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正统天命 第二六六章 权衡


    第二六六章

    收拢一帮良家子,训练之后直接成军,这可是杨尚荆梦寐以求的,现成儿的军队当然便利,但是里面的门道着实太多了些,派系力量、个人恩怨,都是他要考虑的,相比之下,若是战事不那么紧急,还是这般操练要好些。

    就仿佛一张干净的白纸,他杨尚荆想怎么涂鸦,就怎么涂鸦,没有那么多的干扰,也自然要顺心些。

    杨尚荆笑着点了点头:“既然这海门卫、昌国卫、盘石卫是肯定会听戬调遣的,这人手,便从这三卫之中募集罢,最好要挑那些和倭寇有深仇大恨的,比如家破人亡的,到时候戬让他们开个诉苦大会,想必能让他们加倍用功地训练。”

    诉苦大会是个好东西啊,各自举出自己被倭寇欺压的不幸遭遇,然后痛斥倭寇的残忍,会引起其他所有人的共鸣,加深对倭寇的仇恨,然后嘛,自然是同仇敌忾,努力训练,上阵杀敌了,原来那条历史线上,土鳖对付刮民党俘虏的时候,经常就用这招,原本的俘虏们诉完苦,嗷嗷叫着就拿起枪来打老蒋,有的特么的比原本的土鳖还来劲儿,完爆什么思想教育。

    说完这话,看着忠叔若有所思的眼神,杨尚荆站起身来,笑着向外走去:“总归是时间不早了,戬先去沐浴更衣一番,莫要误了这李总兵的接风宴。”

    忠叔点了点头,也跟着站了起来,和杨尚荆一通走出了屋门,眼看着杨尚荆向着院中走去,右手转动着,脸上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且不提杨尚荆沐浴这点儿事儿了,这边儿李信坐在备倭都司的衙门里,正听着自己亲兵的汇报:“总兵,那杨郎中刚刚到了馆驿,边有个老仆前去打望,二人在宅中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儿,旁边有杨家的家丁在那儿候着,下走也不知道到底说了些甚么。”

    李信眯缝着眼睛,也看不出是个甚么表情,只是慢悠悠地问道:“那老仆长相如何?”

    “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老者,身高中等,须发花白……”那亲兵想了想,就开始描述起忠叔的长相,说道最后的时候,就有点儿犹豫,但还是咬咬牙,说道:“但看其步履之间,自有一股坚决果毅之感,想必也是久经战阵之人。”

    李信看了这亲兵一眼,哈哈大笑:“却是想不到,你还有这般眼力,却也是难得,也罢,此间事了,本官提拔你做个总旗罢。”

    这亲兵虽说和李信距离很近,但说到底却也不过是个寻常的士卒,若说长处,也就是机灵些,所以李信才让他前去监视杨尚荆,没成想这无心之作,却让李信发现了一个人才。

    所以这亲兵咕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下走谢总兵提拔。”

    李信挥了挥手:“你有这般的天赋,自然当得起这般的提拔,下去罢,将此事办妥,本官另有赏赐。”

    眼看着亲兵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退了下去,李信转过头来,看向站在身后的张安澜:“想不到,本官还能找到这般人才,细细雕琢一番,也算是可堪一用了,此间事了,就放在你手底下磨砺些时日罢。”

    张安澜就笑着点了点头:“总兵慧眼识人,末将佩服。”

    李信笑着摇摇头,站起身来,叹息了一声:“那老仆,想必就是昔日杨荣身边的那个老仆了,杨忠,嘿,杨忠……”

    “此人莫不是大有来头,竟让总兵发如此感慨?”张安澜眉头一挑,问道。

    李信摆摆手,站在窗前,看着西斜的落日,慢慢地说道:“本来,是没听说过这人的,可是这杨尚荆上任黄岩县没多久,本官就从南京收到了些消息,知道了这人的不凡,也便派人前去搜罗了一下此人的情报,嘿,却是想不出啊,这杨忠当真是不简单,跟在杨荣身后,便如同影子一般,不显山不露水,可这关键的地方,每每能看见他的身影。”

    顿了顿,李信慢慢地屈下了手指:“榆木川之变,他似乎就跟在了杨荣的身边,亲眼看着太祖爷驭龙宾天,此后宣宗御驾亲征汉庶人之时,他也是随军而行的……”

    一条一条地数着,直到五根手指全部趣下,他才扭头说道:“这般人物,若是只有一身武力,便是能开山裂碑,以杨荣内阁大学士、工部尚书、少师之尊,又岂能留他在身边伺候?”

    张安澜深吸了一口气,跟着点了点头:“总兵所言极是,有此人在杨尚荆身旁,这杨尚荆在浙江一地,做个算无遗策出来,也是可能的,总兵放了这昌国、海门两卫,却也是明智之举。”

    李信点点头,脸色就有些古怪:“这杨戬,如今就要攀上魏国公的高枝儿了,就连魏国公的嫡子,都跟在了他的身边,所以你和安玉成之间的关系,定然是瞒不住他的,你且想想,是和本官的备倭都司一同迁回杭州府,还是在这昌国卫,在他杨尚荆身边埋下一根钉子?”

    听着这话,张安澜不自觉地吸了一口冷气,仔细地看了看李信的脸色,又考虑了之前和他说的那些话,心里默默地开始了盘算。

    很显然,李信着重提这个杨忠,就是在给他提醒,杨尚荆不光是自己不好惹,身后还有高人,但是李信在昌国卫,不可能一个自己人都不留下,这样也不适合刺探情报,所以他李信有意将他留在这儿,毕竟他这个指挥佥事虽然级别不高,身后却有成国公的光环加持,相比于其他人,杨尚荆想要动,更困难一些。

    可是呢,也正是因为成国公这个光环,李信也不好强行将他留在这儿,还得征求一下他的意见,这也是让他犯难的所在。

    犹豫了良久,张安澜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承蒙总兵看重,末将愿意留在这昌国卫,看看这杨郎中到底有甚么安排,也好及时告知总兵。”

    李信的脸上就露出了微笑,点点头,说道:“也好,你便留在此处罢了,切记,无论这杨尚荆想要干什么,莫要阻拦,只管让他做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