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时间掠夺 第一百零六章 赌剑


    沈云碧是远近闻名的剑道天才,也是天柱门内的大师姐,在整个百岛府江湖都有着不小的名气。

    天柱门并不像莲剑宗,属于那种整个宗门都练剑的门派,天柱门里练什么的人都有。

    不过江湖上从来都是剑客最多,天柱门内部也不例外,这也助长了沈云碧的声势,甚至有人声称她必定是天柱门下一任门主。

    不过沈云碧自己并不满意这一点,她对什么门主之位毫无兴趣。

    这名年仅十六岁的天才少女,所醉心的除了剑道,就只剩下……玩。

    天柱岛的市集间,两名乔装打扮的女子一前一后,正在人群中不断穿梭着。

    “云碧姐,我们又偷跑出来,会不会被发现啊……”李晓君不是第一次被拉着出来了,但她还是提心吊胆的。

    天柱门的门规很严格,未曾出师前的弟子,轻易不允许外出。

    “怕什么,有事我担着。”沈云碧大大咧咧地拍胸道,“还有啊!叫我公子,什么云碧姐……”

    “知道了,沈大公子!”李晓君故意提高了声音回道。

    沈云碧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两人就跟无数小说里写的一样,是女扮男装跑出来的。

    不过不同的是,只有沈云碧一个人扮成了男人,并且她的扮相几乎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寻常人根本看不出来她是女子。

    也是她的面相和声音本就中性,再加上性格也如男子般豪爽,粗看之下竟是毫无破绽。

    李晓君本来也想让沈云碧帮忙,帮她也化妆成一个男子,却被后者严词拒绝了。

    “你胸那么大,还玩什么女扮男装啊!就跟话本小说里写的一样,一眼就被人看出来了好不好!”

    无奈之下,李晓君只能扮作沈公子的丫鬟,跟着她一起出来逛集市。

    “我平胸我骄傲”的沈云碧同学兴致勃勃,拉着同伴走走停停,见到什么都会停下看看,尤其是碰上有人比武的时候。

    帝国连年征战,以至于民风尤为彪悍,民众们也习惯了“遇事不决打一架”。

    所以在集市里,经常可以见到“比武招亲”、“擂台赌斗”等等戏码,就连“三年之约”都毫不少见。

    “晓君,你快看,快看!”沈云碧像是发现了什么,指着一边道。

    李晓君连忙抬头看去,只见那边摆着一个擂台,旁边的牌子上,赫然写着“赌剑”二字。

    “赌剑是什么?拿剑来做赌注吗?”李晓君也练剑,却没见过这等场景。

    “管他呢,过去看看就知道了!”沈云碧拉着她往前走去,远远看见那擂台下面,站着一个红衣剑客,头上戴着斗笠,遮挡了大部分面容。

    沈云碧不由笑道:“红衣剑魔的名声真大,又是一个模仿他打扮的。”

    随着红衣剑魔苏红衣的声名日长,自然会有人来模仿这套装扮——毕竟cos他的成本比其他人都低,穿一身红衣就可以了。

    李晓君却脸色苍白,紧紧抓着沈云碧的衣袖道:“云、云碧姐,你看地上……”

    她的声音里充满慌张,以至于沈云碧都没空计较称呼问题,连忙看了一眼地上,顿时瞳孔微缩。

    在红衣剑客的面前,赫然躺着好几具尸体。全部是脖子上一剑毙命,伤口甚至没有多说鲜血流出,可见出手者剑术之高。

    围着擂台的人很多,有人在惋惜几名身死的好手,也有人纯粹是看个热闹,还有人在起哄让某人上台。

    沈云碧拉过旁边一名中年男子问道:“大叔,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呀?赌剑又是怎么赌?”

    那大叔果然也没认出这位“男装大佬”,随口解释道:“这赌剑我也是第一次见,规矩都在旁边写着了。”

    在擂台的旁边,确实写着有关赌剑的细则。

    赌剑的规则很简单,双方不使用任何真气,只以纯粹的剑术对战,胜负自然由胜负结果定。

    “这几个人都是死在擂台上的吗?”李晓君有些明白了,连忙问道。

    在她看来,那红衣剑客必然是一方高手,仗着剑术高超来欺负人了……

    “不是。”大叔却苦笑道,“那擂台主出手很有分寸,擂台上从未死过人,连受伤的也不多,这些人……都是因为付不出赌资才死的。”

    “啊?赌资是什么?钱吗?”沈云碧惊讶道。

    “是剑术。”旁边一人听到几人的对话,插口道,“他的规矩是赢了可以拿走他这里所有剑术,但是输了也要支付剑术,而且必须是他这里没有的。”

    “第一次输只要一门剑术,第二次两门,接着就四门、八门……这样不断翻倍下去。如果输了付不出赌资,只要能接擂主一剑,也可以离开。”

    沈、李二女这下子听明白了,地上这些人分明是因为付不出赌资,又连这擂主一剑也接不住,这才死于他的剑下!

    李晓君心中发寒,拉着沈云碧道:“云……公子,这人太危险了,我们走吧!”

    沈云碧眼睛发亮,指着旁边的牌子道:“晓君你看那里……啧啧,少说也有五十门剑术啊!要是全是我的该有多好。”

    红衣剑客显然是把所有赢来的剑术,都写在了旁边的牌子上,让人做赌注的时候,不要再将同样的拿出来。

    这人也不知是摆了多久擂台,死在他手上的就已经有五六人,多半还有输给他一些剑术,不过还能及时收手,没有赔上性命的。

    沈云碧盯着那些剑术的名字直看,前面还有些她认识甚至练过的,但到了后面,就全是些闻所未闻的剑法,显然都是各家的私藏。

    “云碧姐,你疯了?!”李晓君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这可是要命的,你……”

    “要什么命啊!”沈云碧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我沈公子也会二十几门剑术的好吧?顶多输点剑法给他。”

    她只觉得那些赔上命的人都是蠢货,明知道自己手上没赌资了还上,到时候不赌不就行了吗?

    沈云碧一念及此,顿时拨开人群走到前面,高声道:“我来!”

    见又有人上台,人群中顿时一阵沸腾,而李晓君在下面急得直跺脚。

    那红衣剑客一直坐在擂台的角落,直到看见有人上台,这才不紧不慢地站起身来。

    只是没有人能看见的是,在斗笠阴影所遮挡的位置,他的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上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