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电影世界当警察 第二百三十章 你马子来了


    “啧啧啧……”电话里的声音咂起了嘴,唉声叹气的说:“刘警官真是贵人多忘事,这才多长时间就把人家忘记了。昨晚你还想那个……人家呢……”

    刘建明转念一想,再结合熟悉的声音,一下恍然大悟,他咳嗽了一声,最后面那句话直接忽视,不以为然的说:“原来是小猫你啊……干什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又有啥事啊?没事的话,我挂了哈,我等着上班呢。”说完,就要挂机。

    阴阳怪气,故作**的声音,刘建明还以为谁呢?再说一大早就有异性出来推销自己的真的很罕见,也让人无法理解。

    原来是小猫那个迷死人不偿命的雌性生物。

    “刘警官,你敢挂我电话,等下你可别后悔呦?”小猫在电话那头抛着一只钱夹,一边玩弄一边调皮的说。

    刘建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也不知道一大早的这个风騷的女人又发什么神经,他小心翼翼的问:“你什么意思,又搞什么鬼?”

    小猫拉开钱夹拉链,指尖从里面夹出一张证件,挤眉弄眼的观看照片上的刘建明的头像,故作神秘的说:“刘警官,你是不是落下了什么东西?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发觉,作为警察,还是警官,啧啧啧,我真的很为你的破案能力感到怀疑啊。”她咂着嘴摇着头,一副非常惋惜的模样。

    刘建明一怔:我落下了啥东西?

    他连忙摸了摸全身,这才想起来,昨晚的薄外套到现在还挂在衣架上动都没动过。

    昨晚到家就跟阿芬你侬我侬的侬到午夜,临睡之前还开了一次车,最后才身心俱爽的睡去,根本没想起不见了啥东西。

    现在听到小猫这么说,刘建明连忙跑过去,取下了衣架上的薄外套,把手机夹在耳部和肩部的夹缝中,空出两只手一阵摸索。

    马上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钱夹不见了……

    少了现金无所谓,最重要的是里面还有自己的警官证,这玩意丢了可是要搞大的。

    丢了肯定不可能,一定是昨天晚上,小猫和自己亲密接触时,顺手牵羊反手牵猪牵走的。

    刘建明愤愤的把薄外套扔在沙发上,右手握起手机,大声叫道:“我钱夹是不是在你那里?!”

    他心中真的很生气,昨晚好心帮她,她还手脚不干净,顺自己的东西。

    但是他哪里知道,小猫故意拿走他的东西,是想找他的联系方式,后面再联系他,创造再次邂逅的机会,小女人的心性有时候真的很难理解的。

    小猫故作一副害怕的表情,畏畏缩缩的说:“刘警官,我好害怕呀。我怕我一时害怕,忘记你落下的东西放哪了。”

    “啥?还威胁我?”刘建明心中一肚子气,暗想:“敢威胁老子,你一个女人还嫩了点。”

    他握着手机,故意把自己的语气展露的很凶恶,恐吓她说道:“我不跟你多说。总之一句话,今天下班之前,你不把我的钱夹还到警署来,晚上将会有一张搜查令开去你家。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啪的,摁了挂机键。

    他“阴险“的笑了起来,跟我斗?!

    “哎!哎!刘警官!刘警官!”

    “你个死扑街!王八蛋!”小猫发泄般的把手机摔到了被子上。“哎呀!”她连忙又扑到被子上,把手机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摩挲:“别摔坏了,别摔坏了。“

    “都是你个扑街仔害的,”小猫翻动着手机左看右看,然后一把将刘建明的警官证摔在地上,在照片上踩了又踩。“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

    警署。

    “刘sir早!”

    “警官早!”

    “长官早!”

    “早!早!”刘建明一边挥手和相遇的同仁打招呼,一边走进了办公室。

    “呦,子伟,猪头,你们来得挺早的嘛?办公室的摆设就你们两个人就全部搞定了,值得表扬。”刘建明把薄外套脱下来,搭在自己的座椅上。

    “不早啦,阿明。是你来晚啦。”张子伟抱着一堆文件凑了过来,涎着脸,神秘兮兮的说:“来得这么晚昨晚肯定够爽咯?对了,那个推销酒水的靓妹滋味如何呀?”

    猪头听到以后,也睁着酒瓶底的眼睛,一边故作整理文件,一边竖着耳朵偷听。

    “……”刘建明一阵无语,自己跟小猫一起离开很多人都是知道的,都是单身汪,有这种闷骚的羡慕嫉妒恨的想法是很正常滴,但是后面的事情他们根本不知道,而且之所以来的这么晚,是因为自己跟阿芬开夜车的原因,而非是跟小猫有半毛钱的瓜葛。

    这种事情刘建明也无法解释,只能故作生气的摆着官架,大声呵斥:“都没事干啊,一大早就八卦八卦,跟个鸡婆一样,警察都不用干活的吗?快去,快去!”

    “yes sir!”张子伟阴阳怪气的大声应和,抱着文件夹跑出了办公室。

    猪头也笑眯眯的,表情很婬荡,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刘建明不好开口解释,其他人更往那种地方去想了。

    抛开杂念,屁股在椅子上坐下,刘建明翻看着三件积案卷宗,细细的梳理,考虑着在什么地方好着手。

    刚看了没有半个小时,张子伟神色怪异的跑了过来,挤眉弄眼的又想笑,又不敢笑,表情都可以直接拿去做企鹅表情包了,绝对大火。

    刘建明不知道他又搞什么鬼,没好气的问道:“子伟,你这副表情是不是便秘了啊?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赶紧的。”

    张子伟憋着笑说:“你的冤家来了。”

    “啥?!”刘建明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骈头来了!”张子伟进一步解释。

    “什么意思?”刘建明还是不懂。

    猪头色迷迷的凑了过来,婬荡的说:“刘sir,你马子来了。”

    “我马子?“刘建明心想:”难道是阿芬?她来警署干嘛?难不成有什么事?但是她有我电话啊,有事一般直接打我电话,但是频率也微乎其微,她主动打我电话的次数一个手掌都数得过来,以她的性格根本不会给我添麻烦的。来警署根本不是她的风格。“

    见刘建明还有疑惑,猪头直接笑眯眯的说:“你自己去外面看看吧,她现在在署长办公室,估计等下署长也会叫你。嘿嘿嘿嘿……“像猪一样的笑声特别的婬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