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鼻尖上的宝藏 第161章 瓜皮罐


    闻一鸣感叹着,真是面子害死人!一个小问题竟然逼着堂堂饱读诗书的大学教授如此痛苦?

    说白了还是放不下面子,就算是老师也不是全能,何况他五十多岁,别说他,就是年轻人也会被日新月异的新信息搞迷糊。

    身为德高望重的教授,他自然想赢得学生的崇拜,同事的敬重,领导的赏识。这也是他焦虑的根源,面子,虚荣心!

    “我是堂堂教授,怎么能被学生一问三不知?”

    “现在新晋老师学历高,能力越来越强,我会不会因为这个被别人嘲笑?”

    “领导一定会看不起我,说不定会让我提前退休!”

    “我该怎么办?”

    闻一鸣看着李教授越来越不知所措,低声安慰道:“放松,这些都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

    “我看过很多世界顶级大学的公开课,包括哈佛、牛津、剑桥的资深教授,他们也有同样的事情发生,而且经常出现。”

    “他们被问到很多暂时自己无法解答的问题,先是诚恳道歉,真诚表示不能马上回答。然后认真记下来,回去找资料研究,下次专门抽时间解答。”

    “无论学生还是同事都很理解,毕竟谁也不是全能,就算是大科学家牛顿、爱因斯坦也有不懂的领域。学生需要的是一种态度,对学术尊敬和敬畏的态度!”

    李教授听完慢慢冷静下来,看来这些话对他有所触动,闻一鸣继续安慰道:“人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就更多!这是不变真理,否则人类也不会不断进步,就是要满足求知需要,满足对世界不断探索的好奇心。”

    “你是说我应该放下面子,真诚的面对问题?”

    “不错!”闻一鸣肯定道:“作为老师,传道、授业、解惑!我觉得知识不懂可以去研究,总有一天能明白,但做人的道理是老师最应该以身作则教给学生们的真谛!”

    “生活中会面对无数困难,他们不应该选择逃避,更不能自欺欺人,或是放弃努力。”

    “李教授你设想一下,就算是在课堂上遇见暂时不能解答的问题,你作为老师能坦然面对,真诚的表示需要时间去研究分析,然后尽快给学生们答案。我作为一个年轻人,反而会觉得这个老师很真实,人都有不懂的,最怕不懂装懂!”

    “作为学生会更喜欢跟你交流,而不是简单的从老师身上单方面接受知识,长期下来你交给他们的不只是学问,而是做人道理,一种为人处世的积极态度!”

    李教授突然巨震,神情放松下来,眼珠不断移动,好像回忆着什么。好一会终于长出口气,释怀道:“你说的对!我是太执着于自己的面子,忘了老师的初心是为了传道解惑,是我的错!”

    闻一鸣暗自松了口气,面对这些高知识分子很麻烦,文人好面子,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让他们承认你的观点很难,认错更难!

    现在李教授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是最大进步,只要放平心态,积极面对困难,很快就能好转。

    “多谢先生指点迷津!”

    李教授紧紧抓住闻一鸣的手,感激道:“枉我白活了大半辈子,看问题还不如您!真是惭愧,惭愧啊!”

    闻一鸣笑道:“当局者迷罢了,其实没有什么大问题,只要解开心结,我相信学生们会更喜欢一个真实的教授!”

    姜震宇越发觉得闻一鸣深不可测,李教授看过不少心理医生,没有太大效果,自己也是无能为力。所以死马当活马医,介绍闻一鸣试试。

    没想到人家香到病除?令人不可思议!

    临走前李教授拿出一个盒子,恭声道:“听说先生喜欢古物,我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宝贝,这是早年无意得到的一个小玩意,请先生不要嫌弃。”

    闻一鸣随手接过,没有打开,双方告辞离开。这次算是姜震宇欠自己人情,对方毕竟是有背景的人物,以后说不定用的上。

    “这是……”

    回到天成拍卖,才打开盒子,里面居然是一个青绿色的陶泥罐?凌天成好奇接过来,吃惊道:“这难道是蟋蟀罐?”

    打电话给杂项专家张老,对方看见罐子眼前一亮道:“赵子玉的瓜皮绿!”

    “琉璃厂流传着这么句话:子玉蛐蛐罐能换一对道光官窑粉彩龙凤碗。当年它可是八旗子弟最能体现蛐蛐主人的身价的标志,自古名家制作的蛐蛐罐都身价不菲,其中由赵子玉制作的在清末民初时就值百八十现大洋。”

    “在蛐蛐罐收藏领域,有这样一个排名:永乐官窑、赵子玉、淡园主人、静轩主人、红澄浆、白澄浆。”

    “由于永乐官窑以及赵子玉蛐蛐罐在目前的市场上已很难看到,因此明代罐变成珍品。目前存世最早的蛐蛐罐,应是现藏于历史博物馆的大明宣德年制仿宋贾氏珍玩醉茗痴人秘制蛐蛐罐。”

    见两人感兴趣的表情,张老笑道:“赵子玉是康熙时制作蛐蛐罐的名手,制作的蛐蛐罐名品甚多,有“绿泥”、“鳝鱼黄”、“瓜皮绿”、“藕荷色”、“倭瓜黄”等品名。赵氏所制,多题有“恭信主人”、“淡园主人”、“古燕赵子玉造”、“古燕赵子玉制”、“乐在其中”、“大清康熙年制”等款识。

    “这绝对是正宗的赵子玉的瓜皮绿,包浆深厚,他的罐有个特点,多有闹性的蟋蟀只要住进他的罐子里,马上老老实实。舒舒服服的吃食抖翅,叫的都比原来的响,难得的宝贝啊!”

    凌天成点头道:“别看斗虫小,可也是流传千年的娱乐项目。当年明朝皇帝不上朝也要玩斗虫,曹雪芹也喜欢斗虫,就算到现在,不少人还是痴迷于此。”

    “鲁北出好虫,最普通的都要几十上百,精品要上千,真正名品要上万甚至十几万都有!”张老笑道:“王世襄老爷子一生也痴迷斗虫,还出本专门的蟋蟀谱介绍,可见其魅力之大。”

    闻一鸣想了想道:“我记得1991年香港苏福比拍卖行以275万港元,成交一只宣德青花海涛花卉纹小罐;1989年又以65万港元,成交一只嘉靖黄彩红地双龙纹小罐;同年11月,再次以93.5万港元,成交一只乾隆豆青釉刻花双龙罐。”

    “咦?”凌天成很是惊讶,没想到闻一鸣居然也能对拍卖纪录如数家珍?自己是教过他记忆宫殿,可这才几天?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