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盗墓派 正文 仙墓魔沟篇 第六十三章 三幅帛


    随着这一声的巨响,瞬间头顶和四周一股风压盖了过来,伴随着这声炸响,那大蛇嘶哑了一声,像是在惨叫,火光冲天,我借着这片光亮向上望去,不自觉地吸了一口冷气,这第三层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地洞,不知道洞顶有多高,原因是上方飘满了雾霾,是灰白色的,而且还像云层一样在缓缓地流动着,非常的密集,流动的方向是一致的,应该是从这洞里的某一点扩散出来的,我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那座黄金城。

    巨响过后,紧接着又是沉重的扑通一声,很可能是那大蛇给炸死了,心说幸亏这个死日本鬼子手里有**,否则我们四个还真不够那大蛇当点心的。

    忽然又听见那个日本太郎的喊叫,“八嘎呀路!八嘎呀路……”估计是吓疯了,所以骂个不停。

    发丘指松开我的手,说道:“暂时安全了,出去看看情况。”

    我的眼睛还是看不清楚东西,只好上去抓住发丘指的手腕,他哆嗦一下,但是也没说什么,拉着我,我拉着我爷爷,我们四个人绕出大石头,一片火光照了过来,果然是青皮祭祀蛇,比我先前见到的那一条还要大一倍,此时它的脖子和后边的脑袋已经被炸裂了,燃烧起了熊熊大火,蛇皮层里的脂肪油脂是非常厚的,何况是这么大个的青皮祭祀蛇。

    突然在舌头的前头不远处,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定睛一瞧,果然是那个日本太郎,心说他是怎么活过来的,当时那么多的圣母蛇怎么可能没要了他的命,难道这家伙的身体里有条圣母蛇不成?想一想又不对头,被圣母蛇钻进了身体还能说话吗?就算是古代的那些红衣侍女丧失了语言能力,那么白大虎被圣母蛇占据了身体,也没见他喊过话呀,啧,有问题,这家伙能够活着到达了第三层肯定不是因为他命大,很可能是他对这个黑狗岗子下的陵墓了如指掌,肯定是这样,我在心中断定着。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他的近前,发现他右边的肩膀全是血,此刻也正在汩汩地流淌着,看来他伤的不轻,他看见我们,显然吓了一跳,但是看到肥龙和发丘指他眼神中透露出一分恐惧的神色,哦,原来他们是打过照面的,怎么忘了这茬儿了。

    肥龙走到他的身前,蹲下去搜他身上的东西,两只王八盖子手枪,一只带着玻璃片的铁皮圆筒,肥龙说这是手电,接着是一把轻型的冲锋步枪,另外他的黄色帆布的大背包里,还搜出了好几块咸羊肉和白馒头,居然还有半瓶雄黄酒,肥龙一高兴,流出了口水,叫道:“他奶奶的,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

    说着他拿起一块羊肉就咬了一口,吧唧吧唧油油的嘴巴,话都说不清楚,“啊呀,真他妈的香。”说着又吃了一口,仰着头哈哈莫名的笑了起来,我看不过眼,虽然手上没什么力气,我还是咬着牙冲着他的腰间狠狠地拧了一把,他疼的呶一声,惊恐地看着我说道:“哎呀!他娘的老郭你干啥,疼死龙爷了。”

    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去你大爷的,你有老子疼吗?还不给俺拿一块补补。”

    我接过他递给我的羊肉,当下就是一大口,吧唧吧唧地吃起来,嘿,别提多香,肥龙表情上显得极其舍不得,但还是分给了我爷爷和发丘指,我们都饿坏了,也不客气也没说话,都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当然发丘指是很小口小口的吃,我做了个嫌弃地表情,还不小心被他看在了眼里,我赶紧赔笑,心说一会儿还得指着他背我出去呢。

    地上的太郎眼巴巴地看着我们,身受重伤,又动弹不得,哆哆嗦嗦地一会儿去盯他的伤口,一会儿又来看我们,咧起嘴,还像是无声地哭泣着。

    肥龙又去包里掏出白馒头分给我们,掏着掏着,他停下了,他说道:“诶嘿?不对呀,这家伙的背包里怎么会有帛图?”

    帛图?

    我和我爷爷、肥龙刷的一下都看向了发丘指,发丘指眼神中闪过一丝凌厉,他把白馒头交给我,夺过肥龙手里的包,肥龙说道:“怎么会跑他手里了,难道?”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了发丘指,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不好,怪不得发丘指不给我们看他手里的帛图,原来在这太郎的手里,那么这事情就变味了,这么一来很可能发丘指和这太郎暗中有一腿,很可能他们是合作的关系。

    我爷爷皱起了眉头,很显然肥龙我爷爷我们仨想到了一处,我爷爷试问着发丘指,说道:“小哥,这怎么一回事,俺可迷糊了,你得给解释清楚。”

    发丘指啧了一声,修长的二指一并,夹出两张古旧泛黄的帛图,看样子好像是用特殊的油涂过一遍,要不然这帛图不可能保存的这么久。

    两张帛图!

    我爷爷我们仨吃惊地盯着这两张帛图,发丘指递给了我爷爷,说道:“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说着我从怀里又拿出了一张帛图,至此说明发丘指是清白的,他一并交给我爷爷,我爷爷为了让我们都能看见,铺展在了地上,我一看之下,顿时心中一惊,这是一个简笔地图,配有西周的大篆文字,看样子当年西周将军是每一层都画了一幅地图啊。

    当我去看内容时,我和我爷爷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桥,因为这帛图上说的西周将军就是诸葛魇本人,这里很多的内容都不像那个老私塾先生翻译的那样,这是诸葛魇亲自绘制的《黑山妖墓》地图!

    他曾经派一位他的部下先锋将军刘疍,按照他的命令把这三幅帛图藏在今安徽桃渚龙山中,第三幅帛图最后一句话看得我心惊胆战,是诸葛魇留下的话。

    “得此三卷图者,勿负使命。”

    就在这时,发丘指又从背包里拿出来一条令我浑身一颤的东西,是一条断了头的圣母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