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召唤我吧 第一百七十三章 鬼沼


    北部蛮荒,幽冥鬼沼。

    最原始的灵力,演化成天地万物,这万物有光明的一面,也有阴翳诡诞的一面。

    魔气,就是灵力演化到极深处的变种。

    一望无际的沼泽上,咕咚咕咚的魔气从死泽中挥发出来,形成一道浓郁的、常年笼罩在沼泽上的淡黑色雾罩,又有种种空间类的法阵在一块块沼泽上发挥作用,造成了光线在这里呈现极大的扭曲。

    远近距离和方向在这里极大的混淆,初入其中,除了要抵御无处不在的魔气侵袭,还要适应这视线和方向感的全面干扰。

    一个空间扭曲的沼泽上,说不定就隐藏着一个常年不曾外出的老怪物,在幽冥鬼沼,魔修其实很少,鬼修却是大行其道。

    原因就在于,魔修一旦入魔到深处,就会像动物一样,以本能行事,他们是不会建设的,只有领地的概念而没有一方势力和家园之类的设计。

    鬼修是这里的主宰,一些入魔还不深的魔修也在这里躲藏。

    在这里没人问你是谁,也没人在意你是什么东西,大家在这藏污纳垢之地,遵循的是最基础也是最直接的丛林法则。

    苏成到达这里已经一个多月了。

    像他这种正常的修士,幽冥鬼沼内堪称稀有的动物,从进入此地那一刻起,种种阴翳的窥视就不曾消失过。

    好在芈璇的存在,隔绝大部分的危险,而那些真正能带给两人以危险的老怪,无不是常年沉在沼泽之底,魔修和鬼修的属性,又决定了他们只能以独来独往的方式行事,所以一直都是有惊无险。

    常人对幽冥鬼沼下意识的印象,除开污秽、阴霾、危险等等,恐怕还要加上一个荒凉。

    事实却不是。

    如果魔修是一种正在向混乱阵营转化的异类,那么鬼修就天然属于邪恶守序阵营。

    这鬼地方也是有秩序的,邪恶的秩序也是秩序。

    现在,全身隐藏在黑袍兜帽下的苏成就和芈璇一起,来到一片沼泽的法阵入口前。

    两具骷髅鬼仆验过两人的腰牌,法阵的入口敞开,一个鬼火宛如繁星飘荡的坊市就出现在身前。

    一走进去,恍然间像是置身在某处墓穴群落之中。

    空间法阵在这里运用到了极致,一个个小小的坟头前,怪诞、诡异的招牌罗列,并没有人间坊市的喧嚣,到处晃荡的却是像苏成和芈璇这样的鬼影。

    一具鬼仆为两人引路,吱吱呀呀的提着一盏鬼灯,摇摇晃晃的走在前方。

    苏成正觉得紧张的时候,一只温润滑腻的手掌伸进他的黑袍,玉指在他腰间的肌肤上贪念的拨弄抚摸,苏成连忙将之按住,狠狠的瞪了一眼这只手的主人。

    芈璇不用像他那样伪装,眼中的红芒就是她身份的标示,金丹的气息与威严隔绝了大部分麻烦和窥视。

    魔修不好惹,一个金丹修为的魔修堪比一只金丹期荒兽,他们由于放弃了大部分枷锁和牵攀,已经开始进化出荒兽般的战斗警觉与本能,与之正面交战,非要三到四名同样位阶的修士才行,鬼修虽然手段诡异且阴毒,面对魔修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芈璇就是苏成在此地最大的护身符,是畅通无阻的招牌。

    奈何这招牌越来越难以驾驭了,贪恋、贪欢,喜怒不定,娇痴歪缠,有时候还不分时间、不分地点。

    苏成承认,入魔后的芈璇简直是男人的恩物,但是,无节制的**,是对修行有碍的。

    芈璇吃吃的笑着,越贴越紧,全不在意周围的环境,苏成勉强招架着她,跟着鬼仆来到一个“坟头”的入口处。

    先不说用骨头、鬼火拼凑出古怪招牌,就说两人一走进入口,里面的空间就豁然开朗。

    一个个火炬将阴暗的空间照射的通明,一排排货柜让苏成想起了自家在花间坊的店面。

    四五个骷髅架子分裂在货柜前,并不理会进来的两人,一袭空荡荡的黑袍向苏成飘了过来,两团璀璨而闪烁的灵魂之火隐藏在深邃而漆黑的兜帽内。

    “两位客人请随我来。”

    苏成再对芈璇使了个眼色,几乎半搂着她跟在黑袍鬼修的身后。

    上了个吱吱呀呀、腐朽不堪的楼梯,在二楼见到了一个干枯宛如骷髅的老者。

    “师尊,两位客人到了!”

    这老者要是不动,真是感受不到一点活气,就像一具已经风干了的尸体。

    “你且退下!”

    “喏!”

    等鬼修学徒退了出去,这老者挤出一个异常狰狞和恐怖的笑容,抬手往身前蒲团指了指,“两位请坐。”

    苏成和芈璇依言跪坐。

    “二位所求之事已经妥当了,三阶中品的灵地,足可开辟数十间洞府,最妙的是,位于鬼沼与千幻谷的交界处,千幻谷主人已经将之放弃,鬼沼也将之作为缓冲。一直以来,一直是群不容于修士世界的凶徒占据,现在我们出手,已经手到擒来。”

    “价格如何?”苏成问。

    “三阶灵地,价值不菲,魔灵石十万,灵石二十万,你们可以租借百年。”

    苏成闻言就是一阵牙酸。

    先不说魔灵石什么的,听过却从未见过,就说这二十万灵石。

    它不是一阶,也不是二阶,而是三阶。

    将碧波门上下卖个干干净净,也凑不齐此数的十分之一。

    鬼修老者像是知道苏成的窘境,极其难看的一笑,道:“当然,如果这位朋友肯为我们服务百年,这些费用自然可以取消。”

    这条件苏成如何能够答应?

    “那就不要灵地,只在鬼沼寻一处可以安身隐蔽之所就好。”

    本来,寻找灵山那也是为碧波门考虑,打着狡兔三窟的主意,本体那需要什么灵地,只要只够偏僻、最好无人打扰的死地才好。

    谁知道。

    一言既出,老者立刻变脸。

    甚至连再寒暄一番的兴头都没有,一挥黑袍,化作一股黑烟就去了。

    好在那鬼修学徒取代了他的位置,在苏成面前摊开一张地图,不耐烦扔过一支笔。

    地图上,鬼沼内无主之地分门别类,不仅标注了位置,还有价钱。

    苏成估摸着从六师叔哪里敲诈来的身家,最终在一个极其偏僻的西南方向画了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