍。”项燕不是不想做大司马,可三年来种种故事,让他对阳文君为人非常鄙夷。“且大王已封我为项伯,新王即位又能如何?”

    “唉!”项鹊看向兄长,不得不再次提醒:“项伯之封,仅三世而止。兄可见那廉颇,他亦是封君,还曾任赵国守相,如今客死他国,不得归葬……”

    “阳文君又许了你何种好处?”项燕反问,他觉得弟弟今日言辞有些不对。

    项鹊闻言干笑,他知道事情瞒不过兄长:“并无甚好处,只是顿县……”

    顿县在项城西北三十里,早为顿国,为楚所灭后为顿县。项鹊只重实利,大司马、令尹这些他是不稀罕的,他在意的是项氏所辖县邑的扩大。阳文君投其所好,许诺将顿县也交给他管辖,他自然忍受不了诱惑。

    “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人发,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计者也……”项燕忽然念起了兵法,项鹊闻声不得不退下,他知道兄长一旦心意已决便不可再说。等出至明堂,他才吩咐县丞项阙道:“速发讯于郢都,事不可为也。”

    “此乃寝宫,你等意欲谋反?”路门之外站着数百名朝臣,环卫之前,令尹昭黍言辞恨恨。大王薨落的讯息传来,他当即令人闭口,可寿陵君等人还是很快知晓。郢都当即大乱,朝臣大夫频频求见太后,请立悍王子为王,然太后皆拒之不见。

    “国一日不可无主,我等只求悍王子早日即位。”一干朝臣喊道,阳文君却不在其中。

    “市井传言,悍王子与李妃已被奸佞戕害。我等要见悍王子!我等要见李妃!”襄城君站在群人之前,他的嗓门最大。

    “然也。我等要见悍王子,我等要见李妃!”一干朝臣高声附和。昭黍身后的环卫一时没拦住,居然让几个人挤进了路门,待环卫要把人赶出去,其余朝臣顺着缺口也挤了进来。他们是朝臣,环卫自然不能动刀动剑,于是一干人齐齐奔向若英宫,拦也拦不住。

    “我等要见悍王子!我等要见李妃!”乱哄哄的声音在寝宫里回荡,众人奔至若英宫时,王尹由已经带人等在阶下。

    “何人敢擅闯太后寝宫,老奴便与何人拼命!”太监声音尖细,王尹由持剑而立,面露凶光。

    “阉人亦敢挡道!”朝臣齐齐踢去,由还未挥剑,便被众人踢到。楚国不是三晋,更不是秦国,太监职位再高,当着大王的面也是一脚踢倒。

    由一跤跌倒,其余拦路的寺人更被朝臣们一冲而散,他们气喘吁吁登阶入堂时,赵妃已经在明堂里坐着了。王尹大家可以随意踢到,但太后终究是太后,诸人不得不揖道:“臣等见过太后。”

    “群殴王尹,擅入寝宫,这便是你等的为臣之道。”赵妃花容消瘦,但精神未垮。她蔑视着所有人,目光则洞穿所有人的心。

    “禀告太后,市井传言有奸佞戕害悍王子与李妃,如今大王已薨,臣等……”

    “谁说大王已薨!大王仍在王城,大王仍在王城……”寿陵君还未说完便被赵妃厉声打断,她脸庞狰狞,然而说着说着便开始抽噎哭泣。

    寿陵君见此不再心慌,又道:“国一日不可无君,为我楚国之社稷,请太后准允悍王子即位。”

    “为我楚国之社稷,请太后准予悍王子即位。”群臣齐道,明堂里轰轰作响。

    “芈璊!”抹泪之后,赵妃又一次厉声喊道,再度把群臣吓一大跳。

    “母后。”芈璊从大室里奔了出来,她也满脸是泪,跟着她出来的还有僕臣厥。

    “彼等欲如何便让彼等如何。”数百名朝臣的注视下,赵妃如此说道。

    “太后不可啊!”僕臣厥立即伏拜。他最清楚太后的意思,太后不但没有杀了李妃,还要把李妃和悍王子交给群臣。如今大王已薨,失去悍王子便是失去一切。

    “母后?”芈璊年幼,但受厥的影响,她也知道悍王子事关重大。

    “璊儿!”赵妃看着女儿,“你为何不听母后之言?”

    “唯。”芈璊低低的应了一声,无奈碎步走向大室,厥欲言又止,终究无语。一会,带着些得意的李妃便出现在了明堂,与她一起出来的还有茫然不知的熊悍。

    “臣寿陵君拜见大王。”寿陵君带头向李妃母子大拜,更违礼喊起了大王,群臣不甘人后,纷纷拜倒高呼大王,喊声响彻王宫。

    “若敖将军欲何往?”春水荡漾的郢都北郊码头,看着大翼战舟上的独行客,县司马斗常有些莫名。

    “自然是去勤王。”独行客看着他微笑。

    “大王薨矣!”斗常失笑。“适才阳文君寿陵君等人已拥立悍王子为王。”

    “大王仍在陈郢。”独行客并不与他争辩,只下令道:“传我将令,!”

    “将军有令:!”甲板上的令旗官很快将独行客的命令以旗语打出,五千一百人的县卒不过四十几条大翼,令旗一出,便传来一阵锚链声。

    “若敖将军……”斗常这下真急了,但县公已任命独行客为五千县卒之将,他呼喊也罢、跺脚也罢,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五千人于淮水上越行越远,最终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