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lkshu.com

酋长别打脸 第五十六章 道歉有用,还要拳头干什么?


    路边有一个宠物地摊,不过卖的不是常见的猫、狗、鸟,而是蜘蛛、毒蛇,以及蜥蜴这些冷门的宠物。

    部落时代的孩子,胆子特别大,好奇心又严重,几十个围在这里,正大呼小叫的看新鲜。

    “不会吧?”

    夏野一脑门黑线,这种地摊上会有珍宝?

    老板是一个满脸疤痕的老头,笑眯眯地正在和孩子们吹嘘他当年拓荒荒域的经历。

    “要买一条看家蛇吗?我跟你说,我这蛇是从燕山山脉抓回来,很通灵性!”

    老头捏着一条手指粗的小蛇,展示给夏野。

    “随便看看!”

    夏野仔细打量着地摊上的宠物,偶尔还会有用手指摸一下,但是左眼的反应完全不对。

    “买一条吧,很便宜的,只要一个刀币!”

    老头没工夫和孩子们扯淡了,卖力地向夏野推销:“好吧,我吃点儿亏,再给你搭上一只豪猪刺猬!”

    “可爱!”

    菘果笑嘻嘻,摸了摸小蛇:“多加点盐儿应该更美味!”

    老头本想说你眼光不错,结果听到小萝莉的后半句话,差点被口水噎死,什么叫多加点儿盐?你闹了半天是要吃呀,不过无所谓了,只要卖得出去,管你是养着玩还是下锅!

    夏野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因为眼皮的跳动突然消失了,难道自己找错,珍宝被人买走了?他又仔细的查看了一遍地摊,还是没收获。

    “买了吧,我再给你搭上半个月的宠物口粮!”

    老头说着,从身后的杂物堆里拿出了一箩筐的鸟蛋,大概三十多个,煮熟了可以喂宠物。

    当然,老头也吃。

    夏野没兴趣养蛇,可是正要拒绝,左眼皮猛地一跳,这让他精神一振,盯向了那些鸟蛋。

    “难道是蛋?”

    夏野挨个摸了过去:“这是什么蛋?不会孵化出鳄鱼之类的猛兽吧?”

    “绝对不可能,都是常见的鸟蛋!”

    老头陪着笑,心说这小子有毛病吧,要是能孵化出鳄鱼,老子脑残了也不会白送你呀!

    “哦!”

    夏野随口应付着。

    鸟蛋很普通,看上去和鸡蛋没什么区别,就在夏野摸到一枚带着一块指甲盖大小血点的鸟蛋的时候,左眼皮骤然跳动,突如其来的疼痛,几乎让他叫出来。

    “就是它了!”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蛋,但是买下它总没错,夏野忍着激动的情绪,波澜不惊得讨价还价:“看家蛇来五条!”

    “那要两个刀币!”

    老头趁机涨价。

    “太贵了,咱们不要了!”

    夏野起身,拉着菘果就走。

    “诶,你等等,价钱好商量,一个刀币两条,四条?好,五条卖你了!”

    老头看到夏野真的要走,惊的跳了起来,迈过地摊就去拉他的胳膊。

    “你有钱烧的呀,买这破蛇干什么?一个刀币给我,我去给你抓一百条!”

    夏虫看到夏野掏钱,眼睛都红了,向夏令月告状:“令月姐,你也不管管他?”

    夏令月轻笑,弟弟很懂事,从不乱花钱,这么做,肯定有原因,估计是主宰之眼发现了宝贝。

    “你乱说什么?我这可是燕山蛇,很珍贵的,吃了益气补血,强肌健体!”

    老头朝着夏虫咆哮,深怕夏野反悔,手脚利落的给他装进竹篓,甚至还多赠了几个鸟蛋。

    “还说你不是骗人?这不是宠物蛇吗?怎么变成菜肴了?”

    夏虫气不过,又转头吵着夏野喊叫:“你脑子绝对有病,那可是一个刀币呀,能买十石粮食,你这个败家子!”

    “我来拿!”

    菘果很懂事,接过了装鸟蛋的竹筐。

    “去大墨造!”

    夏野要去找平胸少女墨芜蘅,看看定制的装备有没有准备好,顺便给菘果也做一套皮甲和武器。

    “快闪开!”

    一声突兀的大喊蓦然炸响,跟着一个强壮的身体就撞在了小萝莉的后背上。

    砰!

    菘果直接摔在了地上,别说小萝莉只有五岁,就算是成年人被一个一米七的猛男全力撞到,也站不住脚跟。

    哗啦!

    竹筐掉在地上,碎了一大半,卵黄横流。

    夏豹撞完人还不解气,装作刹不住脚的模样,又狠狠地一脚踩在了菘果的手背上。

    “你干什么?”

    夏野大怒,一个健步冲出,推开了踩向小萝莉后背的夏豹,他现在哪儿还顾得上那枚珍贵的鸟蛋有没有摔碎,看到小萝莉被下黑脚,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动什么手呀?”

    夏豹咆哮,打开了夏野的手,一脸的委屈:“我又不是故意的!”

    “哪里疼?

    夏令月赶紧把菘果扶了起来,检查她的身体。

    “蛋碎了!”

    小萝莉扁着嘴,泫然欲泣,她的身上沾着打碎的鸟蛋和灰尘,手掌上的皮也蹭破了,有两道血印。

    “夏野,冷静点!”

    夏虫看到夏野要动手,一把就抱住了他,赶紧小声提醒:“那是龙虎豹三兄弟中的夏豹,南城区出名的人渣,你惹不起的!”

    “小妹妹,对不起呀,我真没看到你!”

    看着小萝莉的惨样和夏野气急败坏的脸庞,夏豹耸了耸肩膀,一肚子的怨气总算发泄了。

    早上祭拜先祖,夏豹心情本来好好地,可是出来就看到夏启得到夏桀的赏识,赐给了他一具岩石傀儡。

    夏豹的肺都要气炸了,一个贫民窟的垃圾,凭什么能拥有自己都没有的超级兵?

    要不是有自知之明,知道打不过夏启,夏豹肯定会找那个家伙麻烦,就在他郁闷的和朋友们逛街,看一看有没有捡漏的机会时,看到了夏野。

    就是这个臭小子,抢了自己的主宰核心,夏豹作为一个人渣,整人的手段不要太多,所以悄悄的靠近后,就装作被人撞到的样子,大力撞向了小萝莉。

    计划成功了,心情好美!

    “滚开!”

    夏野甩开了夏虫:“今天这事儿没完!”

    “吆,口气好大呀!”

    夏豹冷笑:“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拳头干什么?”

    夏野神色冰冷,他本来想低调一些的,可是小萝莉被踩,不能忍。

    周遭的行人看到这边的冲突,立刻围了上来,听到夏野这句话,立刻吹口哨叫好。

    这个戴着眼罩的少年好气魄!

    夏豹和他的狐朋狗友们一愣,跟着就笑了起来,这个半瞎是傻的吧?

    表面上,夏豹不是故意伤人,也道了歉,这种暗亏,换了谁吃也只能忍,不然怎么办?打一架?那结果会更惨,夏豹巴不得揍夏野一顿呢!

    “大哥哥,我没事的!”

    菘果把磨破的双手藏到了身后,心中满是感动,好久没有一个人这么关心自己了。

    “夏野,算了,忍吧,他们人多!”

    夏虫是好意。

    “忍!忍!忍!老子忍尼玛,别人打了老子的脸,老子会连他的狗头都给打爆了!”

    夏野眼神狰狞,粗口连爆。

    “呃!”

    看着夏野毫无畏惧,径直走到了夏豹一行人身前,和七个人对峙,夏虫僵住了,耳朵中全是夏野的粗口在回荡,虽然难听,但是却特别提气,是呀,自己的妹妹都被欺负了,还要装缩头乌龟吗?

    “你想怎么样?”

    夏豹嘲弄。

    “生死斗!”

    夏野话一出口,周遭立刻惊呼的叫声。

    在这个文明断裂,重新启蒙的年代,律法什么的根本没有,所以解决问题的办法简单粗暴,那就是生死斗。

    没有什么问题是一条命不可以解决的!

    “什么?”

    夏豹一行有点傻眼,就连围观的行人们也觉得夏野有些小题大做了,人家摆明了找你麻烦,还不赶紧滑脚,主动送上来,这是找死呀!

    “令月姐,你就让他这么疯?”

    夏虫吓了一跳。

    “我弟弟是男人,是一家之主,他的决定,我不会反驳!”

    夏令月拉着菘果,站在了一旁。

    “万一……万一……”

    夏虫想说,万一夏野被打死了怎么办?所谓生死斗,就是赌上生命的决斗,即便有理的一方被杀,族长也不会过问一句。

    “夏野赢了,我为他欢呼,夏野死了,我给他收尸!”

    夏令月吐字铿锵,透着一股决绝的气魄。

    “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姐姐,胆在身,刀在手,有什么好惧?”

    夏野大笑,挑衅地看着夏豹:“你不会怕了吧?”

    “我怕你个鬼呀,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夏豹怕什么?这个半瞎的身份他早弄清楚了,和那个白板身的夏令月号称夏家双废,自己让他一只手,都是稳赢。

    “这对姐弟叫什么?真是好铁血呀!”

    “贫民窟的夏家姐弟,夏无暗的儿女!”

    “啊,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个被族长坑了,在赵国鲜血祭典上失去了血脉的倒霉鬼?”

    “嘘,你那么大声干嘛,想死呀?”

    夏野和夏令月的身份不是秘密,虽然认识他们的不多,但是关于他们的八卦倒是耳熟能详。

    这一家子外来人,是出了名的倒霉蛋。

    夏豹单手脱掉麻衣,露出了一身腱子肉,随着元气运转,一枚枚红色的光斑在皮肤上亮了起来,其中还有两条红线,贯穿胸口。

    嚯!

    围观党们惊呼,炼体境阶位越高,身上的红斑越多,而神识境的强弱标志,则是红斑连出的红线有多少条。

    有经验的人已经认出了夏豹的境界,于是对于挑战他的夏野,完全不看好。